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胤煜]春水绕汴城.——濯之

时间:2020-11-15 19:16 标签: [胤煜]春水绕汴城. 濯之
《春水绕汴城》作者:濯之文案:少年李从嘉偶然结识了一位江湖侠客,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当即召他做了府上幕客,当男宠似的养着。?岂料这男宠根本不是什么柔顺乖巧的绵羊白兔,而是淬了毒的蛇、悬了钩的蝎,非但以
 《春水绕汴城》作者:濯之
文案:
少年李从嘉偶然结识了一位江湖侠客,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当即召他做了府上幕客,当男宠似的养着。
 
岂料这男宠根本不是什么柔顺乖巧的绵羊白兔,而是淬了毒的蛇、悬了钩的蝎,非但以下犯上以卑逆尊,把他压在身下日夜欺凌,还在最后关头给南唐惹出了滔天大祸。
 
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李从嘉暗搓搓地发誓,从今往后他与他就似那天上月与地上雪,空中鸟与水中鱼,他再也不会见他,再也不要爱上他。
 
真香。
 
 
【注】感情戏从第五章开始(华丽丽地错过了黄金三章),可直接跳读。
 
 
 
【食用指南】
 
1.历史衍生文,赵匡胤×李煜
 
2.年上文,攻受有十岁的年龄差
 
3.破镜重圆文,前期:资深流氓平民攻×温润如玉皇子受;后期:舔狗无下限皇帝攻×难得糊涂降君受
 
4.本文纯属虚构,与历史无关,与历史无关!仅借用了历史的一个大框架,人设、剧情大多为原创。考据党勿入,历史迷勿入,拒绝杠精。
 
5.本文雷点:拆官配,即历史中的BG向
 
6.这真的是个甜宠文……你相信我,你相信我!攻对受一直很好,以及两人其实一直都是两情相悦。
 
最后,祝看文的小伙伴们六六大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历史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煜,赵匡胤 ┃ 配角:周薇,宋氏,李仲寓,潘惟吉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敌军围城,弹尽粮绝;火连四野,哀鸿遍地。
  南唐,要亡了。
  宫女、太监们忙做一团,死的死,逃的逃,兵荒马乱,各自收拾细软另寻他路。
  他的歌姬、妃嫔们,躲在皇宫中最不起眼的一座宫殿里,瑟瑟发抖,连哭声都是细微的抽咽。
  她们会遭受什么样的命运?
  他又会遭受什么样的命运?
  李煜闭了眼,他不敢想。
  他还坐在尊贵的龙椅上,穿着明亮的龙袍,却早已没了帝王之姿,只剩下凄凉与落魄。
  偌大的宫殿里,除了他再无一人。
  宫殿外,名画珍宝燃起熊熊大火,火苗蹿出三丈高来,已渐渐侵噬到殿内。
  尊贵帝王的桌案上,摆着一壶酒,一盏酒杯。酒壶通体银色,火光照耀在上面,闪着微微的酡红,好看的紧。
  他伸手,握紧了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却因着手不稳,反倒撒了一桌子。
  李煜双手执着酒杯,遥遥望向宫外,声音嘶哑而低沉:
  “李从嘉,敬——远游之人。”
  喝下这杯酒,从此阴阳两隔,再不相欠。
  泪水悄无声息地划过他的脸颊,他哆哆嗦嗦地将杯沿往唇边递。
  然而,不等他喝下这杯酒,手腕处便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美酒已倾洒一地。
  他毫无知觉地向后靠去,眼神呆愣,蓦然间感到脊背竟已湿了一大片。
  击中他手腕的是枚玉佩,倒还温润,只是玉佩下的穗带已被大火焚烧殆尽,很明显是有人情急中刚从殿外的大火中捡出来投掷过来的。
  李煜眯了眯眼,缓过神来,看着殿下乌压压的一片人,个个一身鳞甲,却并非他南唐的将士。
  为首的那人一身戎装,神色刚毅,他向前一步,拱了拱手道:“李公子何必如此,人生本就苦短,何必自己为难自己?”
  曹彬顿了顿,继续道:“荣华富贵,还在汴梁等着您呢。”
  李煜几不可闻地苦笑一声,荣华富贵......这是要他做乐不思蜀的刘禅吗?
  李煜低下|身去,拾起已碎裂成两半的古玉,将它拢进了袖子里。
  “请吧。”
  押解他的途中,他看见了周薇。她正不顾一切地欲往火里冲,偏偏被几个老臣死死地拉着。
  “王后娘娘,您不能跳啊王后娘娘!”
  周薇死命地挣扎,边喊道:“她们都可以,为什么我不行?国将倾覆,别说皇室,就是朝臣亦当自戕!你们这帮贪生怕死的畜牲!别拦着本宫!”
  这场大火,是以他在殿前燃的那把名玩字画为信号点燃的。
  这是一个誓言。
  净德院八十名女尼,纷纷跳进火海,自焚以殉国。如今,她们的香魂已随风飘荡了。
  可他背弃了这个誓言。
  周薇一把抽出身旁侍卫的佩剑,架在脖子上,便要自尽。
  “薇儿!”李煜不禁大喊出声。
  周薇回头,看见了他的夫君。
  他的夫君,正被一帮敌军簇拥着,俨然已是一副投降的姿态。
  她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眼中渐渐浮现了浓重的失望神色。旁边的老臣忙抓紧时间,一把将她架在脖颈的剑给夺下。
  即使隔着老远,李煜依然能看清楚,周薇缓缓吐出的两个唇语:
  “懦夫。”                            
                                
