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BL同人 >

[三国同人]我在三国当大佬[系统]——帝休

时间:2021-01-11 23:29 标签: 娱乐圈 爽文 宠文 耽美 男男 帝休
《我在三国当大佬[系统]》作者:帝休?文案:有朝一日穿越平行时空的东汉末年,成为历史上土豪糜家并不存在的三公子,糜荏前途一片光明。至于想要改变历史,得到这个天下……嗯,就从各大霸霸们手中抢男人开始吧~
 《我在三国当大佬[系统]》作者:帝休
 
文案:
有朝一日穿越平行时空的东汉末年,成为历史上土豪糜家并不存在的三公子,糜荏前途一片光明。
至于想要改变历史,得到这个天下……
嗯,就从各大霸霸们手中抢男人开始吧~
 
CP:糜荏X荀彧,主攻。攻名字谐音迷人,所以称为迷人君。
 
PS:
1,平行空间非正史,基本属于三国志+演义同人,内有二设,请勿考深究。
2,作者非攻控,再问荀彧粉,谢谢。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系统 古典名著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糜荏,荀彧 ┃ 配角:接档文:星际妖怪灵植大师 ┃ 其它:预收求收藏鸭!
一句话简介:我们的征途从征服男人们开始!
立意:促使世界进步,民主科学 
 
