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综漫同人)忍者佐子+番外 作者:情诗与海

时间:2020-05-21 23:39 标签: 女强 综漫 性别转换 火影
文案: 我叫佐子,我的目标是杀掉那个男人,而后重振家族。 主世界是忍者世界,分世界包括横滨、江户攘夷、争夺杯子等 文挺暗黑、自娱自乐、为爱发电 内容标签: 火影 综漫 性别转换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佐子 ┃ 配角:各种人 ┃ 其它:各种人 一句话简
  文案:
  我叫佐子,我的目标是杀掉那个男人,而后重振家族。
  主世界是忍者世界,分世界包括横滨、江户攘夷、争夺杯子等√
  文挺暗黑、自娱自乐、为爱发电
  内容标签: 火影 综漫 性别转换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佐子 ┃ 配角:各种人 ┃ 其它:各种人
  一句话简介:佐子了解一下。
 
 
第1章 无法挽回的时光(一)
  当我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正是已经月过中天了,掌心间的刺痛传入我的大脑中,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借着月光我看到了掌心的伤痕,怔忡片刻,恍然。
  因为噩梦的缘故,我在之前的睡梦中紧紧握住了手掌,导致指甲刺破了手心。
  我起身,光着脚穿过房间,去那边倒水,然后喝掉。
  风吹过宇智波家的大宅子,听起来就好像鬼魂在哭泣一般。
  我静坐些许,而后感觉自己没了睡意,所以干脆起身出了门,一路走到了林中。
  借着月光我看到了林间在认认真真打拳的日向宁次。
  他在看到我后收拳,叫我:“宇智波。”
  我点头,“日向。”
  我和他只以姓氏相称,从未说过彼此名字。但我当然知道他是日向宁次,日向一族的天才,他可是上届最强的人物,被誉为“木叶最强下忍”的存在。
  而我的名字他当然也是知道的,因为全木叶只有我一个宇智波了。宇智波佐子。
  但我们依旧只是称呼姓氏而已,并非惺惺作态啊,而是以这场交往中,我们是以两族之人的身份相交,而并非以个人身份相交。
  他在和我打了招呼后又开始打拳了,我知道他在偷学主家的拳法,每次偷学完后他都要溜出来练习。我倒不用偷学,因为我本是宇智波的传人,但当初全家死的早,所以很多体术我只能比对着书上去学,也需要个过招的,他那边亦是,所以一来二去两人便熟了——至少表面上是。
  他似乎比我勤奋一些,因为我不是每日都来。这倒并非是主观上的不想勤奋,而是因为我身体比他小一岁的缘故,所以更加容易感到疲劳,我虽渴望变强,但也是量力而行的。
  但我今天却没有打拳的兴致。
  我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看着日向宁次的侧影,他是个很挺拔俊秀的少年,但秀气用来形容他并不合适——虽然他五官足够精致,他总是清清冷冷的感觉,和他在一起时会很舒服。
  少女时期朦胧的心思我也是明白的,虽称不上夜夜相会,但他的确是我所接触的最多的男孩子,我想他亦如是。只是我们都背负了太多的东西,所以注定不能交付彼此真心。
  他那边将一套拳法反复打了三遍,我看出有四个漏洞来,在第三遍时他改了两个漏洞,但另外两个始终不得其法。
  他停了下来,微微皱眉。
  少年皱眉的样子好看极了。
  “宇智波,”他说道,“要过招吗?”
  我虽然没什么兴致,但他既然提出来了我也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摆出个宇智波体术的起手式说道:“请多指教。”
  综合来说我的体术是不如他的,但他今天用的是刚学的拳法,所以很快被我放倒了——我专冲着他那两个未改善的漏洞去进攻,想必他在战斗中也发现了这一点。
  所以在我将他压倒在Cao地上的时候他并未动怒,反而认认真真地说道:“多谢指点。”
  “嗯。”我只是淡淡应了一声,而后起身。
  他也从地上起来,重新演练起了那几招。
  我觉得无趣,转身准备回家。
  “宇智波。”他在我身后说道。
  “嗯。”我停下脚步,不过没有转身。
  “明天是我毕业的日子。”他说道。
  “恭喜。”我说。
  “多谢。”他说。
  他没再说话,我也没说我会去参加你的毕业仪式之类的话,而后相互道了晚安便以头也不回的姿态分离。
  此前就有言,因为背负了太多东西,所以注定只是错过。
  02.
  第二天是上届学生的毕业仪式,我倒没有刻意去看,只是毕业仪式就在忍校门口,看着他们举起木叶护额欢呼的样子我就一阵的不耐。
  并未有穿过那群喜气洋洋家伙中间的念头,我转身走向另一旁的树荫,那边有个秋千,有时我会坐在上面发呆。
  但今天这里已经有个人了。
  漩涡鸣人。
  我对漩涡鸣人的印象并不好。
  这倒不是说因为那个什么“九尾妖狐”的传言,那种传言委实可笑了些。倘若他真是九尾妖狐那最好的态度该是敬而远之吧,像现在这种歧视打骂岂不是遭来祸患?
  我对他印象不好的原因很简单,他成绩太差了。
  我讨厌弱小。或者说我憎恨弱小。弱小是原罪。
  我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却叫住了我:“佐子。”
  我停下脚步,半转过身,问他,“什么事?”
  “明年,我们也会得到木叶护额吧?”他问道,声音里带着小心翼翼的期待。
  无趣的问题。
  我看了他一眼,哼笑了声,直接离开了。
  也只有他这样的吊车尾才会问这种问题了。
  我在心里想到。
  我很快就忘了鸣人,因为我碰到了日向宁次,这无疑是一场偶遇,我们从来没有一次在夜晚小树林之外地方相遇过。
  周围的人群熙熙攘攘,我和他对视。
  我身边空无一人,我习惯独行。
  他身边也空无一人,获得忍者护额的日子本该是和家人、朋友一起庆贺的。
  我突然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