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GL百合 >

长公主撩妻手册[重生](GL)——年年散浮萍

时间:2020-11-15 13:22 标签: 长公主撩妻手册[重生] 年年散浮萍
《长公主撩妻手册》作者:年年散浮萍文案:前世错失的妻子要如何追?炎凉答曰:寻她,撩她,黏她,宠她,再不放开她。重生回初遇前,从备受欺凌的弃妃公主到位高权重的长公主,我的每一步,都是向你
   《长公主撩妻手册》作者:年年散浮萍
  文案:
  前世错失的妻子要如何追?
  炎凉答曰:寻她,撩她,黏她,宠她,再不放开她。
  重生回初遇前,从备受欺凌的弃妃公主到位高权重的长公主,我的每一步,都是向你走来。
 
  美艳霸气万人迷长公主x寡言深情天然呆女神医
  一个满级重生扮猪吃老虎,虐渣打脸发狗粮的故事。
  架空世界观,全靠作者编。
  苏爽甜宠,狗血满天,年下,HE。
  一句话简介:撩妻虐渣发狗粮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炎凉,沐清眠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柳烟,你站住!”桃云提起了自己的裙摆,一脸的不忿,迈着疾步追了上去。
  走在前方的柳烟回过头来,秀丽的面容上染着几分无奈:“桃云,莫要闹了,殿下既然吩咐了,我们这些做奴婢的——”
  “她算个哪门子的殿下!”桃云一张口便硬生生打断了柳烟的话,“不过一个罪妃的遗腹子,宫里头谁不知道她从出生起就是个祸害,陛下肯容她长到现在已是极大的仁慈!”
  “桃云!”柳烟的神色严厉起来,“这话是我们能说的?!”
  “怎么,莫非是我说错了不成!”桃云扬声道,“名义上她倒是七公主殿下没错,可是谁会认?别的皇子公主住的是什么地方,就她住的是冷宫!冷宫里的下人便是往她面皮上踩一脚,她也只有陪笑的份,不然连一口馊饭都吃不到嘴!哪怕是宫里的一条狗,都比她有体面!”
  柳烟急得要去捂桃云的嘴:“小声点!殿下能听到!”
  桃云一把挥开柳烟的手:“我正是要让她听到!也不知道她抽的哪门子风,今儿个一大早天还没亮呢,就硬是要把我们两个叫起来伺候她,稍微慢了一点就要被她拿冷眼盯着,盯得我心里头都要发毛!”
  桃云越说是越生气:“之前不都好好的吗,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整天就窝在屋子里,多安生!偏偏今天中了邪,要这要那的,把人折腾得团团转!”
  就在刚才,还非要她们顶着这么热辣的日头,去三四里远的溪边取水呢!柳烟这个没骨头的乐意去干这种刁难人的差事,桃云可不乐意!
  ——“桃云姐姐是说,本宫中了邪?”
  一道声音懒懒地响起,分明是漫不经心的语调,却带着不容忽视的威势,叫人一听便再说不出话来了。
  桃云和柳烟双双回头,两人身后的屋门被一只苍白又瘦小的手推开,发出吱呀的一声响,一位红裙的女童缓步出了门槛。
  女童脸上的颜色同手一般苍白,理应是会令人觉得没什么精神气的,可她的相貌实在是过于精雕细琢了些,不过十来岁的年纪,已经能瞧出好几分艳丽雍容的味道,再经由大红的衣裙一衬,非但不显得孱弱病态,反而显得格外娇美动人。
  不难想见,待到过两年这女童长开,将是一位怎样名动天下的绝世美人。
  这便是桃云与柳烟方才谈论的当朝七公主,炎凉。
  炎凉的眼神落在桃云的身上,不咸不淡的,深如墨色的眼眸中带着一两分戏谑。
  桃云的脸色青了好几层。
  ……又是这个眼神!