 
第一章 
  光和六年,五月。京洛城外汉关处。
  一队由二十五辆马车组成的车队,有条不紊的行驶在官道上。
  至汉关,车队被拦下了。
  一过这关卡,便是京洛。拦在前方的,是驻守的津关令。
  属官的态度还算温和:“请出示过关符令。”这二十五辆马车一字排开,一眼都快望不到头了,哪里是壮观二字能概括的,京洛中的大家族搬迁也就这般场景了吧。
  仆人掀开为首的马车的车帘,很快走出一个男人。
  那是一个容貌极为亮眼的青年。
  他似乎刚及弱冠,但通身气度非凡,旁人说不出的温润从容;面容十分清俊温和,眼尾虽是狭长微微上翘,但眼神清正诚挚,且唇角天生上扬,无论是谁见了,都是要称上一句“好相貌”。
  青年递上了自己的过关符节,没有阻止关卒检查他的车辆。属官打开查阅完毕,才行了一礼:“在下眼拙,未曾认出糜长史,还请糜长史恕罪。”
  原来这青年便是从朐县来的新任司空长史,糜荏。
  京洛风云之变,此处略有听闻。属官拿不准糜荏将来能走多远,又怕他入了十常侍麾下,记恨今日照规矩拦下他马车的自己,干脆挥了挥手召回部下,恭恭敬敬将符节还给糜荏:“糜长史,请入关。”
  糜荏看了他一眼,借着收回符节的动作递给了他一个巴掌大的荷囊:“如此,多谢。”他的几辆马车里多是他这些年积攒的贵重物品,查也没什么,就是耽搁时间。属官有心卖他一个面子,他自然接受。
  于是属官的声音更加真情实意了:“下官恭送糜长史。”
  过汉关,又行半日,车队终于抵达洛阳城边。
  与商人扎堆的朐县不同,京洛位处天子脚下,政治气息十分浓烈。入关走来的这一路,糜荏瞧见官道边风光秀丽处,有不少文士三两成群辨古论今。越靠近洛阳,这种氛围也就越发浓郁。
  见日头猛烈,车马劳顿,糜荏就建议稍作休整。他们在官道边找了条小溪,躲在林荫里休息片刻。
  糜荏下了车,见溪水清澈,便走过去拧了手绢,然后走回马车边温声道:“阿莜,你擦擦汗。”
  车里头伸出了一只纤细、白皙的手。
  正是糜荏胞妹,糜莜。
  糜莜今年不过十岁,可以说是糜父老年得女,全家都娇宠的不得了。她出生时糜家老大将及弱冠,已开始接触家族产业,糜莜记事起就跟在学成归来的糜荏屁股后面长大。
  三年前糜父、母病故,不久前兄妹四人出孝,糜荏便出手买了京洛的官,叫兄长们很是惊讶。不过他们也知道自家这三弟自小主意就大,干脆利落分了家。
  老大糜竺是个厚道人,糜家家产不菲,糜荏分到的远比他想得多。且他还有不少不露人前的产业,仔细盘算早已富可敌国。
  至于糜莜,本应跟着长兄糜竺。奈何她缠功了得,软磨硬泡逼得糜竺一见到她就觉得头大,实在没办法才让她跟着糜荏来京洛。
  糜小妹接过手绢,没有下车。
  她撩开了马车的帘子,好奇张望,目光很快定格在一个方向。
  “啊,哥哥,”她以绫绢扇掩面,敛眸之间一片岁月静好。但与她淑女之姿截然不同,她的低呼满是激动,“那个人真好看!”
  糜荏顺势看去。
  溪对岸一处微高之地,坐着十余人,着装打扮都十分讲究。距离有些远,但糜荏看得出来,其中几人正在争辩些什么。不过即便面有不赞同神色,那几人人也是井然有序的,不会贸然开口打断他人话语。
  这些人,应当都是京洛的大家子弟。
  而让糜小妹惊呼的,是中间那个人。
  他并不在争论的人里,只是安然坐在众人中间,注视着高谈阔论之人,专注倾听着。他的表情不像旁人那样慷慨激昂,反而极为虚静恬淡。可能是注意到了什么,忽然侧头看了过来,与糜荏四目相接时,下意识眨了眨眼,颔首礼貌微笑。
  那是一个比清风还要清朗温润的笑容。
  糜荏也就看了片刻,然后收回目光:“走罢,回家去。”
  新的糜府坐落在皇宫不远处。
  这是原司空长史的府邸,三个月前他因得罪十常侍而遭遇贬谪,这座宅子也就空了下来。糜荏买下了长史官位,顺带命下属买下了这宅子。
