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Omega穿成现代霸总的隐婚娇妻——宝棠

时间:2021-01-10 10:55 标签: 穿越 重生 穿越时空 随身空间 宝棠
《Omega穿成现代霸总的隐婚娇妻》作者:宝棠文案:池珺宴这个Omega穿到现代,时空穿梭带来的副作用让结合热提前,不得已,随手抓个男人度过难关。一个月后,他发现自己怀孕了。豪门总裁邵
   《Omega穿成现代霸总的隐婚娇妻》作者:宝棠
  文案:
  池珺宴这个Omega穿到现代,时空穿梭带来的副作用让结合热提前,不得已,随手抓个男人度过难关。
  一个月后,他发现自己怀孕了。
  豪门总裁邵斯衍冷声:开什么玩笑。男人用验孕棒显示怀孕,只能是得了高丸癌。
  后来:邵斯衍跪在他面前:我错了!
 
  【阅读指南】【无甜文tag】
  ★谢绝转载,封面受人设;
  ★设定结合ABO、哨向,简单说受是向导Omega,有二设私设;
  ★精神力共感力双S级Omega受&躁郁症霸道总裁攻,生子,古早味,1v1,HE。
 
  内容标签: 生子 幻想空间 豪门世家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珺(jùn)宴&邵斯衍(yǎn) ┃ 配角:新文求收《假孕嫁入豪门后我离不掉了》 ┃ 其它:ABO,哨向,omega,反穿越(微博@晋江宝棠)
  一句话简介:你是我的专属蜜药。
  立意:遇到困难要积极应对,不抛弃不放弃,以真心才能换真心。
 