  从今天清早开始,桃云就一次又一次地看见炎凉的这个眼神。分明不过是个瘦弱到风都能吹到的小丫头,这眼神却让桃云额头上冷汗都能冒出来。
  仿佛是一只捕到了小鼠的猫儿,却并不急着食用,反而收起了利爪,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掌心里逗弄着猎物,想要等到看够了小鼠惊恐无措的样子,再出其不意地将小鼠毙命。
  这样的感觉,让桃云在这已经入夏、骄阳明媚的庭院里,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就算是宫里那位最严厉最不苟言笑的管事姑姑,桃云也从未见过她有过如此可怖的眼神!
  ……可是怎么可能!炎凉以前一直是任由她揉搓的懦弱女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唯唯诺诺地躲着她,小心翼翼地讨好她,桃云若是心情好了便让炎凉吃得好一些,若是心情不好,几顿不给炎凉吃,炎凉也绝不会吭一声的!
  她在冷宫里头伺候了炎凉这么多年,不都是这样的!
  桃云自进宫以来便去了冷宫任职,没见过什么贵人,遇见身份最高的人也就是那位掌事姑姑了。要是炎凉的眼神比那位掌事姑姑还可怕,难道是说炎凉能比那位掌事姑姑更加深不可测、更加有本事吗!
  一个生在冷宫长在冷宫,受尽欺凌畏畏缩缩的小丫头,怎么可能会比在宫中行走了几十年的掌事姑姑还厉害!
  思及此,桃云拼力将自己喉头的惧意吞咽了下去,梗着脖子对上炎凉的眼睛:“我说了又怎样?你今天装神弄鬼的,可不就是中了邪么!我劝你知道点分寸,乖巧一些,不然明天你别想吃到一口饭!”
  因着当朝皇帝乾英帝对这个七女儿的厌恶,在冷宫中的时候,下人们尚且以欺辱炎凉为乐,更何况如今桃云跟炎凉都在皇陵这边守着,无人能管,行动更加自在,桃云当然是想怎么拿捏这个小主子,就怎么拿捏!
  克扣吃食这一招,桃云已是熟能生巧了。
  柳烟:“……!”
  柳烟是实在没想到桃云能这么大胆,心头一惊,连忙便低头跪了下去:“奴婢该死!”
  柳烟从前在宫中是个最低等的洒扫宫女,却不是在冷宫任职的,直到一年前炎凉得罪了五皇子,被皇帝陛下罚来守皇陵,柳烟才被派到炎凉身边伺候。
  桃云所言,可谓是句句属实。柳烟之前只是听说过这位七公主的名头,生母朱氏从前也是宠冠六宫的贵妃娘娘,可朱家却犯下了谋逆的大罪,朱贵妃也被皇帝丢入了冷宫,不到一年便横死了。
  因而,七公主一生下来就让皇帝陛下极为不喜,七公主名字的一个“凉”,更是与其他皇子公主格格不入,七公主也只能苟且偷生。
  可是直到来了皇陵见到了炎凉,柳烟才晓得传言竟然还不足以说尽七公主的凄惨。桃云整日里欺辱七公主,柳烟却是不愿也不敢的。
  ……这倒底是公主殿下啊!她们不过是小小的下人,怎么能……
  桃云性子任性暴戾,若是出手阻止只会让七公主处境更加艰难,柳烟只好在暗中偷偷帮衬着七公主。
  却不想,今日七公主忽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分明人还是那个人,瞧着却完全不一样了。
  柳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七公主的转变,她心中只是有个声音叹了一句——七公主果然是真真正正的天潢贵胄,就算一时不显,这通身的气派也总要耀人眼目的!
  炎凉看着眼前这规规矩矩跪在地上的女子,心中也是多少有些感慨。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宫女,未来会是新帝最为宠爱的柳贵妃呢?