  糜荏到来前,驻守在此的下属已将屋子打扫地一尘不染。糜小妹兴高采烈地指挥仆人搬家,这座沉寂已久的宅子登时热闹了起来。
  糜荏在旁看了片刻,也不说什么,只命人将他精挑细选的书籍、礼盒等搬入书房与库房。
  他尚未娶妻,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糜小妹会是这里的女主人。反正糜莜这些年来学习的内容多都是他亲自整理传授的,管理宅子就当小试身手了。
  整理完书房,糜荏在书桌前坐了下来,而后取了五份竹纸制成的拜帖:
  这个时代当然是没有书桌,椅子与纸张的,虽然近百年前蔡伦改良了造纸术制成“蔡侯纸”,但这种纸张在文士圈中并不流行。
  糜荏读书时期嫌简牍不好用,便将蔡侯纸加以改进,最终制出宣纸与竹纸,很受同窗追捧。又命麾下制出内裤、里裤、桌椅床具等等,逐渐改变士族跪坐的习惯。
  后来他又与人一同制作了配套的毛笔、墨、砚台,出给这些士族。这些年来一直风靡天下,供不应求,是糜荏圈钱的产业之一。
  他很快写了十五份拜帖:五份拜访、十份晚宴邀请。同时附上他先前便拟定的礼单,命侍从分别前往其府邸。
  当今天子名刘宏,还很年轻,不到而立之年,平日不顾朝政只知玩乐。当朝三公分别是司马陈耽、司空荀爽,司徒杨赐。
  糜荏接任的就是司空荀爽的副手。这个官职很大,若通过正常途径,至少需要世家子弟运作十数年时间,方有机会就任。
  但是现在,糜荏仅仅花了五百万钱,轻松从十常侍手中买到这个位置。
  因为即便三公都是德高望重的名士,他们手中的权利却少的可怜。真正掌权的,是以十常侍为首的尚书台。
  至于常言的“十常侍”,实际是以张让、赵忠为首的中常侍十二宦官。他们把持朝政,卖官鬻爵,极为嚣张跋扈。偏偏天子信任他们,三公完全奈何不得。
  侍从们在天黑前回来了。
  与他想的一致,三公以忙碌为由拒绝了他的拜访,没有收礼单,全部退了回来。张让赵忠两人则接受了他明日的拜访。
  至于晚宴,十二位常侍全部同意。想来自打将官位卖给他,他们就在等着这一顿饭了。
  糜荏握着请柬,笑了笑。
  赵忠是安平人,张让为颍川人,两人如今贵为列侯,按理说与糜荏八竿子打不着边。但糜荏生意遍布天下,只要给足了这两人及其家族甜头,他们自然都十分欣赏这个有才又识趣的青年。先前听闻他想入朝为官,果断就将司空长史之位卖给了他。
  距离上任还有三天时间。
  糜荏打开那个名为“星空”的系统面板,瞧着上头高挂的“改变历史轨迹”任务,敲了敲书桌。
  “星空”不止是一个系统,更是三千年后银河系中最为庞大的文娱财团。百年前,传闻中的星空科研部偶然发现了一个平行次元空间——那是一个与现世发展几乎相同的位面,时间却相差三千年之久。于是科研部千方百计遣人穿越时空,入侵平行次元。
  只是突破时空桎梏太过艰难,百年来唯有糜荏一人成功。而作为首席穿越者,糜荏的首要任务是改变历史节点,以便观测平行次元的历史走向。
  现在,这张网已编得足够大了。
  就等收起来,才知道能捕获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本文的一些背景:
  1,惯例主攻,CP荀彧,平行时空非正史!!!
  2,有系统但笔墨不多,常年下线,可以无视。
  3,胎穿,微带基建。就第一章 这样夹杂着某些基建基本都被他发明出来了,反正雷萌自取吧~
  4,本文开局183年,这个时候主角与狗子都是20岁。
  5,党锢之祸指的是166年-184年期间所有的,这之间贤臣被迫害,无数人选择避世,比如本文的大司空,荀爽。
  6,反正平行时空二设,就当荀爽在182年左右回朝当官吧。荀彧目前也没有定亲,考究党请勿在意。
 
