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大殷女帝 作者:繁华锦世(四)

时间:2020-05-21 23:31 标签: 古典架空
第139章 要搜凤宫 陈建兴又看了陈德娣一眼,见她脸色不好,他就想着赶快回去,让胡培虹进宫来陪陪她,哪怕只是陪着她,看她睡觉也行。 只是,刚走出寝门,还没来得及往寿德宫的大门走,守门太监就匆匆来报,说聂北来了。 聂北? 陈建兴倏然一愣。 陈德娣也紧
第139章 要搜凤宫
  陈建兴又看了陈德娣一眼,见她脸色不好,他就想着赶快回去,让胡培虹进宫来陪陪她,哪怕只是陪着她,看她睡觉也行。
  只是,刚走出寝门,还没来得及往寿德宫的大门走,守门太监就匆匆来报,说聂北来了。
  聂北?
  陈建兴倏然一愣。
  陈德娣也紧随着愣了一下,但很快陈德娣就收敛起了脸上所有的负面情绪,她知道聂北来干什么,昨天晚上就来了一趟,被她以吃饭为由堵在了门外,如今来这么早,想堵也堵不住。
  殷玄上朝,事必巨细,偶尔会把朝议拖到吃饭的点,可聂北每日只是听一些大事,收一些折子,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这个时候还远不到辰时,陈德娣自然不能再以吃饭为由把聂北拦在门外。
  就算拦了,他中午还会来,下午还会来。
  拦得了一时,拦不了两时,要面对的事情,终究还是要面对。
  陈德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对太监说:“让聂大人进来。”
  太监立马去门口传话,并打开门,放聂北进来。
  聂北带着勃律、李东楼和禁军们跨进寿德宫的大门,走到寝殿门前了,这才发现陈建兴也在。
  聂北眉头一挑。
  陈建兴原本是要走的,可一听聂北来了,陈建兴就想着聂北过来,八成是冲着那香料来的,他不放心,自要坐下来听一听,故而,又转身回了屋。
  原本他在坐着,如今看到了聂北,他就站起身,冲聂北颔了个手礼。
  聂北两手背后,笑着担了他这个手礼,等陈建兴垂下手,聂北问:“陈大人怎么会在寿德宫?”
  陈建兴道:“听说昨夜后宫闹鬼,我过来看看皇后。”
  聂北点点头,说的意味不明:“确实得来看看。”
  聂北说完,看了陈德娣一眼,他也没向陈德娣见礼,如果不代政,聂北大概也得虚拂个礼,毕竟陈德娣是皇后,可他如今代政,行使的是皇上的职权,那陈德娣见了他,得上前拜个礼的。
  聂北站在那里,看着陈德娣对他点了个头礼,有些敷衍,但聂北不计较。
  聂北没空跟这陈家的人虚与委蛇,他直言道:“今日来找皇后,是有一事儿需要皇后配合调查。”
  说完,不等陈德娣回答,又看向一边儿的陈建兴,语气不温不热:“我刑部要断案,陈大人想旁听吗?”
  陈建兴留下来的目地就是要旁听,但被聂北这么一问,他似乎又有些底气不足,可就这么离开,他也不甘心。
  陈建兴掀了掀眼皮,面不改色地说道:“聂大人这话问的我有些听不明白了,大殷帝国的刑部办案,没有说不能公开的,不管是事关谁的案子,也没说不能让别人听,就你们刑部自个关起门自个办了,我虽然不才,也算二品大统领,应当有资格旁听一下你们刑部办案的过程吧?或者,你们刑部办案,当真是自己关起门办自己的?”
  别的话聂北可以一概不听,但‘刑部关起门自己办自己的’这话可不能当作没听见,这么大一顶罪名扣下来,饶是聂北,也不免脸色冷了冷。
  不同的话搁不同的人身上,现不同的章义,这话要是别人来说,聂北还不会多想,可这话搁陈建兴嘴里说出来,聂北就不能不多想了。
  聂北如今断的案子,关乎到整个陈府,亦会连同烟霞殿一起诛连。
  这不是小案子,可以说,这个案子出,朝堂会塌陷一角,后宫亦会塌陷一角,陈建兴大概是知道的,所以拿这么一句话来怼他。
  关起门查自己的,那就是说,有罪没罪,全是刑部自个说了算,刑部想给谁定罪就给谁定罪,想给谁脱罪就给谁脱罪,联想到这个时候的局势,聂家和陈家已经杠上明面了,聂北代政不说,还一手掌管刑部,那句话好像就是在意指聂北一手遮天,拿陈府开刀,治陈府之罪的意思。
  聂北冷抿了一下薄唇,唇畔勾起冷笑,没什么情绪道:“陈大人想旁听,旁听就是了,刑部断案向来讲究证据,亦断的明明白白,不冤枉好人,亦不错放坏人,有罪没罪,全凭证据定夺,没什么不能听的。”
  陈建兴听着这话,眸底露出讽刺的冷笑,想着你刑部断案靠的是证据吗?还不是全凭你个人意志行事,夏途归那事儿才刚过去呢,你就在这里表里不一、欲盖弥彰。
  陈建兴冷哼一声,不应话了。
  聂北也不搭理他,只挑了一把椅子,坐在那里等华图。
  李东楼抱着剑立在聂北一侧,勃律抱着剑立在聂北后方,禁军们全部严阵以待,守在寝宫门口。
  华图来的很快,他跑到刑部衙门,拿了口供簿和画押笔泥就没耽搁地奔了来,进到屋内,看到那么多人,他先是怔了一下,然后慢慢的上前见礼。
  华图是刑部尚书,官居正二品,陈建兴是二品摩诃大统领,也官居正二品,虽然华图是新进官员,可也掌着实权,他只向陈建兴颔了颔首,这才向陈德娣虚拂了一礼,然后走到聂北跟前,跟他说,东西都拿来了。
  聂北点点头,指了旁边的一个椅子让华图坐。
  华图坐了。
  聂北伸手将袖兜里的荷包拿出来,递给李东楼,再让李东楼拿给陈德娣看,等李东楼接了荷包递给了陈德娣,聂北出口说:“这荷包是明贵妃送给皇上的,荷包没问题,但荷包里面的香很有问题,皇上临走之前将这个荷包给了我,当时皇上传唤过王榆舟,亦让王榆舟辨识过这荷包里的香,王榆舟说这香与婉贵妃所喝的箭伤的药会起冲突,时间长了,就可致命,当时照顾婉贵妃的两个太医是冼弼和祝一楠,而当今太医院的院正又是窦福泽,所以我就传了这三人,让他们也辨识一下,这香是不是真的可见缝c-h-a针地致婉贵妃于死,最后这三人给了一致的答案。”
  他说到这里,示意华图拿出昨天冼弼和祝一楠以及窦福泽的口供,给陈德娣看。
  华图站起身,将那张口供簿递给陈德娣。
  在陈德娣接手看的时候,聂北又道:“荷包是明贵妃送给皇上的,所以我也传了明贵妃问话,明贵妃说,这香是皇后给她的。”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