                                      
                                
                            作者有话要说:
  小新人,小透明前来报到~
 
第2章 第二章
 
因文误国,因慈害国,我是南唐的千古罪人。
  夜里,李煜被梦魇缠身,一会儿是钟山上写意风流的岁月,那人抱紧了他,耳鬓厮磨;一会儿又是父皇驾崩,他懵懵懂懂被强推上皇位;一会儿又变成了净德尼院的熊熊烈火与其中夹杂着的僧尼的惨叫哭泣,最终的景象汇合成自己白衣白帽,匍匐跪地,将身为一国之君的尊严与骄傲踩在脚下。
  他在半夜惊醒,一身的冷汗,苦涩的泪不断流下。
  或许只有在一切已成定局,不可挽回时,自己才深刻的后悔起这半生倥偬,后悔不问政事昏庸无道,他甚至开始不可自抑地怪怨父皇当初为何将皇位传给自己,怪怨赵匡胤心狠手辣不肯顾念半分旧情。其实他心里也明白,如果不是他那么没用的话,如果是兄长登基的话,南唐如今会不会宗庙仍存呢?随即他又苦笑,兄长那样锋利的性子,只怕会更早地成为大宋的眼中钉肉中刺吧。
  李煜痛苦地捂住了双眼,再无半分睡意,枯坐到天明。
  拂晓时分,李煜走出了营帐。在隆冬时节光秃秃的枝丫背后,一轮红日刚刚升起,浑圆灿烂,勾的人心情不由舒爽了几分。
  “大帅有令,未得允许公子不得出去,公子还是进去再等等。”
  营帐门口,守卫持戟而立,目不斜视,公式化地陈述,将李煜刚刚好起来的心情瞬间打落谷底。再望那轮红日,竟无半分意思。
  李煜回了营帐,又过了几个时辰,方有人进来通报说大帅有请。
  李煜随手披了件淡青色暗纹对襟披风,向着茫茫风雪中走去。
  曹彬约了他在一座画舫上相见。
  那画舫还是他当初亲自督建的,采用的是苏式建筑,古朴优雅,浓淡相宜,韵味十足,黑白交错间尽是尊贵低调,宛如一幅水墨长卷。
  只是此时,李煜却犯了难。
  那画舫距岸上足有两三丈远,中间只有一独木相连,木头上堪堪能站一个人。
  李煜站在岸边,裹着披风,半晌毫无动作,心说上个船都要给他下个套,这曹彬也真是可以。
  不久,士卒们抬着木板过来,将那狭窄独木换掉,放上了更为宽阔的木板。
  李煜这才提袍上船。
  画舫宽阔庞大,然而出乎他预料的是,里面却没几个人,只主帅曹彬,副帅潘美,与零星的几个士卒们,连个端茶倒水的侍女童子都没有。
  那两个将军一身戎装站在船内,显然是已等候多时。
  李煜抿了抿唇,径直走到潘美面前,双膝跪地,行了个顿首礼。
  潘美一时没反应过来,吓得愣了一下,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竟生生受了他这一拜。
  “哎呀,李公子,这怎么使得?”潘美忙道,后悔不迭地苦叫,又忙作了个揖算作还礼。
  李煜淡淡一笑,“使得的。”
  他转过头,又要去拜曹彬时,曹彬赶忙拦了下,称道,“在下甲胄在身,不便答复,这礼就不必了。”他虽看不起李煜,可此人身份特殊又关键,加之天子暧昧不明的态度,因此李煜虽已是降臣,但他可不敢随便就让人跪拜自己。
  李煜点了点头,脸上是强撑起的一派云淡风轻。
  曹彬右手伸了伸,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公子,上座吧。”说完,也不等李煜,自己先落了座。
  潘美最后才坐下,看着二人已各占了东与南的位置,眉角抽了抽,向北而坐。
  曹彬给自己斟了杯茶,也不看李煜,慢慢饮着,潘美先给李煜倒了杯茶,自己也倒了杯。
  三人都不说话,一时间气氛沉默得有些尴尬。
  直到喝完了手中的一盏茶,曹彬才慢慢开口,“公子可回宫里置办些行装,三日后船队出发。”
  潘美直接傻眼了。
  李煜敛眉,低声道:“如此……多谢将军了。”
  “不必。”曹彬顿了顿,又道,“汴京不比金陵繁华,阁下到了大宋也不比在南唐衣食无忧、富贵荣华,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之类的,阁下不妨多带些。”
  李煜点头,“多谢将军提点。”
  等李煜下了画舫走远了,潘美才转头,直勾勾地盯着曹彬看,那目光活似能把曹彬戳个窟窿。
  曹彬被他盯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干巴巴道:“仲询,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潘美深吸了口气,咬牙切齿,“你干嘛让他回去?”又不解气的继续道,“你怎么能让他回去呢?”
  “你居然会让他回去?”潘美满脸的不可置信。
  曹彬皱眉,嫌恶又糟心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为什么不能让他回去?”
  潘美崩溃,“他可是官家明文钦点要保下的人啊,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官家不得活剐了咱们?!”
  “不会。”曹彬摆摆手,“你没瞧见他刚才那怂样,连个独木桥都不敢过,就他那副惜命的架势,打死我都不信他回去敢自杀。”
  “他要是真有那勇气,早在咱们来之前就把那杯毒酒灌肚子里去了。”
  “话虽是这么说吧……”潘美皱着眉沉思道,“可人不在眼皮子底下看着,总觉得不放心……”
  曹彬翻了个白眼,道:“我看你比他还惜命。”
  “废话!”潘美回呛他道,“老子走到现在容易吗?这行军打仗朝不保夕的,要是因为这个被砍了头,那我不就冤死了。”
  曹彬听到这里,却忽然叹了口气,“官家对南唐国主,未免太过重视,甚至说出那样寒臣子们心的话,我只怕……”
  “只怕什么?”潘美接道。
  曹彬摆了摆手,“没什么。”
  “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潘美拖长了声音说出曾经流传甚广的一句民谣,“没什么不好说的。”
  “我是不信!”曹彬怒道,“且不说圣上贤明仁厚,就说那李煜,长的好看归好看,可那也是快四十岁的老男人了,陛下是瞎了眼了还是蒙了心了?”
  潘美凉凉地看了他一眼,心说你这话我可记住了。
  “行了,不说这个。”潘美转了个话题,“待会儿我派两个人去盯住他,总归把人完完整整地送到京城,完成咱差事就是了。”
  临分别时,潘美不放心地提点道,“国华,有些话……回了京城,可就不敢随便说了。”
  妄议天子家事,毕竟是为臣者的忌讳。
  曹彬点头,“放心吧,我知道。”
 
