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皇妃是个女装太太怎么破!——突然笑死

时间:2020-11-15 19:16 标签: 突然笑死
《皇妃是个女装太太怎么破!》作者:突然笑死?文案:穿来的女装大大名池锦,性别男,只想在宫里苟完一生。生存准则:绝不招惹皇帝。为什么?因为他靠女装当上皇妃,嫁给了皇帝啊!可当披着马甲出宫
   《皇妃是个女装太太怎么破!》作者:突然笑死
 
  文案:穿来的女装大大名池锦,性别男,只想在宫里苟完一生。
  生存准则:绝不招惹皇帝。
  为什么?因为他靠女装当上皇妃,嫁给了皇帝啊!
  可当披着马甲出宫浪的池锦发现,肚子越来越大时,整个人都惊了。
  跑又暂时跑不了,只能回宫躲着偷偷养胎。
  每天要为狗皇帝挡枪挡箭,还要努力收腹藏肚子。
  池锦:这日子真是没法儿过了!
  从宫外乔装暗查归来的燕庄泽很头疼,他的心上人不见了。
  几番调查之下,机智的皇帝又发现……
  他从未碰过的花瓶皇妃怀孕了?
  而自己不知所踪的心上人,似乎跟着那皇妃跑了?!
  燕庄泽:“我的心上人和妃子在一起了,我该怎么办。”
  池锦:“我跑了,告辞。”
  ps:生子文,攻受双马甲!
  作者文案废,看正文吧。
  两人宫外相遇,攻受互相不知对方真实身份。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锦 ┃ 配角:燕庄泽 ┃ 其它:
 
    作品简评:女装大大穿成燕国男扮女装的皇妃池锦,幸运的是这个皇帝对后妃并不感兴趣,就在池锦以为自己能在宫里混吃等死时,他却发现原身似乎并不简单,勾结敌国试图造反的家人,寝殿里通往宫外的地道……池锦换回男装出宫暗查,企图绝境中求生,却意外同白龙鱼服的皇帝有了交集,怀了对方的孩子,这下怎么办?只能瞒着赶紧跑路!本文虽是古代朝堂文,但涉及的反叛情节比例并不重,文中攻受也不知道对方的另一重身份,池锦要在困境中寻找脱身之法,同时还要藏着肚子里的孩子,其间的趣事狗血又不失特色,甜宠时又带了些小波折,情节跌宕起伏天马行空,语句干净利落,人物性格十分鲜明,不失为一本可读的佳作。
 
