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求生——ATMAN

时间:2020-11-15 19:16 标签: 求生 ATMAN
《求生》作者:ATMAN文案:起初,小王爷的救命恩人告诫他只有做好事才有的话路。于是,作恶多端的小王爷摆起了粥摊子开始行善……后来,小王爷的救命恩人奉劝他只有跟他做交易才能有甜头。
   《求生》作者:ATMAN
  文案:
  起初,小王爷的救命恩人告诫他只有做好事才有的话路。
  于是,作恶多端的小王爷摆起了粥摊子开始行善……
  后来,小王爷的救命恩人奉劝他只有跟他做交易才能有甜头。
  于是,聪明狡猾的小王爷终于出卖了色相开始做买卖……
  再后来,小王爷的救命恩人胁迫他只有叫的好听些……
  于是,守身如玉的小王爷终于做了下面那个。
  PS:这是一个短命受受和不老不死攻的故事。
  诗阳:我这个人很倒霉
  关月:无碍
  诗阳:我疯疯癫癫,心智不全,作恶多端
  关月:无妨
  诗阳:我……短命鬼
  关月:正好我匀点给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传奇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诗阳,关月 ┃ 配角: ┃ 其它:小悬疑,小鬼怪,小可爱
  此一时
 
 
第1章 求生(1)
  守昌国,疆域辽阔,地大物博。
  简单说,就是大。经过几代皇帝的征战和兼并,中原、江南、塞北、岭南,共九州,四十五郡全被囊括进版图内。
  但这疆域大,也有不好的地方。
  比如吧,皇帝在皇城下了一道密旨,由已经坐在快马上的骑队将士带走,直奔目的地。连天连夜的跑死了几匹马,将士三魂颠去了两魂半,费了半个月才能送到边疆。
  可是,这凡事都是有例外的。
  消息不好传播的缺点,这近几十年间也有几次例外。
  第一呢,就数新皇篡…继位之时。
  先皇驾崩,新帝继位。
  是日,登基大典。
  天未亮,启明星刚刚升起。整座皇宫甚至皇城都焕然一新。礼部官员带领百官已经按照规矩,祭过了天、地、农。走罢了冗长繁杂的一套程序,陈列在擎明宫殿下。
  不一会,启明星渐落。洪亮的钟鼓鸣声打破了肃穆的安宁,随之通报声音响起:“开宫门——”
  正对东方的铠凰门被数人推开。
  钟声过三,门外仪仗停步。身着墨色烫金衮服的人下轿,他走的缓慢,且步伐均匀。随着脚步,衮冕上的鎏金珠串因摆动而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可当这人走到一行重臣面前时,确实是惊得他们腿脚一软,险些坐在地上。
  这…这皇帝……不是要登基的那位啊?!
  “二…二皇子!!!”那三朝元老的太傅是唯一一个可以说得上一句话的人了。而他现如今也没心思想着那本该出现的大皇子在何处了。
  在场的重臣皆骇的脸色煞白。聪明点的都知道,看这新皇合身的衮服都该明白,这场篡位,谋划了很久,而且,很成功。
  鎏金珠串遮盖的脸抬起,因为背光,阴影依旧没褪去,听见这话,也没做停留,又顺着那百级台阶向上走去。
  当然,太傅也没有胆子再开口,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将额头贴在地面的手背上,惶恐道:“我等恭迎陛下!”
  礼乐飘飘,百级白玉石阶之上的人终于转过身来。此时正是新日升起之时,曦光泛红,那第一缕阳光穿过铠凰门,正照射在高殿前的新皇身上。衣袍上的九条五爪龙纹泛着金光,鎏金珠串下的面容年轻俊美、器宇轩昂。
  “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再拜——”
  ……
  这新皇登基的消息迅速传遍举国上下。诸郡掌令听说这昨天刚过,即位的皇帝就忽然换了人,更是把那密报来来回回看了个七八遍,拆开了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连个标点都不敢放过。
  第二呢,就是新皇登基后封了个小王爷。
  这小王爷名阳。跟着国姓,唤做诗阳。至于为什么这个消息不胫而走,主要有两个原由。
  首要呢,是这个小王爷本来是个没有姓的阶下囚。不但被赐姓,还成为了新皇继位第一个被封的人。
  其次就是,这个小王爷是新皇的宝贝弟弟。谁也招不得,惹不得。因此长期被惯着,成了国家级的大恶霸,市井常流传着小王爷恶贯满盈的故事。
  这百姓原本就爱听些个宫闱里面、皇亲国戚的事儿。时间长了,也就零散着被传遍了守昌。
  第三呢,也是关于这小王爷。
  从被封的十五岁至今,刚刚满十九岁的小王爷大病了一场。这并不稀奇,稀奇的是,病愈后…小王爷竟然开始行善了!!!
