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BL同人 >

[综主鬼灭之刃]少主是个缝纫专精——郑仁

时间:2021-01-11 23:29 标签: 娱乐圈 爽文 宠文 耽美 男男 郑仁
《[综主鬼灭之刃]少主是个缝纫专精》作者:郑仁?文案:??高蕴一觉醒来,从现世跑去了大唐,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秀太并且入了凌雪阁。凌雪阁的姬别情友情赠送代号:桑主,取自“桑条索漠楝花繁,风敛余香暗度垣
 《[综主鬼灭之刃]少主是个缝纫专精》作者:郑仁
 
文案:
    高蕴一觉醒来,从现世跑去了大唐,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秀太并且入了凌雪阁。凌雪阁的姬别情友情赠送代号:桑主,取自“桑条索漠楝花繁,风敛余香暗度垣。”
    然而等他在大唐战死之后,发现自己又变成了空桑少主。
    ……还真特么的是桑主啊,姬别情你特么是不是会算命?难怪你好基友是紫虚子?还进了纯阳宫?
    等呆在空桑了解了一些情况之后,易牙就开始搞事情了——空桑被毁,食魂虽然因为跳珠憾玉没被污染,但是失去了实力。
    然而高蕴内心十分暴躁:等等!我特么!是个缝纫专精你跟我讲我要去把那群食魂的力量找回来?怎么找?做饭么?鹄羹我请你看着我一个缝纫专精的死鱼眼再说一遍?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该找还是得找。
    佛跳墙:美人儿少主,我们明天去哪里吖?
    高蕴:别叫我美人!不然劳资揍你!明天……明天还是去炭治郎那边吃寿喜锅吧QAQ
    第一人称视角,爱看看,不看点×走人,少在评论区ky。
    内容标签:综漫 少年漫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蕴、灶门炭治郎、炼狱杏寿郎┃配角:佛跳墙,北京烤鸭,鬼灭之刃一群,平安京一群┃其它:剑三,食物语,鬼灭之刃
    一句话简介:早知道我就练烹饪专精了
    立意:美食
 
第1章 开胃前菜(一)
  素手轻扬,腰肢柔软,足尖点地,旋转,跳跃,我闭着眼。我正在一座苍翠的山中练剑,但举手投足时恍惚间我仿佛还在七秀坊。
  我还能够回忆起那天早上。
  那是大唐三大风雅之地中,七秀坊的一个普通的早晨。
  本来是一个普通的早晨。如果不是一大早太阳都还没有升起来的时候,师叔们就全挤进了我的房间的话。
  尤其那天还是我首次上台跳剑舞。
  “师叔,这次我要不还是……不穿女装了吧……你看孙飞亮师兄他都没有穿女装!”我正在努力躲避着师叔们伸过来的手,努力的拒绝在头一次上水云坊的舞台时穿女装出剑舞。
  “唉呀,可是你的长相和阿亮完全不一样嘛,阿亮长的可俊了,阿蕴却不同,阿蕴你长的很是秀美哩,不穿女装可惜了呀!”曲云师叔一边说,一边拽住了我的脖领子。
  “可是我是男的!男的!我堂堂男孩子,为什么要穿女装!”我努力地在他的手中挣扎。
  “男孩子怎么就不能女装了?你看看隔壁万花谷的花哥,小时候都是花萝。上回有个长大了的花哥去找他小时候定下来的道长,差点儿没把那道长吓得背过气去。”高绛婷师叔抱着她的箜篌站在一边笑眯眯地说道。苏雨鸾师叔则拿着来自万花的花圣出品的胭脂唇纸眉黛甲油像打量猪肉一样的看着我(的脸)。
  “对呀对呀,还有唐家堡的炮太,哪个炮太没有男扮女装出过任务?”去过烛龙殿打过乌蒙贵踹过渣男的暴脾气小七师叔也插了嘴说道。
  “还有明教那些喵喵!据说呀,那些喵哥们小时候,都是被他们圣女当做喵萝养大的!”负责坊中对外交流和总理门内事务的王/维/林师叔也这么说道。
  “师叔你们可别骗我!万花谷唐家堡和明教风评被害了好吗!”当我不知道万花谷、唐家堡明教究竟是怎么样的吗?!我明明是因为前世渣基三打勾勾西结果跳闸之后突然来电吓得把水泼桌上导致被电死的,万花唐门明教究竟如何我清楚的很!
