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知我者谓我心忧——晋咸

时间:2020-11-15 19:16 标签: 晋咸 知我者谓我心忧
《知我者谓我心忧》作者:晋咸??文案?他是楚国三王子,整日游手好闲,纵情玩乐,人送称号“颍乐侯”。他师从名震天下的逍遥子,白衣如画,清贵无暇,人送称号“山中公子”。世间之事姻缘巧合,当游戏人间的纨绔王
 《知我者谓我心忧》作者:晋咸
 
 
文案
 
他是楚国三王子,整日游手好闲,纵情玩乐,人送称号“颍乐侯”。
他师从名震天下的逍遥子,白衣如画,清贵无暇,人送称号“山中公子”。
世间之事姻缘巧合,当游戏人间的纨绔王子遇到清贵无瑕的白衣公子,彼此的人生就此改变。
老谋深算流氓帝王攻×温润如玉谦煦温雅相国受
 
 
看文指南:
这是一个整日游手好闲的纨绔王子扮猪吃老虎的故事。
这是一个乱世之中知音彼此之间惺惺相惜的故事。
这是一个楚王携手楚相带着楚国子民走上富强民主文明和谐道路的故事。 ――――――分割线――――
楚云祁:我以九州山河为聘,邀兰君与寡人共享春秋繁华,可好? 
苏珏:还没到最后,苏珏怎会让你输? 
生逢乱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不容易的,楚王与相国这一曲荡气回肠的恋歌,虽无法记入史册,但也足以让人扼腕叹息。
楚云祁说:“寡人要赠公子一张琴,以岭国伽沱木为材,以陈国天蚕丝为弦,以熙国紫檀为雁足,以楚国卞玉为十三徽,琴名唤作――春秋!”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没有兰君的楚云祁,不知何为君临天下。
 
PS:该文是架空历史,此楚国非彼楚国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云祁,苏珏 ┃ 配角:景明,凤清,梅灏,荀言 ┃ 其它:
 
