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GL百合 >

侠客行(GL)——多吃快长

时间:2020-11-15 13:23 标签: 侠客行 多吃快长
《侠客行GL》作者:多吃快长内容简介:【日更】少年郎啊,你有几根侠骨,禁得揉搓?少年郎啊,你有几腔热血,经得炎凉?霜刃荡不平,肝胆酬知己。这江湖,与你同行。----------------------
 《侠客行GL》
作者:多吃快长
内容简介:
【日更】
少年郎啊,你有几根侠骨,禁得揉搓?
少年郎啊,你有几腔热血,经得炎凉?
霜刃荡不平,肝胆酬知己。
这江湖,与你同行。
---------------------------------
【慢热,HE,不建议跳阅,剧透无趣】
=================================
我希望大家弃文是因为“写得太烂,不值得”,而不是“写的不错,我去找找盗文。”
百合文圈,需要我们一起努力。
=================================
【古风架空《云卧长安GL》 现代烧脑《咫尺山海》】
欢迎顺手打赏500分→收藏作者专栏
微博:多吃快长522
(有事才发,限流状态,建议特别关注)
 
【全文阅读】
 
书楼
暮夏时节,晴云熏风,青树翠蔓。
毛茸松鼠探出脑袋东西张望,小眼睛滴溜溜地转,尾巴蓬松一抖,窜到树干上跑来跑去。雀儿扑哧着翅膀,从树杈丫蹦到歪树梢头,仰着短脖子叽叽喳喳。
“阿桐,在忙?” 老者沉稳的声音传来。
秦孤桐闻声转身,躬身行礼:“老爷好,我看日头差不多,想将晒的书收回去。”
院中晾晒的书本一排排一列列,码放地整整齐齐。方老爷目光掠过,面露满意:“阿桐做事稳当,不像未艾,走吧。”
“是。”秦孤桐接过方老爷手上的雕漆填金提盒。提盒入手沉甸,表面密布水珠透着寒意,隐约透出果香,想必是时令的鲜果。
秦孤桐在前头引路,推开雕花门扇。她虽时常打扫,但书楼之中的陈旧之味从未消散。锁一个个打开,门一扇扇推开,两人走至书楼一层最里的偏间。秦孤桐拉下机括,推开书架露出一个暗门,长宽三尺,大小可容一人通过。
她取出提彩绢宫灯,点燃之后弯腰钻入。纵然已经下来十数次,秦孤桐依旧敛容屏气,如临深履冰,恐触碰到机关。约走了百十步,前方通道被一扇铁门封住。铁门与山壁毫无缝隙,只下面有扇一尺见方的小窗。秦孤桐停下脚步,站在门侧静候方老爷。
方老爷却未上前,站在暗中负手盯着她:“阿桐,你是七岁那年来府里?”
他突然发问,秦孤桐心中莫名,口中答道:“是。”
秦孤桐的父亲秦锐,当年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豪侠。因追查兄弟向天清一家灭门之事,惹恼凌泰城主落得妻死儿伤。父女俩被方老爷救下,秦锐便做了方府的客卿。父亲走后,秦孤桐依旧留在方府,被方老爷委任看管书楼。
“十年了,你那时只有这么高。”方老爷比划了一下,方正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虽年过六旬,却是虎眼生威,让人不敢轻视。
秦孤桐低头不语。眼前的老者凭借“九转龙丹”,短短十年就让落魄世家称雄一方,成为西南赫赫有名的鹤鸣方府,即便是君瀚府大帅也礼让三分。他对秦孤桐有救命之恩,秦孤桐对他既敬佩感激又疏远畏惧。低头看着地上的光影,她恭敬地说:“老爷救命之恩,孤桐没齿不忘。”
方老爷轻叹一声:“你这孩子,像你父亲。秦兄都是为了我方家……唉,老咯,真是老咯。”他说着,拿出钥匙走近铁门:“阿桐,这次你也进来。”
秦孤桐心中诧异,垂首应道:“是。”
她提着彩绢宫灯灯与提盒,跟在方老爷身后。迈过铁门的瞬间,她心头突得一跳,如钥匙插入锁眼之后,“咔哒”打开,那瞬间,锁芯会震一下。
铁门后是修缮完整的甬道,再往后就是天然山洞开辟的山道。秦孤桐提着宫灯,目光紧盯着方老爷的脚步,将每一步的走法都牢记于心。这后半段与前半段的机关布置应是出自同一人之手。看似不同,实则都契合四象八卦之数。以暗道上下左右,分太阳一,少阴二,少阳三,太阴四。机关布置则从其中推演乾、兑、离、震、巽、坎、艮、坤八种。
秦孤桐从前无事,推算过前半段的机关口诀。四八之数,变化不过三十又二。此刻见状心中了然,不由轻松些许。她空出心思,暗想方府依山而建,这条密道必定通往鹤鸣山中绝谷,不知藏匿其中的是何人。
前方的光点越来越大,秦孤桐站在洞口眨眨眼睛——好一个四面环山,青葱叠翠的幽谷。悠云碧空,群峰初霁,山水奇丽,泉鸣空涧,当真是人间仙境!