  “师弟,云姐难得这么有兴致,你就从了吧。”孙飞亮不知什么时候也挤了进来插了话,而且他不仅没有站在拒绝男孩子穿女装的那一边,反而力挺他的云姐。孙飞亮师兄自从烛龙殿之后,经过曲云师叔好久的努力,现在终于从那么高大的状况缩回了原本的体型,又恢复了一点儿记忆。现在可以说是半塔纳半毒尸状态,切换时间按照我前世的习惯来说,基本上是在晚上十点和早上八点左右。
  “师叔们啊,你们的发簪……”我试图以此为威胁。
  “啊啦,师叔委托了叶大庄主哦。”曲云师叔笑得天真无邪,“毕竟之前他二弟实在是做得一点儿也不地道,所以免费给我们几个姐妹做点儿首饰也是他应该的呢。至于图样子的话,师叔有用你的图纸跟他好好交流哦?毕竟师叔还想要在去苗疆前,能够带上最·后·几·支·小师侄制作的首饰呢。”
  ……黑气都要溢出来了啊曲云师叔。
  结果最后,我还是被迫穿上了我以前给那些秀萝小师妹们亲手设计的粉嫩的小裙子,头上被苏雨鸾师叔扎上了粉红色的小蝴蝶,在十点半的时候,被推上了水云坊中间的大鼓。
  名动四方起手,繁音急节、玳弦急曲、江海凝光、剑破虚空、雷霆震怒、剑影留痕、蝶弄足、帝骖龙翔、水榭花盈再接天地低昂,最后以感时曲终为结束。
  七秀的剑舞反正也就那么几个动作,只不过各人的习惯不同,对这些动作的感悟也不同。于是这些不同便造就了七秀的剑舞独一无二,七秀弟子练成的剑舞虽然大同小异,却都能从中瞧见个人的性格。
  而我可能是家里蹲的道系性格。
  我是个宅男。
  不宅怎么能渣基三?
  出门不如渣基三,打篮球不如渣基三,和兄弟出门下馆子不如渣基三……再加上网购发达送货迅速,又有饿了吧、丑团等外卖系统,我就莫名其妙但是理所当然地成了个宅男。
  而且意外的擅长做手工。
  我大学读的是服装设计这一块的专业,而要设计服装,总要有相应配饰。要是一时间找不到,基本上我就得自己动手做。可能是一法通百法吧,我做到后面莫名就无师自通了手办、软陶、木工等各种乱七八糟的手工,甚至连织毛衣和绣花都学上了。
  总之,我穿越前,可能就是网上所谓的手工帝吧。
  渣基三和做手工就成了我生活中的全部。毕竟设计作业也能够算得上是做手工嘛。
  直到我穿越。
  穿越之后,基三是没法渣了。我不知道为什么穿成了我随意起名为高蕴的秀太号。
  而且不仅练的级全没了,连梨绒落绢包也没有。要想生活的美滋滋,过天天有肉吃的日子,我只能做手工维持生计这样子。
  所以基本上每天除了练剑练舞,其他的就是做手工,要是有别人找我看我的手工,比如首饰什么的,我的态度也基本上就是爱看看,不看滚,别打扰我做手工/练剑之类的。毕竟我完全可以把练剑当做渣基三。
  我觉得我简直是一道和微积分相关的函数高数题。
  我真难。
  不过我这个秀太还有一个身份。
  在成为秀太之前,曾经在凌雪阁中受训,是最下层的那种暗线。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将七秀的日常写在纸上交给上线上的人。但实际上,日常真的没有什么好写的,我基本都是把它当日记写,不过好在,就算用日记的格式和报流水账一样的记录方式,上级也并没有说什么。唯一的要求就是……干净一点。
  是的,没错,干净一点。因为写不惯毛笔字,我常常把墨滴在布条上,很快一小块绢布就变成了脏兮兮的抹布。