 
第二章 
  两日后正是休沐日。这日,糜荏分别前往拜访了张让与赵忠。
  这两人被天子封为列侯,私宅并排离皇宫极近。若天子想来,那么从一家走出便可入另一家,非常方便。
  等糜荏带着厚礼前往,张让惊了。
  他早就听说糜荏很年轻,却没想到竟是个刚及弱冠的年轻人。转念一想,说不定是糜父偏爱小儿子,用那些产业给小儿子铺路吧。
  ——这糜荏长得这般好看,气质又是这般卓然,整个京洛就没几个能与他相提并论的年轻人。要是他能生出这样的儿子,肯定也会偏宠啊!
  张让的面色不由自主缓和了一些,等与糜荏交谈几句,眼中就隐约有了赞赏之意。
  糜荏出生商贾之家,又远离京洛,面对他们就不似京中洛子弟那般惶恐或者憎恨。张让自觉慧眼如炬,当然看得出糜荏切实地在讨好他。但糜荏的眼神清澈诚挚,完完全全是真心实意的;而且说话极有艺术感,不经意的几句话就恭维得他们都很舒坦。
  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单纯不做作的年轻人了。
  一个见才欣喜,一个有意奉承,于是这天聊的极为愉快。等糜荏提出告辞,张让才发现原来时间竟已过去一个时辰,心中对糜荏的好感度又高了些许。
  这日下午糜荏又拜访了赵忠,同样不费吹灰之力便得到赵忠的欣赏。
  夕阳西下时,糜荏宴请十常侍。
  其实这场宴会十常侍并未多做期待。毕竟权势都在他们手中,他们日常骄奢淫逸,膳食排场与天子无异,就连专门供天子冬季蔬果的暖房都为他们开放。
  相比之下,糜荏又能拿出什么好东西呢?
  但常言“酒桌交朋友”,要不要给糜荏进入权势中心的机会,关键还要看他在这场宴会上态度。
  张让、赵忠是最后到的。这个时候糜荏已将其余十位常侍照顾地舒舒服服了,便请他们移步厅中,引为上座。
  宴会厅被布置地很隆重。有人奏丝竹管弦,靡靡之音不绝于耳。十二人见状,眼中均有满意之色。
  等众人坐好,洗手擦净,糜荏命人上了酒水。
  出乎所有人意料,那居然是十二瓶琉璃瓶装的葡萄酒。
  如今琉璃器皿极其贵重,葡萄酒亦是朝中稀有之物。用琉璃盛放葡萄酒,也不知哪一样更为珍贵。
  张让难掩面上激动之色。
  两年前曾有扶风郡人孟佗,听闻他喜好葡萄美酒,便制成一斛美酒,得他青睐成凉州刺史,这段过往都已成为佳话。那一斛酒张让献了一半给天子,剩余五斗他喝了两年时间,还是因为保存不佳破坏了口味,才遗憾着喝完的。
  今夜糜荏呈上的这十二瓶,加起来恐怕就有一斗。也就是说,他们今晚至少会喝掉他小半年的酒。
  张让的心很痛。但除了心痛之外,更是欣喜万分——糜荏一开场就拿出了十二瓶,存货必然不止这点。到时他想喝就让糜荏献上一瓶,岂不美哉?
  这个时候,仆人用造型独特的开酒器打开软木塞,然后将塞子交与十二人。
  厅中很快弥漫开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味。
  张让还没有闻过这样醇厚的香味,当下就想夺过酒瓶一口饮尽。好在他自持身份,到底按捺下这种渴望,只用目光催促糜荏。
  糜荏在众人急切的目光中微笑道:“请诸位常侍查看这木塞底部是否有残损破烂?”
  十二人心不在焉地看着,毕岚很快道:“这木塞破了。”
  糜荏示意,毕岚身旁仆人便收走了那瓶葡萄酒,给他换了新的。毕岚拿着这新的木塞:“为何要换一瓶?”
  糜荏道:“木塞破裂,酒质受损,没有那么美味,这酒不能喝了。”
  众人闻之,面面相觑,眼睛都有发直。
  谁都知道张让一坛酒喝了两年,这木塞破裂不过没那么美味,糜荏竟就放开不喝,怎地如此财大气粗?
  众人一时无言,厅中酒香味却愈发浓烈,仆人们给每人杯中都倒上了一口酒。
  仅是一口。
  众人迫不及待喝了。这酒水入口甘醇香甜,却也酸涩尖锐,但这种味道在众人皱眉之前已悄然散去,余味馥郁甜美,令人满口生津。
  不少人已抚掌叫到:“好酒!”
  赵忠忍不住打趣张让:“张常侍,原来葡萄美酒竟是这般滋味,难怪你当日要藏着掖着,不肯与我等分享。”
  张让忍痛献给天子刘宏五斗葡萄酒,刘宏却根本就不爱喝,都赏赐给了他们十一人,所以他们都是喝过的。赵忠记得那口感,哪里能与今日的媲美啊。
  “赵常侍见笑。”张让深吸一口气,叹道,“今日尝了糜子苏这美酒,方知当年喝的分明就是马尿啊!”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这也是自然的,这个时代毕竟落后,匠人酿酒之法不能与糜荏掌握的相提并论,酿造出来的葡萄酒大多难以入口。
  众人笑完,心情下意识放松了下来,更觉鼻翼间的美酒醇香浓烈。

  糜荏轻拍手掌。这些酒便被仆人倒入旁边的一个个小口圆肚的琉璃器皿里,他们轻柔的顺着一个方向晃荡了几圈,就将之置于一旁,躬身退下了。
  然后十三人入厅,十二人举着菜肴,另一人则取了一个沙子做的更漏。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