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金丝雀娇宠日常(重生)——宸砸

时间:2021-01-10 10:54 标签: 穿越 重生 穿越时空 随身空间 宸砸
《金丝雀娇宠日常》作者:宸砸文案:[为生存低头扮猪吃虎朱雀受×赢则世界和平输则世界核平牛逼哄哄烛龙攻]靳然是天地间最后一只朱雀,因为实力太逆天对世界和平造成了威胁,于是天道降下一道雷把他劈
   《金丝雀娇宠日常》作者:宸砸
  文案:
  [为生存低头扮猪吃虎朱雀受×赢则世界和平输则世界核平牛逼哄哄烛龙攻]
  靳然是天地间最后一只朱雀,因为实力太逆天对世界和平造成了威胁,于是天道降下一道雷把他劈死了。
  后来他重生到了一只金丝雀的身体里。
  为了躲避天道追杀,靳然把自己混进了一所专门收容未成年妖怪的寄宿学校,借此隐藏自己的妖气。
  入学当天他遇上了学校里的学生会会长裘郁。
  裘郁也不知道是什么妖怪,生气的时候地动山摇,骂人的时候狂风骤雨,还随时随地能引雷!
  致力要避雷的靳然表示:他一定要离裘郁远点儿!
  然后他发现,每隔一段时间他的妖力都会爆发一次,全校所有的人都压制不住他的妖气……只有裘郁可以。
  ————
  学生会会长裘郁,是学校的战力天花板,长得帅学习好,就是容易被雷劈,全校几乎没人敢靠近他。
  所有人都觉得,裘郁永远都只能当一个只可远观不可近看的男神。
  后来有人看见裘郁养了一只金丝雀,那之后,会长再也没有被雷劈过。
  校园奇幻日常,不是什么正经文!_(:з」∠)_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重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靳然,裘郁 ┃ 配角:预收《穿成万人迷的炮灰白月光》求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满级神兽重生进校园
  立意:在新的世界和同伴们互帮互助,共同成长!
 
 
第1章 
  朱雀是被吵醒的。
  睁开眼睛之前,他浑身冰冷,头脑昏沉,甚至连心跳都没有。
  陨灭之前被雷劈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周围仿佛还能闻到羽毛被烧焦的味道,天道老儿出手毫不留情,他应该是死了的。
  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就算是他命大还没死透,可他们朱雀一族,生死都是带火的,身体怎么也不该冷成这个样子!
  朱雀试探着吸了口气,温暖的空气进入身体,体温逐渐回升,心跳也开始恢复,然而他本就不清醒的脑子昏沉的更厉害了。
  怕不是被雷劈的后遗症!
  正想着,耳边一声嘤咛,传来了像是抽泣的声音。
  “哥哥,堂哥他只是睡着了对不对?他不会离开我们的对不对?”
  另一个声音欲言又止:“……晨晨,靳然他……”
  接着是一个比较年长的声音:“这好好的孩子,到底什么事这么想不开?有什么不能跟我们说的呀?然然……呜……”
  “……”
  单听这几个声音,可以说要多沉痛就有多沉痛。
  可听在朱雀的耳朵里,就跟听二重奏似的。
  这几个声音心口不一。
  人类?
  朱雀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像是为了印证他的猜想,他脑中突然涌入了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
  朱雀忍不住拧眉,努力让大脑消化了一下,然后用力把几乎黏到一块的眼皮强行撕开,光线骤然侵入,他终于看清了他现在所处的地方。
  几乎全部用白色的石头堆砌成的房间,周围都是奇奇怪怪的陈设,看起来冷冰冰的,这地方在记忆里似乎是叫做浴室。
  而在他的身边,围着刚刚发出声音的几个人。
  他目光所及有四个人,一个小女孩,十五六岁,现在正趴在一个男孩怀里抽抽搭搭,而在两个孩子身后,一个……现在被称为女士,大概四十多岁,同样在掩面落泪,她旁边站了个穿制服的女警,正在低声安慰她。
  总之,现在没有一个人的注意力留在躺在地上的小妖怪身上。
  哭泣声还在继续,那女孩扑在男孩怀里说:“不会的,我不相信,堂哥他说了他今年要陪我一起过生日的,他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呜……”
  “……”
  耳边嘈杂的声音听得人烦闷不已。
  不过也因此,朱雀确认了一件事情:他应该是重生了。
  重生到了一只小妖怪的身体里。
  但是这只小妖体内的妖怪血脉非常稀薄,几乎和人类无异,难怪他会觉得无力又沉重,这具身体太弱了!