卷一:变法
第1章 其雨,其雨,梨园之东
      商幽王二十四年,倾,宋卫,陈,姬四国于倾国章台相王,四国签订合纵谋约。
      楚王大怒,于商幽王二十五年三月底,派楚将曲乘风率领十万大军攻打倾国濮城,倾成王派鬼手景明帅八万将士守城。
      该年五月,楚军战败,死伤近七万。
      楚国颍城。一阵清脆激烈的马蹄声如急雨而来,惹得路上行人连连躲避。
      马上是一黑衣男子,看年龄也不过弱冠之年,马儿堪堪两个转弯,骤然之间骏马一声长啸,急雨般的马蹄声顿时收敛,停在了一所府邸门前。
       那男子翻身下马,大踏步向府里走去,立在朱门旁的侍卫也不加阻难,由男子旋风般走了进去。
      朱门顶端挂着一匾额,写着“颍乐侯府”。
      男子很熟悉颍乐侯府的情况,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来到一间书屋前。
      男子放慢了脚步,他的神情也变得庄重起来,走上台阶,男子正欲行礼,只听屋内传来一个声音道:“进来吧,无需多礼。”
      男子抱拳行了一礼,推门跨了进去。
       那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刚及弱冠之年的男子。
      男子手握一卷书立在窗前,他头戴白玉冠,身着金线绣绘的凤凰图案的黑色华服,腰间坠一通身血红的玉,单单是散漫地立在那里,男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王霸的气度,器宇轩昂,如孤松独立。
      “侯爷,曲将军战败,死伤……近七万。”男子走至他身前,抱拳行礼道。
      闻言,他握着竹简的手倏地攥紧,良久,他叹了口气道:“也罢,早就劝过父王切莫冲动,此次战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只可惜了那死去的将士们――范夤,去将府上的钱财清点一下,分发给颍城参加此次出征的将士。”
      “是,侯爷。”范夤点了点头,行礼之后转身离开。
      待范夤离开后,男子转身在书桌旁坐下,眉宇间透着别样英气,剑眉斜飞仿佛入鬓,那双眸子就像沉着一汪深潭,又仿佛装着整片星夜。
      他提笔着墨,于绢纸上写道:天时坠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复原野。出不入兮往不返,平原忽兮路超远。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力透纸背,方圆兼备,藏锋处微露锋芒,露锋处亦显含蓄。
      待最后一笔落定,男子搁笔,微叹口气,换了件黑色金线衫,起身走出书房。
      男子刚才的王霸之气荡然无存,随之而来的是一副散漫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一游乐人间的纨绔子弟,若不是他眼眸里透出的犀利,还真的会让人觉得他就是个玩世不恭之人。
      男子一边悠闲散漫地走,一边高声唤道:“瑶儿,瑶儿,随本侯去沉香楼玩玩去,本侯想楚楚姑娘了。”
      “要去你自己去,沉香楼那个老女人恶心的紧。”
      一个少年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他身着淡黄色衣衫,古灵精怪,一对杏仁眼盈着可爱,但是若仔细去看,会察觉少年眼中的锐利来,这显然是个轻功高手,哪里是个娃娃!
      “哎哎哎,别这么扫兴嘛,走了,瑶儿。”男子笑了笑,毫不费力拽着人就走。
  “楚云祁你放开我,老子自己会走! ” 少年面容狰狞,吼道。
      楚云祁在少年将一把暗器扔过来之前,很适时地松开,然后好整以暇地靠在颍乐侯府的朱门上,看着发飙的小野猫儿。
     “走吧,别让沉香楼的妈妈等急了。”楚云祁挑挑眉道。瑶儿瞪了他一眼,很不情愿地跟着楚云祁离开。
      楚云祁倒也不急,一手提着不知从何处买来的酒,一边喝一边在街上踱步,他就那么三步一停地逛荡沉香楼前。
      “哎呦~侯爷来了。”一个衣着鲜艳的女人一步三扭地走到楚云祁面前,笑着说道。
      那声音,一转再转,隔着老远,都能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女人上前,油腻的手抚上楚云祁的胳膊,脸上的粉随着她的笑声扑簌簌地往下掉,站在楚云祁身边的瑶儿一脸的厌恶。
   “侯爷今天来迟喽,楚楚姑娘已经等候多时。”女人笑着,拉了楚云祁进去。
    “几天没见,妈妈是越发显得沉鱼落雁了。”楚云祁转头看着老鸨,认真道。
    “哎呦,都一把年纪了,还沉鱼落雁,侯爷这嘴是吃了蜂蜜呢。”
      老鸨嗔怪,妖媚地瞥了他一眼,伸出手在他脸颊上拧了一把,笑着将他带到沉香楼后院的一间屋门前,推了他一把,笑道:“楚楚就在里面,侯爷进去吧。”
    “有劳妈妈了。”楚云祁将一袋钱递给她,转身和瑶儿进了房间。
      那老鸨颠了颠重量,乐开了花,心满意足地扭着身子离开。
      房间布置的很简单,一位身着紫衣的女子正在抚琴,素手轻拨,琴音空灵,微风吹拂着白纱,女子如出水芙蓉,美丽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楚云祁也不打断,在一旁的木椅上坐下,闭眸小憩,待琴音终了,才缓缓睁开眼来。
    “公子。”楚楚起身,缓步走至楚云祁面前,行了一礼,人如其名,楚楚动人。
    “不必多礼。”楚云祁收了那玩世不恭的模样,正色道。
    “这是公子让我查的人。”楚楚从怀中拿出一方手绢,递给楚云祁,楚云祁接过展开,快速地扫了几眼,冷笑一声,将手绢收入怀中起身对楚楚行了一礼,道:“多谢楚楚姑娘,在下告辞。”
     “公子!”楚楚拉住楚云祁,柳眉下一双眸子盈着泪光,整个人看起来娇美可人。
       楚云祁回头看向她,楚楚慌忙松开拉着他衣襟的手,垂眸转身,不再言语,楚云祁也不追问,道句“告辞”,便转身离开。
      两人出了屋子之后,又被老鸨拉住喝酒,待月上柳梢,两人才带着满身甜腻的脂粉气和酒气离开。
      江南多雨,这会析淅沥沥竟下起小雨来。千家灯火笼罩在烟雨中,透着淡淡的安详。
   “我说你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楚楚姑娘的心意你真的一点也瞧不出?”瑶儿瞪了楚云祁一眼加快了脚步。
    “我一个纨绔子弟,可配不上那么好的姑娘,还是不要耽搁她为好。”楚云祁无奈地笑了笑。
     “你……”瑶儿叹了口气,看见他向西走去,快步上前拉住道: “你是不是喝醉了这不是回府之路。”
     “我有说要回府了吗?”楚云祁拍开他的手,继续向前走,一边走一边朝他挥挥手道:  “小爷今晚高兴,去那醉花缘转转。”
     “这都下雨了,你还去戏院浪!”瑶儿气急朝人吼道: “老子没那么多闲功夫陪你玩!!”说究,转身离开。
     楚云祁也不在意,笑了笑继续向西走。渐渐向里走,进了一个巷子梨园戏子咿咿呀呀的唱腔传来,地面已经很滑了,楚云祁一边走一边向人打听“醉花缘”所在之处。
     楚楚姑娘给自己的手绢上写着,卫三整日混迹戏院,尤其喜欢出入“醉花缘”己此番前来,就是要探探这卫三,怎奈楚云祁对戏曲不并上心,这戏院还是头一遭过来,便显得捉襟见肘。
     突然前面一声马嘶,见一轺车飞也似地行了过来,醉花缘巷子颇窄,楚云祁来不及躲闪,栽了一跤,沾了一身的烂泥。
      他正要起身,只见那轺车上的人提着个灯笼探出身来,粗声粗气骂道:“是哪个狗杂种敢挡老子的路?!给我打!”话音刚落,车夫便提着马鞭跳下车来。
      楚云祁皱了皱眉,向轺车望去,灯笼的光打在那人脸上,粗短的眉毛下一双眼睛凶神恶煞地瞪着自己,肥胖的脸让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是滑稽,正是他让楚楚搜查的人――卫三。
       刹那间,楚云祁心生一计,于是已经握在剑柄上的手缩了回来,由着那车夫一鞭一鞭抽打在自己身上。
      “哎呦,哎呦,大爷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楚云祁在地上翻滚着求饶,那马鞭抽打在他身上,在小巷里让人听得胆战心惊。
     “给我打,往死地打。”卫三恶狠狠地吼,不知是谁家孩子喊了一声“官兵来了”,那卫三怕牵扯到官府,急忙唤了车夫回来,驾着车匆匆离开。
     那些鞭子打的可不轻,楚云祁忍着伤痛正要起身,忽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得装昏死,躺在烂泥中。
     他感觉那脚步轻缓地走到自己身边,然后一只温软的手探到自己脖颈处,只听那只手的主人道:  “还好,还好我们来的及时。”
      那声音犹如三月春风拂过柳林般缓和,能让人顿时安静下来,又像春风拂过冰面般和煦。楚云祁差点没忍住想要睁开眼看看这声音的主人。
     又听一个还显稚嫩的声音道:“还是公子聪颖,谎报官兵来了,吓走那恶人。”声音里透着对那所谓的“公子”的敬佩之情。
      “行啦,云儿,我们想办法把他搬回家去,他伤的这么重,得尽快上药才是。”那位公子说着,拽起楚云祁,把他搬进自己家中。
     直到楚云祁感觉有人在解自己的衣服,他才装模作样地□□着睁开眼睛。
    “你醒了。”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正关切地看着自己。在看到少年的瞬间,楚云祁脑海中中浮现的第一个感觉便是:清绝出尘。
     白衣少年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幅水墨画,一点点晕开笔墨,缱绻了时光,又像空谷幽兰,凝固了月光一般的恬淡,似乎他就那么静静坐着,时间都会为他停止,此时蜡烛橘黄色的光笼罩在少年周围,说不出的安静,楚云祁觉得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便是对少年最好的描述。
      一眼万年。
       那白衣少年见楚云祁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浅浅一笑,道:“阁下的伤口需要及时清理。”
 
