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GL百合 >

我把白月光影后搞到手了[重生](GL)——安萧苏苏

时间:2021-01-11 23:36 标签: 美食 打脸 青梅竹马 宝宝 安萧苏苏
《我把白月光影后搞到手了[重生]》作者:安萧苏苏?文案:??容光暗恋褚妃梁多年,到死都没说出口。??在前往参加褚妃梁的葬礼时坠入山崖,再睁开眼,她却发现时间已经回到了八年前。??*??
 《我把白月光影后搞到手了[重生]》作者:安萧苏苏
 
文案:
    容光暗恋褚妃梁多年,到死都没说出口。
    在前往参加褚妃梁的葬礼时坠入山崖,再睁开眼,她却发现时间已经回到了八年前。
    *
    接连荣获大奖的容光忽然大胆告白——对象正是影后褚妃梁。
    粉丝:脸大如盆!哪来的自信高攀!
    粉丝:谢邀,太妃糖看不上。
    与此同时,褚妃梁点赞并转发了这条微博。
    随后秒删,疑似手滑。
    *
    不久以后,有媒体拍到容光出入一家高级会所。
    双眸充满水光,眼角的美人痣周遭红的充血,隐约还能看到一圈牙印。
    此后谣言漫天,疯狂猜测容光跟了哪个主。
    褚妃梁:“别猜了,是我咬的。”
    粉丝瞬间全疯了。
    外表孤傲冷艳,内心敏感脆弱撩神大姐姐VS对外钢铁直女,对内我喜欢你直球暴击小太阳
 
    ☆小剧场☆
    容光这辈子活的都如同太阳一样明亮坚强,那是褚妃梁爱到骨子里的东西。
    一朝拥抱神明,褚妃梁于总忍不住啃咬容光眼尾的美人痣,一遍遍的问她爱的人到底是谁。
    容光总会将她揽着,一遍遍的重复,“是你呀。”
    ☆食用指南☆
    ☆、重生,甜宠,慢热,1V1,HE,撩向。
    ☆、感情向,更多百合完结文可戳专栏。
    内容标签:娱乐圈 重生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光,褚(chu)妃梁┃配角:下一本《失忆后我和前任复合了》求收藏~┃其它:
    一句话简介:搞到之后被嘿嘿。我简介呢!
    立意:共同成长相互救赎,积极乐观。
 