  他现在没力气动弹,干脆瞪着眼睛看眼前的一出戏,顺便从记忆中梳理了一下小妖怪和眼前这几个人的关系。
  小妖怪名叫靳然,是一只混血的金丝雀,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爸妈都是有妖怪血脉的禽类妖怪,本来是很幸福的一家子,但是世事无常,小妖怪的爸妈在两年前出门旅游的时候遇到地震去世了,而他们家的企业包括小妖怪的监护权,都落在了他爸爸唯一的亲人——他小叔的手里。
  从此靳然的生活可谓是一落千丈。
  因为企业的管理权旁落,曾经奉承他的人都转而奉承起他小叔的儿子,又因为他小叔虽然得了管理权,但是真正的继承人还是靳然,他们想拿到继承权,就肯定不会放过靳然,鸠占鹊巢不说,还对靳然百般嘲讽。
  现在在朱雀身边哭的几个就是靳然他小叔的妻子和儿女,也就是靳然的婶婶和堂兄妹。
  堂妹叫靳钰晨,最擅长在亲朋好友面前装巧卖乖,小小的年纪说起话做起事来一步给你留一个坑。
  堂兄靳霄,取代靳然成了名流圈新的骄子。
  而靳然的婶婶,打着照顾靳然的名义,住进了全市最优地段的靳家大宅,却以教育的名义各种找靳然的茬。
  靳然每次和靳霄俩吵了架,婶婶对外说他是娇纵成性。
  靳然对靳钰晨冷言冷语,婶婶对外说他是容不下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靳霄两兄妹高中被送进了全市最好的贵族学校,而靳然因为有妖怪血脉被送进了人类眼中教育问题少年的特训学校。
  靳然血脉不纯,在学校里地位低下,又因为懦弱胆小,受尽了其他妖怪的欺压,而在校外,婶婶把靳然进了特训学校的事情大肆宣扬,人人对靳然嗤之以鼻。
  于是在多重压力下,就有了今天在浴室的这一幕。
  朱雀恰好重生到了靳然生命体征消失的最后一刻。
  看着眼前几个人类在自己面前惺惺作态,朱雀的心情不得不说很复杂。
  这小妖怪活得也太窝囊了!
  他作为家里的正牌继承人,被几个没名没分的便宜亲戚欺负!
  他才是这座宅子的主人,他就不该让这几个心怀不轨的人住进来!
  可谁让这小妖怪单纯呢?玩不过狡猾的人类。
  当今社会,人妖共存,可妖连上个学都得偷偷摸摸的伪装成特训学校,活得远远不如人类。
  如果换了被天道清洗前的妖族,就算是靳然这种混血的小金丝雀,也肯定不会混成现在这个惨样!
  可仔细想想,他当时不过是手误杀了两个想拔他朱雀羽的人类道士,就被天道无情的劈得渣都不剩……混得好像也没好到哪儿去!
  正神游着,耳边的哭声似乎更大了。
  靳然的婶婶邹雁悲痛的倚在女警肩头,捂着嘴道:“都怪我,如果我能早点发现他把安定伪装成了维生素,然然他或许就不会……”
  “……”
  朱雀被她虚伪的面孔膈应出了千层的鸡皮疙瘩,本打算开口拆穿她的伪装,看到有外人在场,临了又改了主意。
  旁边有女警正劝解邹雁说:“靳太太,发生这样的事我们都很遗憾,但现在现场需要清理,还请……”
  话音未落,女警说着朝躺在地上的人看去,蓦的一愣。
  地上躺尸的人茫然地抬起头,和警察惋惜的眼神撞了个正着。
  女警:“!”
  朱雀:“?”
  “你……”
  朱雀眼睁睁的看着那名警察先是瞳孔一缩,随即眼睛越瞪越大,手也不自主的朝着自己指了过来。
  浴室里其他的几个人察觉异样,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眼睛的“靳然”。
  然后他们和门口的警察有了如出一辙的反应,尤其是靳钰晨和邹雁,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你……”
  靳霄不愧是四个人当中唯一的男子汉,最先反应过来,直起身道:“你没事?”
  他满眼都是震惊,眼睛瞪如铜铃,也不知道是惊的还是吓的。
  突然成为所有人的焦点,“靳然”故作茫然的眨了眨眼,环顾四周道:“我……这是怎么了?”
  他声音微弱,但吐字清晰。
  在场的几个人却没有一个人开口回答他。
  任谁看到刚刚已经确认心跳停止的人突然睁开眼睛说话,估计都会像他们一样呆若木鸡。
  最后还是女警训练有素,松开了邹雁,迅速通知了外面取证的警察,让他们叫了救护车,然后快步上前道:“你没事吗?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靳然”被她突然的情绪激动吓得“瑟缩”了一下——其实是冻的。
  缓了这半天,身体麻痹的五感已经恢复,他现在浑身湿漉漉,还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试着用手肘撑起身体坐起来,才刚一动,就被人从背后扶了起来。
  “靳然”转过去点头致谢。
  女警正想开口说什么,忽然有人打断了她。
  “然然,你……你真的没事吗?”