  上线的人因为不仅看不惯我东缺一笔西落一划的丑得眼瞎的简体字,也看不惯我搞的脏兮兮的布条,所以他们试图纠正过,可最后他们无奈的放弃了。他们唯一的要求就变成了叫我把写字的绢布搞得干净一点。
  而我的上线人就是碧萝山的杂货商。
  后来安史之乱来了,七秀坊因为很多师姐师妹们都投身战场,七秀坊被我师父一把火给烧了。于是自己仍然觉得武艺还不到家的我只能去凌雪阁深造。
  如今凌雪阁里也有不少大佬退的退,死的死,残废的废,最后我们这些哪怕几年前对于大佬们而言都还只是小菜鸡的人,如今都成了凌雪阁的顶梁柱……之一。
  还活着的一位凌雪阁大佬,有着独特的审美以及红围巾控的姬别情友情赠送了我的新代号。
  他戴着红围巾,看不清表情,似乎是随意地看了我一眼。
  然后他说:“你以后,就是桑主了。你的小组名字,就是‘桑条索漠楝花繁,风敛余香暗度垣’中的桑条索漠楝花繁。”
  当时我可开心了,只觉得自己get到了一个超级有逼格的代号,整整欢呼了三天,哪怕在梦里也在嘿嘿嘿嘿嘿嘿的傻笑。
  直到我在战场上战死。
  和我搭伙的是个志愿入军的唐门。我们两个为了查找狼牙兵的调兵情报,偷偷地潜入了狼牙营地。然而唐门因为飞星遁影学得不到家,被迫一身狼狈地攥着军情冲出大营。
  我有什么办法呢。
  我只能接力。军情比我们俩的命更加重要,只要有了狼牙军情报,天下三智和朱建秋总能够做出合理的安排,指不定没过多久就能够搞定狼牙军呢。
  我从他手中接过情报,顺手把他甩向了高空。唐门弟子的轻功都不错,在空中他总能够扰敌,再不行也能够隐身溜走。
  我直接开了蝶弄足,发疯似的往森林里跑。甩掉一半的狼牙军之后,我在森林里碰到了那个唐门。
  他虽然勉强还能够用轻功,但是腿骨已经裂开了。
  啊,该说不愧是断腿堡么。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将塞在我香囊里的情报给他,让他赶紧架着飞鸢回去,我则引开剩下的追兵。
  我不认识那个唐门,但他把他的面具给了我,说要是我还能活着的话,他就去找我师父提亲。
  我狞笑着一脚踹飞他:“滚,别看劳资迫于师父师叔们的压力天天女装,说不定劳资脱了比你还大!”
  那个唐门深受打击一般晃晃悠悠的飞走了。就连面具也没有带回去。
  然后我虽然拖住了那群狼牙兵,但是我终究还是死了。
  我死之前,只能看见一道似乎如同弯月般的刀光,然后我的眼前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直到我再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又换了地方。
  眼前是一张异常眼熟的、俊美的、有一双异瞳的脸。
  我在大唐没见过几个喵哥,见过的喵哥也没有异瞳的。于是我从前世记忆里扒拉了半天,然后才反应了过来。
  这特么不是那个睡我上铺的兄弟为了帮助妹妹的账号上能够有这个看板郎,因此求了我半天才抽到的ssr吗?食物语里面的那个佛跳墙?!
  然后佛跳墙也没从我身上下去,笑眯眯地喊了我一声“少主”。
  我忽然佩服起姬别情大佬的先见之明。
  我居然真的成了(空)桑(少)主啊,姬别情你特么是不是会算命?难怪你好基友是紫虚子祁进,他还特么的进了纯阳宫?该进纯阳宫的应该是姬大佬你吧?