 
第一章 燕国皇妃是男子
  城中心处,这里不像城北临近皇宫权贵无数,也不像城南人来人往商贩聚集,这里距离各个城门都不近,倒是成了燕城最清净的地方。
  这里小巷繁多,四通八达弯弯绕绕稍不留神就能迷路,每个巷子里都有十好几户人家紧挨着,三室一厅独门独栋的小院子,平日里邻居大娘凑在一起唠嗑,倒也还算是静中取闹十分和谐。
  王大妈吐了口瓜子皮,眼睛边往右瞥边八卦道:“听说最里面那屋有人住了,还是个小公子呢。”
  另一个大妈打笑道:“哎哟你才知道啊,人家都来了快一年了。”
  “我见过,长得可俊了,听说李家那姑娘时不时就去蹲点看人呢。”吴大妈捂着嘴闷笑,眼里全是到了年纪就自动生成的八卦光芒:“你们说那院子几十年年没人住了,怎么突然就有人给买下来了?”
  王大妈继续大把嗑着瓜子,满脸惋惜到:“管他呢,反正那钱咱们拿不到。”
  “也是,那李老头也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白拿捏住了一处宅子,死了也给后人留大笔钱……”
  而此时她们口中的那处宅子里,卧房内一处地板正发出咚咚咚的敲击声,放在地板上的木墩被震得不住抖动,而屋内却是空无一人。
  地板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大,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下面不断顶撞,终于,地板松动了。
  木墩被撞得倒在一旁,地板半开里面是一双明亮的眼睛正鬼鬼祟祟查看周围情况,待看清楚外面门窗紧闭无异样后,眼睛的主人这才用力将地板掀开。
  池锦穿着一身宫女服钻出地道,他梳着最普通的发髻,汗湿的发丝些许黏在了微圆又秀气十足的脸蛋上,凝脂白玉般的肌肤因剧烈运动而染上一丝绯红,有神的双眼让他更显得明艳动人,简直是个可爱小美女。
  但……他真的是个男的。
  “呼,终于出来了。”属于男子清冽干净的声音脱口而出,尾音处稍有些软但并不会让人认错性别,刚才那一瞬间的乖巧少女感也瞬间崩塌。
  妥妥的一个男扮女装的小公子。
  池锦用袖子大大咧咧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长长舒了口气,待看到一旁倒地的木墩后眼里闪过了然。
  原来是木墩压着地板了,怪不得推不开。
  把木墩扶起来坐到木桌旁,动作豪放地灌了两大杯白水翘着二郎腿,他可是从宫里走到了城中心。
  稍作休息后,熟练地从旁边的衣柜里挑了一套月白色的男装换上,又拿出一张手帕沾了水往脸上抹,再拿出胭脂水粉套装加深了脸部轮廓。
  动作流畅熟练毫不慌张,可见这事经常干。
  几分钟后,一个轮廓分明的男子模样出现在屋里,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虽然脸还是有点圆润,皮肤也好的不得了,但在卸去那些用来修饰轮廓的脂粉后,这就是池锦的男子原样,与女装模样的差别不是一丁半点的大。
  至少除了轮廓眼睛有些外,其他地方池锦自己都看不出来破绽,这就是女装大佬的能力。
  池锦双手使劲揉搓了下脸颊,对着铜镜不满道:“吃得太好又胖了。”
  梳着简单公子髻,嘴角含笑衣玦翩翩佳公子不过如此,而两只圆而亮的猫瞳里满满的神采,让他比之那些温润公子又多了几分活泼之气。
  简单来说便是——不像是个安分的主儿。
  将宫女服小心藏在柜子暗格中,池锦用扇子遮住自己,小心谨慎地避开所有人的视线离开了巷道,往隔壁街道的一个小医馆走了过去。
  燕城的初秋格外凉爽,大多数人都喜欢在这个时节出来闲逛,整个城都是一副繁华的景象。
  新帝才登基一年,燕国各方面水平就有了显着提升,随便往大街上走一走,都能不断听到有人夸赞新帝是明君,今年秋又是怎么样一个大丰收。
  池锦从医馆晃晃悠悠走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把红枣,一颗接一颗塞进嘴里鼓囊囊的,本来就有些圆的脸看起来更圆了。
  秋风已经带着些许冬天的味道,比夏天凉了不少,将池锦白生生的脸吹得有点泛红,一双猫眼炯炯有神,里面闪烁着亮光,不住往街边的小摊上左瞧右瞧。
  即便他来这里已经一年了,对街上层出不穷的小玩意儿还是非常感兴趣,百看不厌,每每都会感叹古人智慧。
  池锦原名池烬,一年前魂穿到这个陌生的朝代。
  烬,燃烧后剩下的灰烬,没想到前世的池锦最后就是葬身火海,死后一睁眼便成为了现在的池锦,将在这个世界继续活下去。
  一想到自己的穿越大事,池锦上翘的眼尾都忍不住耷拉下来,因为……他穿过来的身份居然是男扮女装骗婚进宫当探子的燕国皇妃!
  还是燕国唯一一个本国的皇妃。
  一来就背上欺君大罪这口大锅的池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男扮女装就男扮女装吧,反正自己上辈子也有女装的爱好,平日里还会自己化妆,毫不谦虚地说他也是个女装大佬了。
  但事情并不如此简单。
  他刚睁眼的时候原身正躺在地上,摔倒后才撞到了床头的扶手,脑后多了一个大包还流着血,浑身冰凉手脚僵硬,出气多近气少,那种濒死的感觉让他错以为自己还处在火海中不能呼吸。
  池锦估计就是这一撞把原主撞没了,倒是让他来到了这个世界。
  张大嘴努力平复呼吸,小心挪动让自己平躺下来,好不容易缓过气来恢复了点力气后,他偏头看向那张作孽的床,惊了。
  本来就剧痛的脑壳,更痛了,待看清床上的景象后池锦哆嗦着惨白的唇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床上多了一个洞,一个黑黝黝的大洞,似乎是个地道……
  这绝对不是一场简单的穿越!他嗅到了坑人的气息。
  还没等他弄明白这个洞是怎么回事,外面就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娘娘,皇上派来的公公说今晚……不来了,让您早点歇息,需要奴婢进来服饰吗?”