  是的,炎凉知晓未来十三年这世间的变化。
  炎凉也不曾想过,身死之后,自己竟然还能有重活一回的机会。
  炎凉记得清清楚楚,此时她不过十岁,因为出身的缘故,自小便受尽了冷宫里下人的折辱,养成了懦弱怕事的性子。
  虽然她身份尴尬,可到底也是挂着个七公主的名头,主仆有别,下人总归是有所忌惮的,至少不敢把炎凉往死里折腾。
  若非如此,炎凉也活不到九岁那年,被五皇子一张嘴赶去了皇陵,守了整整四年的墓,也受了整整四年桃云因着环境清苦而变本加利朝着她撒的气。
  只不过命运惯来喜欢弄人,炎凉虽然在皇陵生不如死地呆了四年,却也刚刚好错开了四年之后,大容朝彻底改朝换代的那一场“檀门之乱”。
  “檀门之乱”硝烟灭尽后,炎家的血脉几乎断绝,新帝特意将早已被遗忘在皇陵数年的炎凉接回了宫,把这位懦弱无依、毫无主意的七公主大张旗鼓地立为了长公主,以此来昭告天下安抚民心。
  新帝对于炎凉也是放心得很,丝毫不担心她会搅出什么风浪。炎凉这才得以在不久后,出宫遇见了沐清眠。
  沐清眠,仅仅只是想到这个名字,炎凉的胸口就一阵阵的酸软疼痛。这是她一辈子都只能与其反目成仇的女子的名字,也是她爱了一辈子的女子的名字。
  沐清眠待炎凉极好,出宫后,沐清眠便替炎凉细心调养好了身上所有沉积的创伤。
  因为有了沐清眠的护持照顾,炎凉才终于慢慢活了过来,成为了一个真真正正的“人”。
  可惜后来……炎凉入了魔道,成了武功冠绝四海、九州闻之色变的“血衣魔女”,而沐清眠还是那个正道人人敬重的“青簪神医”。
  从那时起,沐清眠原本看向炎凉那仿佛亘古不变的温柔又包容的目光,就一次比一次失望,一次比一次痛心,一次比一次后悔了。
  天下人都说血衣魔女忘恩负义,背叛了对自己有救命和教养之恩的青簪神医不说,还要屡屡逼得沐清眠进退维谷、成为众矢之的。
  然而只有炎凉自己知道,这其中究竟牵扯了多少无可奈何的阴差阳错。
  炎凉,心悦沐清眠。
  那时的炎凉被沐清眠宠溺成了相当骄傲的性子,又因为自己入魔后习得的武功而变得性情阴戾,在得知沐清眠已经有了心仪的男子之后便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却在往后余生中心头只有沐清眠这一个名字。
  最后,炎凉更是为了沐清眠,以大容朝唯一长公主的身份与荆族首领和亲。
  几千里外草原上的宫殿里红烛刚刚点燃,炎凉就杀了面前对她面目痴迷的男人。
  和亲只是个幌子,作为朝廷的走狗,杀掉荆族首领,才是炎凉此行的真正目的。
  目的达到后,炎凉红血红的袖子一甩,桌上数十根红烛齐齐倒地,一场烧红了半边天幕的大火,就这么飞速蔓延到了整个荆族王城。
  朝廷不就是想要除掉荆族这一心腹大患吗?那样的话,只是杀了荆族奉为战神的首领,让荆族群龙无首怎么足够?
  不如干脆,将整个荆族都灭了。
  炎凉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自从她在江湖上被人以“血衣魔女”相称,炎凉就习惯了这样斩尽杀绝的作风。
  如此一来……
  炎凉定定地坐在床畔,一双映着火光的眼眸失了神,仿佛什么都没察觉到一般,任由这熊熊大火染上了自己鲜红的嫁衣。
  如此一来……沐清眠,应当可以与夫君儿女安度此生了。
  纵然沐清眠对炎凉只有失望,炎凉却也心甘情愿地为她葬身异地。
  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件傻事。
  炎凉抹着胭脂的唇角勾出一个弧度,也不知是欣慰还是自嘲。
  ……左右她已经为了沐清眠做过不知道多少傻事了,也不多这一回。
  只要沐清眠能够安好,炎凉愿意倾尽一切。
  可是炎凉没有想到,她竟然从一片火光中见到了沐清眠的身影!