  但是我这个人很容易既来之则安之。
  所以我如今在空桑后花园中的一处山中练剑,有时候还能和桃花粥打一架。
  这样的生活我居然也过了下来,正好我的手艺也能够在各种食材上切……不对,雕刻出花来。
  直到我从某个食魂口中听说,我那个名义上的爹,食神尹挚失了个踪,而我那个老爹的死对头,传说中烹子而食的易牙冲过来踢馆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有小可爱跟我反应秀太对孙飞亮的称呼问题,这里是有个私设。
  孙飞亮虽然跟曲云是互相称呼姐弟(应该是的吧?)但是孙飞亮毕竟是曲云收养的,在秀太眼里确确实实属于曲云的晚辈。
  曲云的晚辈=自己同辈,所以秀太拒绝叫孙飞亮师叔,坚持叫孙飞亮师兄来着。
  顺便,秀太的师父不是天下三智之一叶芷青,而是七秀的武力值担当萧白胭哦。以秀太的智商会被叶芷青嫌弃的啦。
 
第2章 开胃前菜(二)
  本来我想着易牙踢馆子想踢就踢吧,既然老爹能够带老婆出去浪,毫不犹豫地把空桑丢给我,那我何必要在意空桑有没有客人?
  反正咸鱼也挺愉快的嘛。
  结果他居然放出了饕餮。
  易牙不仅放出了饕餮,他那位不知名的主人居然打了扬州炒饭还试图污染《食物语》。
  这也就算了,反正这应该是我老爹应该操心的事情,我只需要负责让食魂们可别被饕餮吃了就行,结果他嘲讽我说身上一点儿灵力都没有,简直像是食神伊挚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我身上是没有灵力,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我的便宜爸妈可以以此善意的笑话我,因为我知道他们其实为了丝毫没有灵力的我天天都在发愁。就连出门旅游,也都在寻找如何帮助我拥有灵力的方法。
  但是你这个审美奇异肆意嘲讽别人仿佛脑子有病的人不行。
  我那便宜爹妈都没这么说过我,哪怕我曾经试过许多次都没能成功引气入体,至今仍然只能使用七秀心法内力,他们也没有嫌弃我是个废物。
  我很生气。
  但是我知道打不过他。
  要上吗……?哪怕明知道我上去也只是送菜?哪怕扬州炒饭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然而那个家伙根本没有给我选择的机会。就在我迟疑的时候,扬州炒饭已经被那个穿着皮草审美有毒的大叔给狠狠地甩了出去,手上原本一直握着的梅花枝也都断裂成了几截。
  我又看到他掌中气劲吞吐,只来得及给自己上了个天地低昂就被轰飞,连人带着整本食物语掉进了三界缝隙中。
  幸好由于天地低昂气劲的保护,我没有因为那样巨大的冲击力导致脑震荡。我只是在短暂的失去意识之后,就被佛跳墙和北京烤鸭摇醒。
  我爬起来还没来得及说两句话,佛跳墙和北京烤鸭身上就已经传来了食餍的气息。
  那种气息放在佛跳墙和北京烤鸭身上,散发出的气味就是发霉了的佛跳墙和烤糊了的北京烤鸭的味道。而且他们还正处于未完全转化的状态,食物的香气和腐烂、焦糊的难闻气味混合在一起,几乎要把我熏得吐出来。
  “很难闻吧?少主?”佛跳墙无奈地一边努力压制自己的食餍化,一边安抚我:“毕竟您的五感比常人更加敏锐呢。”
  我却在他的话语中听到了恐惧和悲伤的情绪。鼻子也嗅到了一股微微泛酸的陈醋味道。

  佛跳墙……在害怕和难过吗?
  北京烤鸭已经快站不住了。他的鸭子兵在对阵饕餮的时候已经所剩无几,现在完全是凭着意志力和手中那杆大旗在强撑着。
  “我们快撑不住了。”北京烤鸭简短的说,“少主赶紧走,不然一旦我们变成食餍,少主只怕会被撕碎吧。”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