  宫女的话就像是个开关,打开了池烬的记忆,原主名池锦,池家独女(子),从小被以女子装扮长大,十八岁成年后嫁给燕国皇帝燕庄泽,成为燕国唯一的本国皇妃,就在刚才听到外面宫女说皇上要来了,原身一个慌乱摔倒撞上床头地道开关身亡……
  池锦无力地按了按眉心,看到手上大红衣袖后心中一阵烦躁,强行镇定提起一口气道:“你……你先退下吧,我知道了。”
  第一个你字声音浑厚了些,随后池锦靠着身体记忆伪装出女子嗓音,倒也还算方便。
  待梳理完全部记忆后,池锦感觉自己更头疼了,脑后的包似乎都大了些。
  不如烧死在火里算了:)
  女装当皇妃就不说了,装得好的话还能苟在宫里大鱼大肉,但记忆中原身居然还是谋反队伍中的一员!他家里更是全员谋反……我谋反,我全家都谋反。
  好的,没活路了,自古谋反的几个能有好下场,更别说燕国新帝刚登基一年就让全民臣服,本身又是从军营里浴血杀出来的皇帝,手段狠辣又凌厉,就像一头久经蛰伏后奋起的雄狮。
  此时造反岂不是送上门找死吗?
  至少池锦是打心眼儿里不愿意,好好地当一条咸鱼吃喝玩乐不好吗?不管这辈子还是上辈子他的梦想都是做一条咸鱼。
  好不容易接受现实后的他也就那么苟着,在宫里小心翼翼养了半个月伤后总算是重活了过来,算了来都来了,反正都死过一次还怕第二……抱歉还真怕:)
  又小心翼翼地过了几天,确定了那个神秘地道没有危险,偷偷进去也没遇到其他人,并且出口是宫外的空房子后,便隔三差五往外跑,追求在有限的二次生命里过得畅快。
  这个宫中密道便成了池锦女装皇妃后的第二大秘密,也不知道是谁修的,反正他从池家带来的那点银钱,都用来买地道出口处的宅子了。
  也就是城中心胡同最深处的那个院子,方便他以后随时出宫换装,换个身份换个性别随便浪。
  反正女装一脱洗掉那副妆容,再换上男装修修轮廓画画眉,他相信池家人看到了都认不出来。
  出去逛逛说不定还能找找谋反证据,以后好向上头的人投诚保命,这是池锦给自己定制的保命洗白计划。
  然而这个计划一定就是一年,一年过去了,池锦也没找到多少有用的保命证据。
  今天,安耐不住宫中无聊的池锦又偷跑出来了,也不知道是找证据还是出来玩的。
  摸着自己白且带点圆的脸,含着枣核长叹口气,不愧是吃得好还当女孩养大的啊,他上辈子阳光帅气的模样再也回不来了。
  吃完手里的大红枣,结束悲惨回忆的池锦从兜里掏出一小块儿好不容易在宫银上砸下来的边角,买了个煎饼,边逛边吃得香喷喷的。
  得过且过,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的,不行那就两顿。
  少年睁大眼睛认真地咬下一口厚实的煎饼,脸上泛出满足的笑,眼睛都亮了起来,想吃到了鱼的小猫,让人无端觉得那份煎饼一定格外好吃。
  吃着没注意,池锦走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偏,四周的行人也越来越少。
  三两下吃完最后手里的煎饼,池锦抬起头来,看了看已经没什么行人的四周,看到不远处的大宅院,了然道:“原来是走到郡王府来了。”
  燕国如今唯一的郡王府,在其他和皇帝作对的人都死了的情况下,这位年轻的郡王就是唯一幸存的了。
  池锦私底下觉得,燕国皇帝会把这个郡王留着不杀,只是因为这个郡王真的很废,完全构不成威胁还能彰显陛下仁慈。
  郡王无能不管事,府上收入全靠微薄的俸禄不说,郡王还风流成性纳妾无数,辉煌府邸很快就破败下来,仆人丫鬟走的走卖的卖,现在郡王府大半的院子都荒废着,根本没钱支撑硕大的府邸。
  甚至连郡王府附近的街道都冷情许多,有些地方甚至几乎没人经过。
  比如池锦现在站的这里。
  空荡荡的街道只有几颗柳树在招显活力,没有人气也没有乐趣,就见走访叫卖的小贩都不愿意光顾这里。
  池锦皱了皱鼻子,这里并没有什么好逛的,正准备往回走,突然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些许杂乱不清晰的说话声,似乎……还夹杂了点哭喊声。
  池锦精神一震,“让我来!”这三个字蹭的在脑海里蹦跶出来。
  来这里的一年里,他最喜欢的可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一年前他还靠顺手帮忙收获了中医朋友和红颜知己,原身是池家独女(子),池家又是将军出身,会点武功救人打架的时候不要太爽!
  放轻脚步贴近墙根站定,凝神仔细辨别了下声音传来的方位后,池锦顺手从路边捡起一根木棍朝身后的胡同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作者微博:晋江-突然笑死
  接档文预收:《皇上,这狗有了!》:???可我是公的啊!
  文案:
  某受在小说下评论:舔狗一无所有!
  慷慨激昂痛快淋漓,可他还没痛快一分钟,就穿越了。
  穿成了那本小说里一只濒死的白毛小狗。
  他趴伏着虚弱地想:难道……我真的错了?
  在危机四伏的深深皇宫中,变成奶狗的受如履薄冰,东躲私藏。
  痛定思痛的他,决定改过自新做一只真正的舔狗。
  紧紧抱住皇帝的大腿,尾巴摇起来!汪汪!
  某受的努力最终有了回报,他成了宫里最靓皮毛最油光水滑的狗崽!
  谁说舔狗一无所有的?明明是应有尽有!
  可正当他得意真香之时……
  太医:回皇上,这狗……怀了。
  某受:???可我是公的啊!
  皇帝是个勤勤恳恳好皇帝,每天生活按部就班,一切都像既定好的一样。
  后来他养了一条狗,宝贝得不行,谁也不让碰。
  生活自此有了颜色,多了欢乐,一切都很美好。
  直到有一天,太医告诉他御宠怀了崽……
  ps:轻玄幻生子文,慎入。
  原名:皇上,这狗有了!
  本文“舔狗”无贬义,舔皇帝=真舔+乖巧

  受会变成人,只是自己不能控制。
  那什么时受是人!人!人!不是那啥……
  求收藏
 
 
第二章 街头抢劫
  这似乎是一条死胡同,最深处不知为何光线被挡一片昏暗,一眼看不到尽头。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