第3章 第三章
 
回去的路上,潘美裹紧了披风,想起了离京前与天子的那一番谈话。
  赵匡胤在公事公办地嘱托了他与曹彬不可屠城,不可冒进等一番话后,却忽然摒退了侍从,语含机锋地交代了几句。
  当今天子宽和仁厚,从不轻易贬斥朝臣,就是有些不大好听的话那也是委婉着拐个弯地说,比如“朕实在是担心有一天你们的属下也会把龙袍披到你们的身上。”因此在听到皇帝说“如果南唐国主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也就不用回来了”时,他心内陡然一惊,倒不是他托大,只是他与曹彬的确算得上是朝廷上的重臣,又跟随帝王多年,尤其是曹彬,身份尊贵,能力又强。战乱年代,武将要比文臣有用的多,再加上皇帝早些年又罢了一堆功劳太过的开国武将,如今朝堂上堪当大任的武将更是紧缺珍贵,曹彬则是其中的翘楚。排兵布阵,正奇兼用,曹彬称第二,朝堂上怕是没人敢称第一。
  这样的两个重臣,皇帝都尚且丝毫不留情面,可见那人在皇帝心中的份量。
  潘美苦笑,心说他还是莫关心这些宫闱秘事了,早点回家抱儿子才是正经。
  李煜回到宫里时已是傍晚,暮色四合中,皇宫里的灯火悄然亮起,仍似旧时的辉煌承平。
  他踌躇了片刻,往柔仪殿走去。
  宫殿一片漆黑,四周阒寂,不见人影,竟成了皇宫中难得的寂静之地。李煜迈步进了殿内,只见一室的冰冷,瓷器、绫罗的碎片洒落一地,奇花异草也全都被撤走,花窗边站立着一个朦朦胧胧的人影,孤绝而萧瑟。

  周薇偏过头看他,“夫君。”
  她生的极美,正如姣花照水,月中聚雪,再加上偶尔少女般的烂漫,端的是清丽雅致,玉洁冰清,与其姐娥皇是不一样的两种美。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