秦孤桐感慨于这鬼斧神工的雕琢,被眼前的美景所撼。她仰头环顾四周,见山泉如玉龙而下,修竹于风中摇曳。浓淡峰峦,高地杨柳,山水处处皆有。却唯此处,一花一叶皆是钟灵毓秀,仿若凝积了整个鹤鸣山脉的灵气。秦孤桐只觉神仙才配住在这般地方。
“阿桐。”方老爷喊她,指着远处而来的面善妇人道:“来,叫慈姨。”
秦孤桐连忙回神,上前一步弯腰行礼:“慈姨。”
慈姨年纪并不大,穿一身辰砂色,绾发梳云髻,面颊旁鬓发上斜插一支金凤珠钗。她瞧着秦孤桐点点头,笑地和善亲切:“真乖。”
秦孤桐嗅见慈姨身上有股若有若无的异香,从鼻尖蔓至胸口,无端便觉得此人亲切万分。秦孤桐心中一动,连忙抬头,却见一张全然陌生的脸。
方老爷转身对慈姨说:“我近日要出远门,归期不定。日后有事,尽可交代这孩子。阿桐是我一手拉扯大,性子好,做事稳。”
“恩,看就知稳重踏实。”慈姨上下打量她,笑道,“身子苗条,模样儿俊俏,等闲人家配不上。”
“自然,阿桐是我半个女儿,当要好好选婿......”
秦孤桐低头听他们对话,仔细打量慈姨的手。白暂丰满,指甲染了凤尾花色。她定期会往铁门边送吃食日用,但从来没有见过取东西的人。直到最近一次,她听见铁门里面有缓慢浮滞的呼吸,放下东西后假装离开,看到小铁门里伸出一双女子的手,想来正是眼前这位慈姨。
“阿桐,你随处走走。我同你慈姨说会话。”方老爷说着,慈姨上前接过秦孤桐手上的提盒,两人沿着曲径走向山坡。
秦孤桐见他们走远,便席地坐下。
她并非不好奇,恰恰相反,十七岁的年纪,秦孤桐心里对事事都抱着几分兴趣。只不过这山谷的秘密就像书楼的书籍一般,是让她消磨日子的。
她不急。
方老爷和慈姨走上缓坡,那儿有几间木屋,半掩在竹林后面。木屋后又有大树,云盖垂垂,绿荫侵檐。屋侧有峭壁,瀑布白练,飞积下幽潭。潭水溢出,一条潺湲小溪破开草地青色,弯弯曲曲绕着木屋,静静流淌。
幽谷中,这般静谧,这般祥和,没有世间丁点纷扰。秦孤桐静卧草地,望着清空澄澈,偶有白云飘过、飞鸿掠影,不由痴想:住在这儿,可成仙了。
神游物外,白马过隙,远处响起老爷和慈姨的脚步声。
秦孤桐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理了理衣服,上前接过慈姨手中的盒子。盒子轻了几分,不知放了何物,透出一股浓香馥郁。
慈姨看了一眼低头顺眉的秦孤桐,笑着对方老爷说:“真是个好孩子。”
方老爷颌首点头,对秦孤桐说:“阿桐,我们走吧。”
秦孤桐向慈姨告辞,率先走在漆黑的山洞边。方老爷负手入内,秦孤桐紧随其后。即便她的步伐稳健,宫灯里烛光依旧在走动中摇曳。一老一少一路不语,直到出了山洞。秦孤桐将书柜推回原来的位置,方老爷环顾书架上摞摞账册,微微叹声:“阿桐。”
秦孤桐熄灭宫灯放入柜中,听方老爷唤她,连忙答应:“在。”
“可记清楚了?”