  先是在铠凰城内,摆了记牌施粥摊儿。自己也系了个围裙,拿了只盛粥的勺子干的热火朝天。
  但这施粥摊刚一摆出来就又引起了一场争议。
  摆出的第三天,这事情甚至还被提到了朝堂上。
  当时各部已经秉完事,诗霖正等着退朝。却发现朝堂上众臣脸上都是愁眉不展。
  “还有事秉奏?”他向下望去,目光所到,大臣们的笏板抖三抖,都相互望着没敢直说。索性,所有人都看向一边打哈欠的丞相身上去。也只能指望着他说这档子事儿了。
  丞相哈欠打完,忽然发觉自己接了这事儿。也是不负所托,直望着宝座上的人,笑眯眯道:“秉陛下,小王爷摆个粥摊子活生生摆了两里多地。”
  说到这,铠凰城的掌令出来插了个话。“这小王爷施粥济民,心怀天下,是咱们守昌的福分。”
  “是福分~重要是我等无福消受啊。”只看见听到这的皇帝,脸色有些发黑。在场的人都憋住了笑,不敢评价。
  还是只有那不怕死的丞相,又接着说,“您顺着这粥摊儿走,都能走出城门去。这摊子不但长,而且它排数多!再说了,咱们这城里的乞人极少,现在整个铠凰城里除了粥摊还是粥摊,除了小王爷还是小王爷。这不,今儿个一大早,各位大人来上早朝连个马车都走不了,都跑过来的。”
  诗霖想想帝都的清晨,去往皇宫的路上全都让粥摊子占的满满的。各个一品、二品的、年轻的、年老的大臣,都抱着帽子绕过粥摊,跑着去上朝。这场面…………
  “……”
  他的脸色更不好看了。沉默了片刻,道:“丞相,你以为呢?”
  底下捂嘴笑的花枝招展的丞相才没有关心皇帝的话,被旁边的大臣拿胳膊肘戳了戳才猛地抬起头。
  对着这一脸眉清目秀,诗霖还是咬牙切齿,“你以为如何办?”
  丞相收了笑,抬头,“陛下,臣以为这粥不能浪费。”
  诸位大臣下了早朝,开始往外走。正遇见不远处粥棚下穿着雪白衣袍的少年。于是也只能毕恭毕敬的过去,打了个照面。“小王爷安好啊~”
  那少年撑着脸,坐在桌子边儿上,手里掂了把勺子。听见有人叫他,转过脸来。“哟!王大人,梁大人,下早朝了?”
  “是,我等刚下早朝。”几位大人笑脸迎着。
  “你看,这一大早的。都喝点粥吗?”少年一袭标志性的白衣,腰间别了一把扇子,墨发束起,明眸皓齿,笑的好看。
  可面前几个老头都生了一层鸡皮疙瘩。连忙摆手,道,“不必了。谢小王爷盛情了。您看…我们这儿还有点要紧的事儿……”
  诗阳听了一乐,摆摆勺子,“那大人们便先走吧,本王这里也要准备了。”
  这莫名亲切的对话是怎么回事儿?大臣们都费力扯上了个笑容,然后抱着帽子绕开粥摊,纷纷回家去了。
  最后慢慢悠悠出来的人,还着人撑着一把伞,一看就是丞相了。他溜达一样,晃到了粥摊子旁边,然后一屁股坐在诗阳旁边。对旁边帮忙打下手的女孩儿道:“安莹,给我来一碗。”
  那穿着翠绿罗裙的女孩应了一声,盛了一碗粥递上去。还不忘给他埋怨几句,“您看看小王爷把粥熬得,跟米饭似的,咽都难咽。”
  丞相接来一瞅,果然跟浆糊似的。
  可是他居然还忍不住噗嗤一笑,喝了一口之后便捶捶胸口,站起来。闲聊道,“这怎么没看见荣将军啊?”毕竟都是有诗阳的地方必有小荣将军跟着。
  诗阳刚想开口,就让安莹插了一嘴,“容回好歹也是个将军,怎么能跟着小王爷来抛头露面。”
  诗阳眉头一皱,什么叫他一个将军???跟着我怎么就是抛头露面了?!还有!什么叫“好歹”?
  丞相好不容易吞下去那口粥,看这剑拔弩张的,便冲着诗阳和安莹拱拱手晃悠悠的走了。路上还咳着,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说,幽幽道:“今儿个我才发现,这些个大臣都不容易。大的不好对付…咳咳……小的也不是个省油的……。”
  这日晌午,诸皇亲国戚、大臣官眷都接到宫里的信儿。美其名曰:为解决皇城大街上的拥挤状况,也为了成全小王爷的一番心意,就劳烦各位去一趟。
  为表诚意,大家都拖家带口、甚至还牵了几条狗来到了我们诗阳小王爷的“基业”面前。正看见依旧一袭白衣的小王爷,带着自家的家丁丫鬟在盛粥。值得一提的还有旁边寒着脸的容将军。
  显然,诗阳并不知道这群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只是勉强认得即位官级比较高的大人。于是礼貌的问,“各位要喝粥吗?”