  早在被女警松开的时候,邹雁就已经回过神来了,他不可置信地走向靳然,问的小心翼翼,眼中有惊也有喜,眼角还留着没有擦干的泪痕。
  装的真是天衣无缝啊!朱雀想。
  这副模样不管谁看了都不会怀疑她的真诚。
  邹雁想的也简单,虽然靳然突然醒过来让她又恐惧又失望,但现在有外人在场,她可不能让靳然把他想不开的真相说出去。
  她急着伸出手,想“关心”一下靳然:“好孩子,你……”
  然而她还没碰到人,“靳然”身体猛然一僵,连身后扶着他的女警都明显的察觉到了他的异样。
  “靳然”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地看着朝他伸手的婶婶,本来很苍白的脸愣是急出了几丝血色,连嘴唇都在颤抖。
  不就是伪装吗?谁不会呢?
  女警看到他这副样子,眉头微微一皱,发现事情似乎不是他们了解的那么简单。
  邹雁也有些怔住了,脸上的关心挂的有些勉强。
  平时靳然虽然也怕她,可也没有这么大反应啊。
  今天这是怎么了?
  “靳然”没有理会她的愣怔,又迅速低下了头,“……我没事。”
  “……”
  女警见他抖得有点厉害,不由得心里发软,放缓了声音道:“你现在意识清醒吗?还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吗?”
  “靳然”道:“我就是头有点昏,没什么事。”
  他明显很害怕不敢多说话,女警把眉头皱的更紧了。
  她不着痕迹的看了邹雁一眼,对靳然道:“我们在你体内检测出了大量的安定成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安定?”
  和预料中的支吾其词和躲避问题不同,“靳然”微微一愣,大大的眼睛里有小小的疑惑。
  女警观察着他的反应,心底一沉。
  难道瓶子里的药不是靳然自己放的?
  而身前听到她直接问起药的邹雁,微不可闻的紧张了一瞬,她迅速转头看向靳钰晨,给她使了个眼色。
  靳钰晨瞬间领会,直接扑向靳然:“堂哥你没事真的太好了,你知不知道你吓死晨晨了!”
  少女充满担忧的声音,听起来要多激动有多激动。
  然而她不说话还好,她一开口,好不容易被女警安抚住的“靳然”顿时如临大敌,他小声惊了一下,整个人向后一缩,微微蜷起的腿也直接蹬直,正巧绊到了迎面扑来的人。
  只听浴室里“啊”的一声,人体倒地发出一声巨响。
  “晨晨!”
  靳霄和邹雁异口同声的惊呼。
  所有人都被这突发的事件惊着了,靳霄慌乱的去扶妹妹,邹雁也跟着蹲下身去,一起把人扶起来。
  靳钰晨是扑着滑倒在地上的,脸上没什么事,但是手心和地面摩擦破了点皮,有点火辣辣的疼,她似乎是被摔懵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她刚刚被靳然绊倒了?
  靳然竟然敢绊她?!
  她瞪大双眼,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可她虽然有心机,但这么多年来装柔弱装习惯了,又自认十分的有教养,一时间竟不知道要怎么质问,于是她嘴角一瘪,委屈地看向靳霄道:“哥,我的手……”
  靳霄一看妹妹受伤的手,脸色顿时变了。
  邹雁更是直接,她猛的转头:“靳然,你发什么……”
  难听的话在看到靳然身后的女警时突然顿住,硬生生转了态度:“你这孩子怎么踢你妹妹呢?”
  只是语气可以控制,脸上的怒气却怎么都藏不住。
  “……”
  “靳然”却还在遗憾着刚刚角度没找准,应该直接让靳钰晨往浴缸的方向倒,脑门见血是最好不过了。
  然而面上他却被邹雁训斥的委委屈屈,重新蜷起腿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他看着靳钰晨的方向欲言又止,似乎是很愧疚,想去安慰身体又提不起力气。
  他这软弱无能的性格,邹雁以前最是不屑,但也最是享受。
  可现在看到他委屈的脸,邹雁却是气不打一处来,想发作不能发作,憋得她脑仁儿疼。

  然而靳然的样子落在女警的眼里,却是无辜又可怜。
  她就在靳然身后,太明白靳然刚刚的“无心之举”了,加上她根据靳然的反应和邹雁的态度得出了一个结论,对靳然就更心疼了。
  不说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拿这位靳太太对自己女儿和对靳然的态度来看,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