1、第一章
  夜色正浓。
  容光坐在驾驶座,侧头看着远方藏于烟雾之中绵延不觉的山脉,双眼已经几乎无法聚焦,逐渐的接近涣散。
  广播电台中传出的女声还在继续工作着,于午夜频道,略显沙哑温馨的女声充满了悲伤,“经事实查证,影后褚妃梁所乘坐的的T-4981次航班确认失事,飞机上共有一百零八人,全数丧生,无一生还……据悉,褚妃梁此次刚拿下百花奖影后,成为影史第一位……”
  这句话,让容光本来已经显得有些涣散的瞳孔又再一次聚焦,只觉得浑身血液在一瞬间全部凝结,目光也逐渐被下意识涌上的泪水充满。
  褚妃梁已经过世一周了。
  作为关系极近的……好友。
  她这一次回来,本来就是要去参加她的葬礼的。
  她喜欢了褚妃梁十几年,一直以为这是无法说出口,注定也没有结果的单向暗恋。
  直到前不久,她才从褚妃梁的姐姐那里得知,褚妃梁居然也喜欢她。
  可为时已晚了。
  褚妃梁已经不在了。
  “容光,你可别怪爸爸。”一个男声从副驾驶座响起,带着令人恶心的黏腻,“谁让你不答应我呢?早点答应了,也就不用受这个罪了,牛总就喜欢听话点的。爸爸这也是为了你和你妈好……只要这单生意谈成了,我和你妈妈就带着你出国……”
  她努力抬起头,目光再次转向窗外布满着雾气的山脉,终于,扯起了一个十足嘲讽的微笑,目光逐渐冰冷。
  “呵……”容光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哼笑,紧接着,抬起头,目光转向了坐在副驾驶的自己的继父。
  他手里还拿着沾满了乙.醚的毛巾,大概是已经觉得事情十拿九稳,甚至放开了钳制着自己的双手。
  他和母亲结婚整整十八年。这十八年期间,出轨、赌.博……但凡是一个混球能做的,他都做过,甚至还因为尝新鲜曾经吸过毒。
  自从八岁那年,这男人提出想帮她洗澡被拒绝打了她一次之后,容光就被年迈的奶奶接到了身边养着,和母亲一家彻底断了联系。
  没想到,这男人今天口口声声说是她母亲出了车祸,要带她去见她母亲最后一面,却仍然是藏了这样的心思……
  看着男人那副样子,想到那个委曲求全,一味的畏缩懦弱的母亲,容光心中终于升起了一阵极为恶心的感觉,而与此同时,她也有了一种令她觉得非常快意的想法。
  容光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一狠心,用了力气咬向了自己的舌尖,终于,于疼痛之下将残存的理智逼出。
  趁着男人给那个老板打电话的间隙,容光终于将双手紧紧地握在了方向盘上,紧接着,踩死了油门,改装过的车顿时如同离弦的箭一样向前冲去!
  “啊!”男人惊叫了一声,手机应声掉落在地,被车辆惯性带动得一阵头晕眼花。
  发觉发生了什么之后,顿时脸色煞白,“你他妈疯了?!”
  “我清醒的很。”容光满头、满身的汗,然而表情却严谨,双眼努力的寻找着聚焦点,“我活着的时候,你别想从我这得到我爸的遗产,就算是我死了,你也别想活。”
  路边景象迅速向后略过,容光清晰地能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己满脸几乎可以说是平静的表情。
  “死了也好。”容光唇角甚至勾起了一抹笑容,一瞬间表情显得似乎有些温柔,“死了之后,说不定我还能见她一面。”
  不远处就是一个弯路,她又重新加速,改装过的涡轮滚滚涌动,带着发动机的声响,震耳欲聋!
  男人这时候终于醒悟过来,马上就要来争夺方向盘!
  容光忍住头发被撕扯的剧痛,彻底发了狠,咬向了那男人的手臂,脚下死死的踩着油门!
  终于,于一阵车辆重击的冲撞声,整辆车子冲破了悬崖护栏边缘,由于惯性翻滚几圈,重重的冲向了悬崖底部。
  *
  容光仅存的记忆,停滞在了那天翻地覆的旋转以及冲撞当中。
  她以为自己命大没有摔死,可最后因为汽车油箱泄漏而引起的那近乎响彻天地的爆炸声又不像是假的。
  然而眼前的一切都让她生出了一种陌生却又十分熟悉的感觉。
  这是一个十分古老的屋子了,桌椅全都是红色的木质家具,不少地方都已经因为时间过去太久的缘故而老化脱皮,露出了里面嫩黄的内芯。
  眼前是一片粉红色的纱帐,夏天为了遮挡蚊子用的——可这个东西,自从她奶奶去世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过了。
  而此刻她极近疲惫,由后脑到眼睛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疼痛,几乎刚睁开眼睛,她就觉得眼前全都是白色的分泌物。
  好在,那种密布的疼痛感马上就被一个进入屋子里面的老人打破了。
  容光抬头望过去,发现来人居然是她奶奶。
  她奶奶应该早在八年前,她被粉丝网络暴力的时候,因为过度担心她去世了……容光一时之间愣住了。
  “光光。”奶奶上前将冲好的药剂送入了容光手中,苍老的手不停的摩擦着容光的额头。
  触感并不好,可却带有一股太阳的感觉,和容光小时候最喜欢,也能最让她安心的檀香气息。
  摸了摸她的额头,奶奶笑的一脸温和,花白的头发被很精细的盘起,笑着说道,“快把药喝了,这么大的人,怎么还跟小朋友似的跑出去淋雨玩呢……”
  熟悉的话语和散发着热气的药香味涌来,容光恍惚间似乎想起了什么。
  这个时候,她应该刚被公司放弃,要趁着她还有一点点热度的时候,将她‘卖’给另外一家公司。
  毕竟她所在的NO.1组合在当时算得上是时下炙手可热的一个女子团体,且她还是队长,微博的粉丝也有将近三百万,算是比较值钱的艺人。
  只可惜当时闹得十分不愉快,资本压迫下,在公司和容光个人之间,风向的倾斜趋势自然分明的很。
  容光就这么背上了‘背叛者’的标签。
  其余几人不明就里,却也因为年纪还小,说的人又太多,就全都相信了大流。
