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鬼灭之刃同人)春雪 作者:李启日

时间:2020-03-13 21:09 标签: 少年漫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青梅竹马
文案: 熬过了冬天,却忘了还有ch.un雪。 大哥单人短篇,炼狱家,ooc归我所有(别骂了别骂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青梅竹马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上原清子,炼狱杏寿郎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他说以后再也不会下雪了 ☆、第 1 章
文案:
熬过了冬天,却忘了还有ch.un雪。
————————————————
 
大哥单人短篇,炼狱家,ooc归我所有(别骂了别骂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青梅竹马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上原清子,炼狱杏寿郎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他说以后再也不会下雪了
 
  ☆、第 1 章
 
  我从小身子就很弱。
  在同龄的孩子已经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嬉闹玩耍得满身是泥时,我只能在庭院的最里面,在我的房间门口的木板走廊上,被母亲抱在怀里,用厚厚的摊子包裹着我的身体,不让我受到一丝风的伤害。
  稍微想要有一丁点贪玩的念头,等待我的就是卧床不起的次r.ì,久而久之,周围的孩子们也不太愿意同我来往了,母亲就像生怕一点噪音就会将我磕碰碎掉似的,将我牢牢的保护了起来。
  我身子弱,是遗传自我的父亲,母亲每次骂他都是含着:“短命鬼,自从嫁给他就没过过几天好r.ì子。”但我知道,母亲是因仰慕父亲的才学,才不顾一切的嫁给了他,即使嘴上说着憎恨的话,心里的想法也绝不是这样的。我不仅遗传了父亲的体质,就连外貌也更像父亲,所以母亲在我身上灌注的情感,是很大一部分继承自她对我父亲的感情,比起女儿,我更像是她追思逝去之人的枢纽,母亲对我的这份保护,在生活的折磨下,逐渐变成了其他的东西。
  院子里有一个浅浅的池塘,是刚搬过来时父亲请人为母亲设置的,只是直到父亲去世,母亲也没有在塘中养原本计划好的金鱼,在我问过她一次后,她对我说:“我要照顾你已经忙不过来了。”
  孩子的敏锐让我觉得自己被当头一木奉,母亲的话里分明没有讨厌我的意思,我却深刻的明白了自己是母亲的负担这件事。
  父亲过世早,母亲生的貌美,想要改嫁也不是难事,一定是因为我拖累了她。自我有过一次这个想法后,就愈发觉得自己对不起母亲,渐渐地也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母亲丝毫不在意这点,她认为,我和父亲一样,只是x_ing子寡淡,话也天生比别人少罢了。
  直到我大约长大了一点,能够自己下床在院子里玩些石头和杂C_ào了,我依旧恹恹没有太大兴趣,只要我一抬头,就只能看到庭院的外墙和垂在墙头的柳树这r.ì复一r.ì的场景,人生中第一次完整的记得ch.un夏秋冬时,还对这方小小的世界里的四季变化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新鲜感,可稍微再大了,记事更清晰了,就发现这窄窄的木头笼子还是那副一成不变、死气沉沉的模样。
  我的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在这个时候遇到的。
  在我大约十来岁时,某r.ì,新搬来的邻居上门拜访,我正在庭院里,听到外人的声音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过去,就见到我母亲同一位气质淑良的夫人站在院门□□谈。
  小孩子总有种奇怪的心有灵犀,就在我准备偷偷离开时,我和那位夫人身边的一个男孩对上了眼。
  男孩子看起来同我差不多大年龄,一双圆圆的眼睛十分饱满,额前的头发一边一撮,像上翘的鸟类的羽毛,最奇异的是他的发色同我截然不同,我是十分朴素的黑色,男孩的头发是黄色又像是金色,发尾又是红色的。我便认定他一定是某种稀罕的鸟变做的,像是我父亲的文章里写到过的金红的鸟,扬起翅膀时,翼下的羽毛一定是辉煌耀眼的颜色。
  母亲见我出来,大抵是觉得我太冒失,就领着我同这户人家打招呼。
  我才知道这户人家竟是姓“炼狱”,在当时我小孩子的想法里,觉得他们一家也许不是人类,但我又不能和母亲启齿,只好将自己天大的发现偷偷藏在心底。
  直到有一次母亲不在家,我坐在院子门口对着已经变色的枫树发呆时,那个男孩子正经过我家门口,不知为何我来了勇气,竟是上前问他:
  “炼狱,你是妖怪吗?为什么你的头发的颜色和我不一样?”
  如果当时我还知道什么叫做羞耻的话,一定是不会问出这不可思议的无礼的话的,放在现在回忆起来,我也不觉得有什么“童言无忌”的可笑,而是觉得自己从小就离谱得很,面对初次见面的人说出了极其不礼貌的话。
  当时杏寿郎并未生气,而是大声对我说:“我们一家都是这样的!我是人!”
  我却松了一口气,我家只有两口人,如果对方是妖怪,那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但他圆鼓鼓的眼睛注视着我时,我却觉得他十分有趣,便同他j_iao换了名字。
  这是便我和杏寿郎的第一次和第二次见面。
  往r.ì,即使是母亲出门,我也毫无兴趣离开我小小的庭院,在认识杏寿郎后,我便时常在母亲出门后偷偷去找他玩,他起先并不知道此事,在我一次说漏嘴后,他却厉声对我说道:“清子,我认为你不应该瞒着伯母。我们的来往是很正常的朋友关系,况且我们是邻居,伯母不会阻止你和我玩的。”
  我却觉得晴天霹雳,在我心中,母亲是不能理解我的人,而杏寿郎是我唯一的朋友,我的朋友却没有帮我说话。我当时似乎真的非常生他的气,居然就那样跑回家,不想理他了。
  我原本每r.ì就无聊,在没了杏寿郎之后,更是觉得r.ì子难熬,在家躺着窝着看书时也觉得乏味。池塘旁边的杂C_ào也繁衍了起来,变得乱七八糟了,就连石头上的青苔也变厚了一层。
  杏寿郎却没有来找我,我便继续赌气也不去找他。继续在家里看我父亲留下的那些风花雪月的故事,可突然一天,我一觉醒来,想到漫长的岁月里再也不见杏寿郎,我就觉得实在是做不到,于是我就偷偷向母亲打听,才得知不是他不来找我,而是他母亲过世了。
  “哎,清子啊清子,你就是全r.ì本最蠢的蠢物,俗物中的俗物,用怎样的语言都修饰不出来你的蠢笨了。”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