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两相欢 作者:独根草

时间:2020-03-17 20:23 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因缘邂逅
文案: 这文的最初女追男,可不想其实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真到了心愿得偿时方才明白这强扭的瓜是一点儿都不甜 但后知后觉的男主却秉持着从一而终的决心,执著地先将生米硬煮成了熟饭,可过后却也发觉原来是夹生的,得慢慢地回锅热着吃才行 一句话,其实就
  文案:
  这文的最初女追男,可不想其实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真到了心愿得偿时方才明白这强扭的瓜是一点儿都不甜……
  但后知后觉的男主却秉持着从一而终的决心,执著地先将生米硬煮成了熟饭,可过后却也发觉原来是夹生的,得慢慢地回锅热着吃才行
  一句话,其实就是个女追男智取失策,而后男追女也强攻计拙的架空小白文。
    一句话简介:女智取VS男强攻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熹,萧维 ┃ 配角:元楚,唐铮 ┃ 其它:后知后觉,身陷其中
 
 
第1章 
  暮ch.un,宁州南部的雁秀山
  近午时分,微微的细雨忽就随着阵阵吹起的轻风飘洒了下来,且眼瞧着愈发有绵密迅猛之势,此时的官道上虽说尚未见得有多少泥泞,但于赶路之人总是不大方便,因而还是要避过这阵子恼人的ch.un雨才好。
  而便在此时,这始才进了宁州地界的元熹元大小姐,也只能压住心中由这雨势而顿生起的烦闷,令着身旁的丫环碧阑吩咐下去,暂且寻个避雨之所,令一众家仆用些吃食再说,虽则此时她这会儿只想着快些赶了堂姐家去,可自一路急切行来,直到进了这宁州界里,驾车的两位家仆之中,那上了些年岁之人已然有了疲态,因而还是趁着这细雨阻人之际就势歇息一时方妥。
  元熹自是未曾料到,她主仆几个方才远远见着了山脚下前方的凉亭,便眼瞧着那雨势忽就大了起来,由此也众人也只能匆匆地在此避上一时,尔后再寻他处落脚了,而待得她勉强在丫环照看下进得亭子躲雨才发现,身上的衣衫已是染了些许的s-hi意。
  跟着元熹这一路行来的仆妇俱是她在家中近身的丫环与妇人,便是那几位家仆也均是自小用惯了的,因此上她虽着眼前儿形容稍有些不堪倒还未觉得有何不自在。
  可谁知,她主仆几个才近得这亭子前方发觉,其中已然是有了一位男子于此避雨,自忖此时不好发那在家中的大小姐脾气的元熹也没法子,总不能要人将其赶出亭去吧?唯有如常地步入其内,想着寻了与那男子相距最远之处避雨。
  不料想,元熹这厢才想着要将身上太过贴服的衣衫拉扯平整之时,那男子却好巧不巧、状似无意地瞄了一眼她胸口处,本就正在懊悔今r.ì着的这件衣衫稍显薄透的元大小姐立时便在心内骂了他一句‘登徒浪子’,而后更是狠狠地瞪向了他。
  元熹这一眼直瞪得那男子面上现了些许的尴尬之色,立时便识趣地背过了身去,而后又微仰了头做出一副观看雨势如何的形状。
  其实元熹及一众人待到近前见了这男子的形容就知此人尚未及冠,算来应还是个少年郎,且是那等少见的俊俏人物,尤其是一双眼,生的甚是秀美,元熹自问自己这样貌在华州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了,可饶是如此在其面前也难以自夸,但谁让他举止有些无状了呢,心高气傲的元大小姐自是不会给这等轻浮之人好脸色的。
  “小姐把这个披上吧。”跟在元熹身后的碧阑倒是极有眼色,已然将个包袱中的外袍拿出为其披了,又将袍子前面的绑带糸了个紧,倒是堪堪遮住了那形状着实惹眼的浑圆高耸处。
  元熹自是有意地拽了紧衣衫,再将那袍子裹了个严,妖娆的身形就便立时遮掩住了大半,不过那自知讨了人嫌的少年郎却还是不敢有半点儿轻举妄动,只背对着她主仆几个,一眼也不肯乱瞧了。
  这场雨虽说此当口莫名地就狂急了些,可止的却也干脆利落,没过片刻那明晃晃的r.ì光便又重新照耀了四下里,元熹主仆几个见着这官道尚可行进,便就又勉强上路了。
  而待得元熹一行人走了个干净后,那少年方才松了口气踱自亭中的桌凳处倚坐了下来,闲适地观赏起了雨后的雁秀山,只是这清静不过才片刻,耳边便就闻得了阵阵愈来愈近的马蹄声,想来应是适才那气败坏之人回转了。
  “萧维,可以回府了”
  听得喊声的这萧维才起身出了亭子,便见得了衣衫已然大半s-hi尽的表哥唐铮,此时安坐于马上的他总算是眉眼带笑、身姿从容了,比之先时的怒愕跳脚不知得意了多少,看来那脾x_ing有些暴烈的青花骢终是被其追回降服了。果不其然,这会儿仔细瞧了眼他胯|下的骏马,确是比照两人先时来至这山下时服帖了许多。
  “怎费了这么些个工夫,害得我这腹中已然唱空城计了。”
  萧维平r.ì里与这舅父家中的兄长笑闹惯了,这会儿也不例外,揶揄之语在见得他如此痛快的神色后便就脱口而出,而来到他跟前后则忙忙地接了他递来的缰绳,牵过自己的红鬃马,仔细地抚了抚它的背脊,见上面果是已然有了不少的s-hi意,摸将上去便知除却雨水之外定是方才跑出了不少热汗,想来表哥方才真是下力气狠使了它一回了,不过也不能怪他,若不如此,如何才能追得回他前几r.ì才自舅父手中得的那匹良驹。
  “今r.ì就请你去盈ch.un楼可好?”唐铮对着表弟也一向拿不出多少兄长的模样,这会儿勒了下手里的缰绳站定后就向他挤了下眼,又心照不宣地勾起嘴角笑了笑。
  “怎佳人不曾有约么?”面上随即微红的萧维转过身去利落地跨上了马,明知故问地敲打表哥的这话才一出口后却又恍然大悟道:“该死,如今都已然可唤人家一声表嫂了。”
  唐铮如何听不懂他那话里的意思,不过对这等调侃却也浑不在意,只手一挥,一鞭就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萧维身下的马股处,自己则抱着看他出洋相的意思安然自在地微微一笑,倒是副俊朗翩然的好模样,尤其在这ch.unr.ì雨后的晴空下。
  “不是说要去盈ch.un楼么,怎还不快些跟上来,难不成要赖账?”身手迅捷的萧维此时连忙稳了稳心思,拉好了马的缰绳跑在了前面。
  这下子他身后的唐铮倒是被激在了当场,原想着那盈ch.un楼是个艳名远播的风流所在,前次萧维便因着其中的一位姑娘,其举止太过大胆热辣而失了主意手足无措,回到营中着实被营里的兄弟们取笑了一番,怎这会儿他倒没了那避之不及的意思了?难不成这小子是心口不一,倒又掂记起了人家?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