  众人皆顿首。大街上的粥摊都被围了个人墙。
  可拿了碗方才发现,这浆糊…有些像粥啊……
  小巷拐角暗处。
  换了便服的诗霖看着一群喝粥如同喝药的人,拎着手里的玉串子啪的打在身前人的脑袋上。问道,“柳之涸,好笑吗?”
  柳丞相把伸出去的脑袋收回来,抬眼望向比他略高的诗霖,前言不搭后语一样,笑道:“陛下如今终于舍得小王爷了?”
  诗霖缓缓合了扇子,眯眼看向粥棚下的白衣少年。片刻道:“不是在于我舍不舍得他,而是在于他舍不舍得自己。”然后转身走进了阴暗。
  柳之涸低下眼帘,微微叹了口气。兴许这对于小王爷来说,会是一件好事儿。他幽幽转过头去,正想感慨几句,就看见诗霖不知道从哪儿端来一碗粥来。
  正想别过脸走,后领便被抓住。“宫里也差人去丞相大人府邸去了,这可是皇恩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撒泼打滚~求收藏~
  (叉腰)
 
 
第2章 求生(2)
  至于小王爷这病,还要从一年前说起。
  一年前,北面的付国派了一支军队驻扎在距离守昌边界十余里之地。皇帝派了军队前去驱逐,而诗阳也不知道怎的装成了将士,跟着队伍去凑热闹。
  后来还是被容回发现,从营帐里揪了出来。无奈已经到了北面的关口,没法子在把他送回去,几个主帅商议了一下,就只能把这小王爷先放在营地里面供着。
  怎料这付国果然和北面的太辽郡有勾结,且这北荒多为沙漠,付国士兵早已习惯了这的气候,又极为熟知地形。这仗打的也是让人头秃。
  是夜。
  几位将军兵分了三路,打算夜袭敌营。大漠夜里极冷,当将士们终于摸着黑紧跟队伍摸到了敌营附近时,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小容将军,我先带人去前面看看?”看那灯火通明守备森严的大营,和平日也没什么两样。
  “不必了!”容回伸手拦住一旁准备出动的副将。也就是那么片刻之后,容回道,“你们且看那大营前方的沙地,据关口的百姓说,这附近有个叫流沙滩的地方。就是个吃人沙地,我们还是不要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过去。”
  那副将旁边跑来一将士道,“将军,方才东方将军截获了有人传给付国敌营的密信!且里面并无文字。”
  “无字?”副将也是摸不到头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守昌一向尽量选取懂得法术的能人来担任一城的少师。一是可以给城中的掌令参谋事宜,而是可以准备祭祀和接收皇城的密信。
  可这事儿都有例外,比如,这关口没有少师。这密信来的奇怪。
  不过抛开里面的内容不谈,这东西既然有人发,就说明有付国的将领在关口!
  “去!”容回抓住那传信将士,低着嗓子道:“快去禀告东方将军!三队人马回大营护驾!”
  一行将士得了命令都火速往回赶。
  快马上,副将急的心直痛,想这小王爷没事儿到还好,就怕这万一出点什么事儿,他怎么给皇帝交代啊!
  于是也顾不得快马扬起的风沙,大声问着前面马上的紫袍人:“容将军,这付国的人是去刺杀小王爷的?”
  想着这军中是谁通风报信,告诉敌军我们守昌的宝贝王爷在这关口大营的。
  “不,是去烧粮草的。”容回只想着诗阳真是个倒霉小子,烧个粮草原是没有大问题,这下好了,他往里面一坐,没事儿也变成大事儿了。心里念叨:“诗阳啊,诗阳。你可给我藏好了,别让付国的捡一个大便宜。”
  可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了。遥望着那关口处的大营已经燃起了大火。这留在营内的将士人虽都是精兵,但人数上定是寡不敌众。
  容回和副将在营门前了马时,其余两队正好也赶到。
  正看见,大营门口迎面跑出一个人来。可还未有人反应过来时,就听见一声尖锐,再看,那人胸口已然插了一支长箭。
  容回翻身下马,走到那尸体面前。只见那人睁着一双眼断了气,尸体的额头隐隐浮现一朵血红的花来……
  众人皆已下马。齐刷刷的跪在地上,“我等,护驾来迟!”
  容回抬眼看去,只见漫天火光中,一白衣少年立在主账外举着一把铁弓。
  他的衣衫已经染了血,眼底也无平素的笑意。
  看来,这比自己想象的严重多了。
  容回也来不及去跪,直接到了诗阳面前。“诗阳,你没事儿吧……受伤了吗…”

  “容回。”诗阳打断他,低眼看向自己腰间。然后发出了极其低落的声音,“我…我的扇子……被他们烧了一角……”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