秦孤桐知他问得是密道的机关布局,回答:“十之八九。”
方老爷面容肃然:“这是黄泉道,容不得半点差池。”
秦孤桐细细想了一遍,方才开口:“阿桐记清楚了,老爷放心。”
方老爷知她天资好,是根好苗子。闻言微微颌首,顿了片刻才开口道:“我此番离府,不知何日才能归来。府里大小诸事,你帮衬着点方兴。”
秦孤桐心里不解,鹤鸣方家家大业大,大小管事就有数十人,哪需要她帮衬方家大少爷。虽疑惑,但她并不迟疑:“少爷稳重通达,必定不会让老爷失望。”
“......他,优柔了点。”
 
小姐
两日之后,夏末转凉。
秦孤桐练武完毕,换了件蟹壳青色的薄棉裙衫,头发半挽,插一根宝剑样式的发簪。拿起横刀又放下,锁了房门,往前院大门走去。
今日破晓时刻,天微亮,秦孤桐还在晨练。前院吴管事突至,对她说“今日老爷出门”。秦孤桐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琢磨出大概是让自己去送行。
今日方老爷离府,府上有脸面的人皆来相送。秦孤桐还未走到府门,就见已经三五成群站着些人。个个云袖带襕,腰带挂玉,宝剑镶金。纵相貌丑陋,也仪服体面,想来不是府上客卿就是管事。秦孤桐走近,在人群后面站定。
等候少顷,唧唧咕咕的聒噪声突然消失,人群刷地分做两边。秦孤桐这才瞧见,远处出现一群彪形大汉,正是护卫们簇拥着方老爷、方少爷一家子走来。
方老爷在中,左边是方少爷,右侧后是大管家。他们身后是方府供奉的二位武林高手:破碑□□简、万里烟云毒蜃。还有客居在此的君瀚府虎贲校尉,残枪徐俊达。
秦孤桐见这三人,又想起方老爷将书楼之事托付。心不由提起,知晓方老爷只怕是遇到辣手之事,这番出门远行必定凶险地很。
送行的诸人见此阵势,心里多少知道了些,气氛顿时低了三分。
方老爷领着一群人走来,虎目扫视一圈,威严的脸上露出笑意,拱手道:“府里大小事情就拜托诸位了,待我归来再谢。”
“老爷放心。”众人连忙回礼,七嘴八舌的说着。
方老爷点点头,看了秦孤桐一眼。转头对方少爷嘱咐几句,带头走出高耸府门。门外马车早已备好,八辆马车一模一样,皆是塞外良驹,龙脊连钱,银蹄踏烟。配得巧工坊的车厢,画毂雕鞍镔铁轮,松柏楼窗楠木板。赶车的马夫袍袖劲装,双目炯炯,身形健硕。
秦孤桐跟着人群走出大门,目送马车渐行渐远。等方少爷大管家几位走进府门,客卿管事们也三五成群的往回走。秦孤桐混在仆从群里,听他们七言八语的闲聊。
“你瞧见雷大侠那双手没?去年瞧着还是筋骨外露,今年看就跟小书生的手一样,这破碑手算是大成了!”
“是吗?我还没注意,光顾看毒蜃先生了。万里烟云万里毒,啧啧,我今天还是没看清楚他。”
“我也没看清楚,不过徐校尉今天居然穿了轻甲,难得难得。这架势...这是去哪啊?武道大会不是明年吗?”