 
 
 
 
 
 
 
 
 
 
第2章 疗伤
          楚云祁回过神,挑眉轻笑道:“那就有劳公子了。 ”
       被少年这么一说,他这才感觉到伤口正火辣辣地疼,他顺势躺了下来,嘴角噙笑,看着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向他点了点头,浅浅一笑,转过身唤道:“云儿,将我调制的伤药拿过来。”
     “哎,来了。”
       人未到声先到,只见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男孩走进来,孩子穿着靛青色的衣服,头上扎着洗的有些泛白的靛青色的头中,显得调皮可爱。
     白衣少年接过伤药,轻放在床边,拿了把剪刀,转头对楚云祁道:“我要剪开伤口旁边的衣服,可能会触及伤口,阁下忍一忍。”
      楚云祁点点头,目光落在少年的手上,那双手白皙修长,如白玉般在烛光下透着莹润的微光,让人不由得想握在手里,暖在心尖。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楚云祁问。
     “你竟不知我家公子是谁?你是从外地来的吧。”云儿很惊讶地看着楚云祁道: “整个颍城没有人不认识我家公子的。”
      楚云祁听罢,一丝凌厉在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下一秒他便哭丧着脸,向云儿哭道。
   “不瞒二位,我是从国都鄢城来经商的,这不去醉花缘听了场戏,还被人莫名其妙打了一顿,唉――这年头没个安生日子过活。”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