 
第1章 Chapter 01
  落日余晖遍洒,给城市披上金纱。
  下班高峰期的车流中,汽车的急刹声尖锐刺耳。
  司机惶恐地汇报:“邵总,我没碰到他。”
  那人倒下的地方离车还有一点距离,他经验丰富,很肯定。
  邵斯衍两指不豫地按压着眉心,压着脾气沉声说:“给他钱,让他滚。”
  ……
  池珺宴现在的状态很不好。
  昏迷令他精神力失控,庞大的精神力如同决堤的洪水一样向四周蔓延,周围的人却依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自己的事情,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甚至还有道人影突破了他的精神力潮水,径直向他走来,如入无人之境。
  池珺宴努力掐了把掌心,勉力抬起眼皮察看四周的情况。
  一个衣着体面的中年男人蹲下身来问他:“你还能走吗?”顿了顿,他看了眼身后的布加迪,“我们老板问,你要多少钱。”
  ……
  这个人的话语中带着淡淡的鄙视,和一种居高临下的“还不快谢恩”的嘲讽,让本来就难受至极的池珺宴很不舒服。
  他勉强稳住了失控的精神力,不让它们继续肆无忌惮地蔓延,单手扶着涨痛的额头,试图起来。
  试了好几次,他才半坐起身,感受了一下自己精神力空空荡荡,虚弱无力的身体,嘶声问:“你说,什么?”
  什么钱。
  这个人,不对,这个人的老板,为什么要给他钱。
  池珺宴恍恍惚惚地,见司机站着不动,奇怪地抬头看了车内一眼。
  车窗全是单向膜,他什么也看不到,下意识地调动精神力去探知,脑海深处传来一阵刺痛,刚凝成的精神力束顿时消散,化为虚无。
  他不由抱着头呻.吟了一声。
  缓了好一会儿,才摇摇晃晃站起身来,看清自己正在马路中间,阻住了车流,慢腾腾地抬脚往路边走。
  司机愣了愣,见他确实没有趁机讹上来的样子,追在后边问了句:“你真不要?”
  错过这村,可没这店了。
  要不是他们老板着急去办事,不想浪费时间,像这样扑到车前图谋不轨的人,哪还有拿钱让滚的好运气。
  有后台的,查清楚了跟后台一起整治,没后台的,白送派出所七日游。
  悻悻回到车上,司机说:“邵总,他没要钱。”
  邵斯衍从鼻子里哼了声表示知道:不图钱,也没凑上来,只为了让他晚去几分钟。有意思吗。
  他嘴角压得更低,整个人散发着肉眼可见的低气压。
  后来的路程,司机生怕再出意外,开得极慢。这让邵斯衍的脸色越发阴沉难辨。
  以至于事情办好后,邵斯衍的脸色仍然不好看,只是稍有缓解,也能让司机和秘书暗松口气:至少不像刚才那样吓人了。
  邵斯衍没想到会再遇到刚才碰瓷的那个人。
  在离他办事的地点更近的地方。
  都跟到这来了。
  他才稍霁的面色愈发难看。
  ……
  池珺宴是昨天穿过来的。
  他最后的记忆,是突然陷入热浪袭卷的大爆炸。
  那样的爆炸,即便他精神力和感知力都是双S级,肉.体也会瞬间被汽化。
  能活下来,只能是超自然的力量。
  也许这一切能解释?比如,为什么自己的精神力像是开闸的猛兽一样直扑出去,拉都拉不回来。
  留了条命已是万幸,只是证件,货币,都不能用了,终端成了没有任何功能的铁疙瘩。
  好在语言相通,让他得知了不少情况。
  只是他太久没进食,也没能得到很好的休息,状态非常糟糕。
  他到这里,是因为这里的工作不需要查证件,谁能想到简单面试之后,对方就要求他交两千元押金。
  他哪有钱,有也不会交。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骗子。
  但他不交,对方就不放人,他拼着最后一把力气,想撇开两个打手逃出来,没能成功。
  这会儿正被人堵在街角,抵抗着他们搜身。
  撕扯中,终端被从手腕上扯下,一个打手摆弄了几下,随手把它扔在地上,还踩了一脚,啐道:“呸,这么大人了,还带电子手表!”
  亏他看这块表亮闪闪的,材质很好的样子,以为是块名表,没想到是块最普通不过的电子表,拿在手上飘轻,上头一颗宝石都没有,明显是块塑料。
  池珺宴手腕火辣辣的疼,却没去心疼自己原本价值不低的终端。
  反正它也没用了。
  他紧紧压着喉咙,不敢叫,生怕进了警局,自己的麻烦比他们更大。
  忽然一道劲风划破夜空,咚地一声脆响,那个夺他终端的人脑袋被击,直接倒地。
  另一个还在和池珺宴抢钱包的打手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正要扭头去看,也被人送了一棍子,扑倒在同伴身上。
  池珺宴怔住,看向背着光站在那的男人。
  男人身形十分高大挺拔,衣着考究,就算池珺宴认不出这个世界的牌子,也能看出他身家不菲。
  然而这么个西装革履的体面人,手里却持着一柄棒球棍,一下一下地在手心掂着,动作又躁又凶。
  “谢谢。”
  池珺宴好不容易找到声音,道了谢。
  他蹲到地上,找回终端。尽管很大程度上,它已经没用了,但这是他和自己的世界唯一有联系的东西了。
  才站起身来,眼前一花,就要晕倒。
  他扶着墙,好一会儿才看清眼前的东西。
  ……
  邵斯衍随手将棒球棍递给气喘吁吁跑来的司机,示意他地上躺着俩人:“处理一下。”
  司机拿着老板刚刚打过人的“凶器”,只觉得分外烫手。
  他努力不去看地上两个人是死是活,小声对老板请教说:“要不,我报警?”
  这里环境太差了,身后的路口黑黝黝的,谁知道会不会再蹦出几个人来。
  邵斯衍却没理他,只是看着刚才救下的那人。
  司机心中暗暗叫苦,心想温特助为什么就辞职了,这种情况他真不会处理!
  邵斯衍好整以暇地看了碰瓷先生一会儿,才说:“业务范围挺广。”
  池珺宴眼前都是花的,全副心力都用在控制住自己不昏迷,根本没有余力去思考其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八成不是什么好话。
  他勉强提了提声量,求助道:“你可不可以,帮我买阻隔剂。”
  阻隔精神力,强制建立起屏障,让他摇摇欲坠的精神力世界不至于崩溃。
  阻隔剂?
  邵斯衍听不懂:“什么东西。”
  池珺宴精神已经有些恍惚了,他有些站不住,半身靠着墙,慢慢滑下去:“阻隔剂啊,就是,我们向导Omega的救命药……”
  O什么?像是个牌子名字,是在说他的手表吗?
  邵斯衍目光落到他手上,浓眉狠狠一皱:“你受伤了。”
  白如细瓷的手腕上一道殷红的血痕鲜明地横在那,仿佛张开了一张血口,刺得他眼前一痛。
  池珺宴却已经听不分明,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地上滑去。
  邵斯衍眼疾手快上前半扶半抱住他,偏头骂了声脏话。
  他刚才发泄了一通,只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但现在又沉了下去。
  “愣着干什么,去医院!”
  作者有话要说:  ★设定结合ABO、哨向,简单说受是向导Omega,有二设私设;
  ★精神力共感力双S级Omega受&躁郁症霸道总裁攻;
  ★生子,先虐受后虐攻古早味,1v1,HE。
 