“建邺城武道大会?老爷这一趟是去东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胆子不小,敢管老爷的事情。”
“别胡说,我让方五给我带盒润水阁的胭脂。”
“有钱了呀!”
“这不是刚发月钱吗。”
发月钱?秦孤桐突然想起来,她还没去领。虽说她在方府也没个花销处,然放在账房又不会生息。想着,她脚步一转,往前院账房走去。
方府依山而建,分前院、后院、杂院、丹房、书楼、练武场六大处。书楼在后院西北方向,离前院最远。秦孤桐在方家十年,去前院的次数屈指可数。
守门护院见她脸生,拦住盘问:“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秦孤桐正琢磨着要不要回去,反正晚几天不领,账房的小厮也会送过去。
“刘大明,赵小暗,你两狗眼瞎了!”账房的一名小管事正巧出门,见着秦孤桐连忙低头哈腰地说:“秦小姐,里面请,里面请。”
这位账房先生两鬓花白,颚下长须半尺。秦孤桐见两个护卫目光怪异,心中不由尴尬。领完月钱,出了账房的院子就加快步伐。可偏生习武之人那双耳朵太灵——
“管事大人,这谁啊?”
“嘘,你小子知道个屁。我听说这位是老爷的私生女...”
“不是吧,老爷方脸虎眼,哪里半分像?我怎听说是...嘿嘿... ”
秦孤桐撇撇嘴,世人真无聊。
时光荏苒,转瞬即逝,晃眼这月便过去。若对秦孤桐而已,日子有何变化,那便是她的月俸提了十两。十五两月钱,足够寻常人家一年花销,怪不得旁人眼红。只是秦孤桐向来窝在她这一亩半分地,书楼重地又鲜有人来,一贯耳不闻心不烦。此番那些风言风语,都是送饭阿婆说与她闲听的。
只不过今天这一趟,是免不了的。捧着厚厚的家训,秦孤桐熟门熟路地往方府小姐住的薇薰菀走去——昨夜二小姐离家出走,又被抓回来了。
夏末秋初,大少爷调了许多人去准备“龙丹大会”。“九转龙丹”一年炼制四次,每次十颗。其中三颗用来酬谢上季订单最多的商户,余者竞价拍卖。每逢大会之期,府里就格外清静。
秦孤桐走进薇薰菀,才看见人影。
“秦小姐。”
“荷兮,折杀我也。”秦孤桐欠身笑道,“守她一夜了吧,你且回去休息。我看着她,你大可放心。”
“嗯。”女孩红着脸点点头。
离家出走对方二小姐而言,那是家常便饭。方老爷在府上则时便隔三差五发生,方老爷离家更是变本加厉。虽根骨有限、心性不定,但闯荡江湖是方大小姐不变的梦想。昆仑墟、向天道、荆钗门,十二城盟,昆仑玉、广陵月......秦孤桐每次见到她,耳中听到永远是这些。
“这可是武林盛会!景家回来了!景家!姓秦的,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方未艾杏目圆瞪,抄起一个天青刻画瓶就砸过去。
秦孤桐将蜜饯往嘴里一抛,伸手一托,瓶子在她指上滴溜溜地转了数圈,稳稳地立在她手上:“小姐可以等着明年的武道大会。”
方未艾喜逐颜开地扑过去,嘴里甜甜地喊:“秦姐姐,秦姐姐,你带我去吧!”
秦孤桐一侧身让过她,小心地将花瓶放在桌上,弄坏了,自己可赔不起。
“秦姐姐,你这般厉害的身手,怎能埋没在这深宅大院里。”方未艾踢脚挥拳地比划道,小脸腾出红晕,“应该到江湖上一展身手才对,除恶扬善、快意恩仇。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哈哈,等秦姐姐一战成名,日后人家说起‘鹤鸣方府秦孤桐’,如何如何......”

秦孤桐知她性子,屋里没人时候,惯与她没大没小不分主仆。此刻见她越发说地起劲,压根不搭理她。伸手往碟子里一探,见蜜饯吃完不由一叹。她起身点点桌上的家训,道:“大少爷的吩咐,照旧,小姐懂得。”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