  队伍里的‘小公主’段浓脾气直,性子也爆,甚至都没来问她,直接就发了微博质问她为什么要背叛团队,质问她三年的苦都熬过去了,凭什么为了眼前的丁点利益就要放弃她们三个姐妹。
  一时之间,容光那时候骂名在身,几乎是全网都在对她口诛笔伐,因此也导致她的合同滞销卖不出去,被留在了原公司。
  可也同样的,她的处境一瞬间变得极为尴尬——队员不睦,没有了团队邀请的个人瞬间就没有了什么价值,整个人处于一种被雪藏的状态。
  这种情况下,要么就自己找资源,重新被重视起来,要么就等着受不了解约,赔付高额的违约金。
  处于这种极为被动的情况下,当年也不过十八岁的容光第一次束手无策,孤立无援。
  然后,选择回到了乡下的奶奶家,企图让自己能够冷静一点。
  只是那一次回来的匆忙,也没有看天气预报,路上下了一场暴雨,虽然时间短,可也被浇透了。
  她奶奶又住在乡下的家里,路上也没遇到过什么车能带人,硬生生的走了一个小时,才从车站走到了地方。
  也是因此,这才病倒了。
  难不成……她回到了八年前?
  如果这不是一场梦的话……
  容光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勉强抿了一口味道苦涩的药汤,看着奶奶慈祥的面容,轻声说道,“奶奶……?”
  “嗯?”徐明莉停下了打毛衣的动作,抬起头看看容光,慈祥的笑了笑,说,“不舒服就再躺一会儿。”
  “没有,我好多了。”容光三两口将难喝至极的药干完,舌头被烫的火辣辣的疼,可真实感却更加的强烈。
  她急切的抓着奶奶的手,说道,“奶奶,今天几号了?”
  奶奶有些老糊涂了,想了想才说道,“今天?今天七月初六。”
  七月初六。
  时间对上了。
  容光出了一口气,松了一口气般的坐回了床上去。
  她果真回来了。
  回到了八年前,一切刚开始的地方。
  床头上放着一张照片,容光几乎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她花了‘高价’,请别人洗出来的一张褚妃梁在接受采访时的截图。
  那时的褚妃梁还远远没有后来的那么稳重又孤傲,整个人还带有一种温柔的气息,半侧着头,双眼正温和的注视着镜头。
  看着那张照片的时候,就会觉得,她好像是在温柔的注视着你。
  容光心里一暖。
  然而紧接着,她就想到了即将要面临的事情——
  解约风波、高额的赔偿金额,以及势必会为了自己私欲而害了自己的继父。
  这些,她都要一件件的,重新以更加完美的姿态,将之全部摆平!
  “光光。”见容光重新又沉默了下去,徐明莉迟疑的放下了手中的针线,面容慈祥,可言语间却充满了小心翼翼的关怀和试探,“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容光反应过来,登时一激灵!
  当年就是因为她在老家表现的情绪太过反常,所以才导致奶奶忧心之下选择了学习上网,这才在看到了那铺天盖地的骂声之后,郁郁而终的!
  那是她上一世唯一的遗憾,和过了多少年再想起时都会忍不住钝痛的,却只能被强压在心底的事!
  这一次,绝对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2、第二章
  想到可能会在不久后出现的那个后果,容光就又觉得仿佛是有谁在拿一把钝刀,正从她心尖往下轻缓却又十分残忍的磨着。
  她舒了口气,压下了那股涌起的闷痛,情绪在一瞬间就被收起,笑着说道,“奶奶,您说什么呢,我哪能遇到什么事儿啊?”
  徐明莉仍旧不放心,担忧的用手再一次摸了摸容光的手背。
  容光软了下来,整个人窝进了那味道熟悉,依然十分温暖的怀中,说道,“奶奶我还是觉得头疼,你都不知道,淋那一场雨回家可给我冻坏了……”
  一番撒娇打诨,终于将老人将起未起的疑虑打消,还成功的骗到了一碗容光馋了八年的鸡蛋羹。
  熟悉的味道涌入味蕾,容光感动的差点将滚烫的鸡蛋羹给一口闷了。
  吐舌头的间隙,她打量了一眼略显老旧的老宅。
  这里是个农村的小二层复式建筑,和大多数村民一样,一楼都用来放一些劳动器具。
  但是因为奶奶年事已高,所以家里的地已经全都承包给了别的农民种植,她只需要收租就可以,后来因为她父亲事业小有所成,奶奶后来也更是享起了清福。
  每天她的事情,也就是喂饱她自己,和家里养的那只大黄狗,再打扫一下屋子就是了。
  容光看了看,为了彻底打消她的担忧,还是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卡,笑盈盈的说道,“奶奶,你看这是什么!”
  徐明莉低头看了一眼,继续就着阳光给容光打毛衣,说道,“这不是银行卡吗……”
  “对,银行卡。”容光点点头,情绪也高了一点,双眼亮晶晶,笑容灿烂的像是一个小太阳,说道,“这是我刚发的工资,我攒下来了一部分,一共有两万呢,奶奶您留着花,没事了多给自己买点好吃的,我到时候有空了,也能给你寄过来不少。”
  徐明莉有些嗔怪,“你这孩子,才多大一点,奶奶这有钱。”
  不管如何,这一番动作,也算是彻底打消了徐明莉的担忧。
  容光执意要把卡交给她,徐明莉最终也没能拒绝,一边说着以后有钱让她多给自己买些好东西,一方面将卡好好的收在了上锁的柜子里面。
  那里的东西,等她老了,都是留给她的光光的。

  在家又住了两天,期间容光的手机都没有接到过一个电话。
  这个时间,她的处境十分的尴尬,队员不睦,公司也权当是没有她这么个人了。
  接下来,应该就要卖她的合同了。
  只可惜,她的合同还没出手,就又背上了骂名,导致卖都卖不掉。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