 
第2章 Chapter 02
  得了大老板的指示,司机麻利地跑在前面开了车门,帮着邵斯衍把人抬了上去。
  因是晚上,开着灯的车内反而比外面亮,池珺宴被灯光晃醒了,眼睛轻轻眨了眨。
  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抱上车了,车门就从身后被关上了。
  突然置身密闭空间的感觉让池珺宴全身的肌肉都紧张起来,他下意识地抓紧了身下的椅垫。
  车内除了他,只有这个救他的男人。
  也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直白,男人目光投了过来:“你还伤了哪里。”
  池珺宴感受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
  男人没再多分他半分心神,虬长有力的手指不时在身前发亮的屏幕上点选着什么。
  池珺宴也没再往那看。
  大概是这里的终端之类的,在处理一些事务吧。
  他的精神力所剩无几,已经分不出更多的心神去注意旁人,只能专心地守好自己的大脑。
  邵斯衍在处理完手头的公事之后,只觉得额心突突跳的疼。
  他习惯地皱起浓密的眉,左手拇指食指揉捏眉心,右手顺手将平板放到一旁。
  他这时才有闲暇去看半躺在身边的人。
  这人穿的虽然旧,料子却极好,看着不像是缺钱到碰瓷的人,因为半躺着,脸被有些长的头发遮了七七八八看不清样貌,垂着眼皮沉思着不动,非常安静。
  他心里想着,这个年轻人可能是一时有了难处,不见得真为了碰瓷,嘴上却违背了理智,吐出一句冰冷的话语:“你这样,能讹到多少钱?”
  池珺宴正梳理着自己的世界,闻言惊醒抬头,错愕地看着他:“什么多少钱?”
  也许是他没听清?
  邵斯衍:“呵,装什么。”
  池珺宴下意识地辩白道:“我没有装。”
  邵斯衍抬眼确认了一下方位,凉凉道:“我劝你老实点,一会儿到了医院,蹭个全身体检差不多得了。”
  这人有手有脚,反应正常,只是脸色苍白,形容消瘦,多半是饥饿造成的营养不良,肯定没多大问题。
  池珺宴终于反应过来对方什么意思。
  池珺宴有些委屈,却不好辩解。
  手指因紧紧掐着座垫太久而发僵发酸,他慢慢放松着紧抓的手指,闭目不看他。
  见他默认了,邵斯衍嗤笑一声,心道:果然如此。
  却没有猜中他人心事的成就感,反而更加烦闷。
  他心率微微加快,眼神游移不定,只觉得这趟车程怎么如此长,突然踹了脚隔板,动静惊醒了正缓缓梳理着自己精神世界的池珺宴。
  隔板被降下来,司机笑脸相迎:“邵总,您吩咐。”
  邵斯衍呼吸都有些粗了,眼眶红得像滴血,瞪着他:“怎么还没到?你怎么开的车?这么点距离要开上几个小时!”
  司机还没有习惯自家BOSS突如其来的脾气,忙着解释:“还有五分钟就到了。”
  他意有所指地从后视镜里望了眼缩在车门旁边一动不动的池珺宴。
  是他!
  邵斯衍目光如刀刃,深深扎向池珺宴。
  都是因为他,他才要继续在路上耽搁。
  池珺宴似乎没料到他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一脸茫然地看向邵斯衍。
  随即他就发现对方的状态似乎比自己更不对劲。
  刚才还只是冷淡有点烦躁的样貌转眼就变为狂怒,像是身体里困了一只正在发.情的狮子,躁动着,要冲出牢笼。
  强烈的情绪几乎要脱体而出,扑向他人。
  就像濒临失控的哨兵Alpha一样。
  身为向导Omega,池珺宴几乎是本能地支起了精神触手,试图安抚对方。
  才刚积蓄起来的一点点精神力少得可怜,触手又细又软,像是被野火烧过的荒原上稀疏的杂草。
  池珺宴在精神触手接触到对方大脑时才反应过来。
  眼前的人并非哨兵Alpha,只是一个没有任何奇异之处的普通人。他不具备强大的感知力,造成现在状况的原因,也不可能是因为情绪暴走。
  换言之,他不需要自己。
  他的问题,也不能通过精神力梳导解决。
  自己必须通过其他方法来缓解眼前的局面。
  池珺宴后知后觉地准备收回精神触手,向导的本能让精神触手还是在邵斯衍头上绕了几个圈才回来。
  强行催动见底精神力的后果,让池珺宴眼前一黑,几乎栽倒,当他弄清楚自己是因为抓着什么才没能一头摔到车厢上时,只觉得脑子更乱了。
  “抱歉。”他松开手,试图凭自己的力量坐稳,却发现一个更令状况雪上加霜的事实。
  他的腰软得没有力气了。
  或者说,他的身体正在发生另一种变化。
  他现在斜歪在邵斯衍怀中膝上,几次想撑起身体,都没能成功。
  完了。
  他想。
  邵斯衍却没有如他想像的那般,将他像刚才踢隔板一样,一把挥开。
  他略微急促的呼吸似乎平缓了些,虽然态度依旧不好,和刚才的怒意外溢相比,却已经能称得上温和。

  邵斯衍声音低沉,透着一种事不关已的凉薄:“知道自己讹不到多少,又出新招了?”
  池珺宴听不懂,他死死咬着下唇。
  他怕自己一开口,就是难堪的求饶,甚至是……
  邵斯衍却没他那么多顾忌。慢条斯理地将人从自己怀中撕开,准备把人丢回座椅,却被手底下滚热的肌肤烫得眉头一皱。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