  没有任何武功的沐清眠,就这么千里迢迢地赶过来,闯入摧枯拉朽的大火中,拼了命地想要救炎凉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炎凉才终于知道,她以为的与沐清眠反目成仇,不过是一个又一个误会堆砌的结果。所谓沐清眠心仪的男子也不过是有人蓄意为之的陷害,沐清眠从始至终,心中也只有炎凉一个人。
  可惜,炎凉知道得太迟了。
  荆族王宫的大火引来了几乎整个荆族的兵力,就算是炎凉,也无法逃出生天。
  炎凉穿着一身血红的嫁衣,脸上身上全是鲜红的血,沐清眠被她抱在怀里,虚弱地露出了一个再温柔深情不过的笑。
  “凉儿……”沐清眠气若游丝,“我不怪你,从不怪你……”
  之后,大火便将所有残余的爱与恨全数吞没殆尽。
  炎凉猛地闭了闭眼,拼尽了全力,压抑住胸中翻江倒海一般的情绪。
  ……别想了。
  既然上天让她有幸能够重活一世,那么她就会杜绝所有的遗憾,让一切都重新改写!
  这一世,懦弱卑微如尘埃的罪妃公主不会有,喜怒无常嗜杀残暴的血衣魔女也不会有,她要和沐清眠一起,无忧无虑、堂堂正正地携手天涯!
 
 
第2章 
  炎凉望了一眼跪在热辣日头之下的柳烟,语气并不像先前对桃云的时候那么冷:“起来吧。”
  炎凉至今都还能够记得,当初在皇陵的那四年,这位叫柳烟会在桃云克扣了她吃食后,暗中悄悄地塞给她一个馒头、一张饼子,还会在桃云打骂了她之后,来给她送一些伤药。
  在宫里桃云尚且有所顾忌,到了皇陵,却仗着无人来管变本加利了。若非有柳烟,炎凉恐怕前世在皇陵就能殒命。
  正因为如此,炎凉乐得与柳烟交好。
  在炎凉心里,仇得痛快地报,恩也得好好地还。
  “谢殿下。”柳烟规规矩矩地又站起了身,头仍是低着的,一副恭谨的样子。
  大约是将炎凉软化的态度看在了眼里,桃云毫无所觉地厚着脸皮将炎凉这一态度当做自己的功劳——果真,只要她说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让炎凉清楚想要吃到饭必须得讨好她求着她,炎凉就没有威风可逞了!
  桃云的腰板顿时挺得更直了,她朝前一步迈到了柳烟身前,仰着下巴,对炎凉怒目而视:“还不快滚回屋子里去!免得碍了我的眼睛!”
  炎凉听见了桃云的话,脸上则是缓缓地绽放出了一个笑容。
  炎凉不常笑。可是一旦她笑起来,那便是天地日月都要为之失色的。
  桃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炎凉的笑容,一时之间,竟然都是有些看的痴了。
  “啪!”
  炎凉的一个巴掌,就这么重重地落到了桃云的脸上。
  没人知道,炎凉这弱不禁风的女童哪里来的力气,竟能将桃云扇得险些跌坐到地上,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
  “桃云姐姐,”炎凉仍旧是微笑着的,声音也柔软,却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意,“是本宫的失职,还未教会你什么叫做本分。”
  桃云被炎凉的这一巴掌打得彻底懵了。

  炎凉前世的武功底子极强,虽然重生回了身虚体弱的少年时代,炎凉也能够用四两拨千斤的力道,将桃云打得耳朵嗡嗡作响。
  炎凉看着桃云,轻轻地嗤笑了一声。
  在炎凉的记忆中,桃云可以算得上她童稚懦弱之时的最大噩梦之一了。从冷宫到皇陵再到皇宫,桃云在彼时小小的炎凉眼中,就是最可怕的母夜叉。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