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尽温柔——顾冷晓

时间:2020-11-15 19:16 标签: 尽温柔 顾冷晓
《尽温柔》作者:顾冷晓?文案:他总记得,那人抻着胳膊看着他笑的样子。阳光透进来,似是暖玉,那眼底温柔清亮,天下再也没有人能笑的如此好看。??第一章?五王李冀叛乱,被皇击溃,协叛国将军之子成
   《尽温柔》作者:顾冷晓
 
  文案:他总记得,那人抻着胳膊看着他笑的样子。
  阳光透进来,似是暖玉,那眼底温柔清亮,天下再也没有人能笑的如此好看。
 
 
第一章 
  五王李冀叛乱,被皇击溃,协叛国将军之子成子锐向邻国逃窜。
  “四少爷,我们已经守了两日了,半个人影都没有,怕是大少爷给的线报有误,不如先回府吧?”
  “再等等,你看,似乎有人来了。”
  果然,小道上一队人马,打扮的像是刚赶考完落榜回家的破落秀才们。隋琼一声令下,带着人冲了上去,这些学子模样的人竟真的没有抵抗。可隋琼还是带他们回了丞相府,说到底是大哥给的线报,怎么都应该带点人回去,免得父亲责问。
  翌日,丞相府内,丫鬟下人们已经传开了消息:“听说四少爷带回来的人都是无用书生,丞相大人又把四少爷狠狠责骂了一番?”
  “何止啊,四少爷还看中了一个呢,硬是要留在自己房里,这下丞相大人生了大气了,还好夫人和大少爷们拦着,不过还是打了几下,你看今天四少爷走路都是歪的。”
  “四少爷也真是,一直拗着不肯娶妻,如今突然把一个男子收进房里。”
  “你知道什么,那小相公生的可水灵了,娇小玲珑的,怕是才二七年华。”
  “那四少爷长了他五岁,倒是刚好。”正说着,丫鬟赤芡瞥到了正靠着门看他们的四少爷,赶紧正色道,“别说了,一会可要挨骂了。快散了散了。”
  隋琼笑了笑,歪着身子回屋了。父亲这下是打的狠了,半个身子现在都是疼着的,怕是四五天不能抬笔写字了。正想着,就看见那璧人儿在窗前立着,不知在想些什么。隋琼开了口:“公子可是想家了?”
  那人转过头,对隋琼揖了一礼:“在下颜尘,多谢隋公子相救,不知可否放在下回乡?”
  “可是家中相公等着?”
  一般都是问,可是家中娘子等着,隋琼这一问倒叫颜尘无法作答了,这是没把自己视作男子的意思吗?
  “隋公子说笑了,且不说在下尚未成家,就是成家了也应该是家中娘子。”
  隋琼倒是大笑了起来:“颜公子是欺隋某记性不好,亦或眼神不好了。”然后又收敛了笑意,盯着颜尘的眼睛:“五王爷向来与成大将军家交好。成大将军府中只有一独子成子锐,自幼疼爱有加,不轻易出来见人。唯有五王爷与之来往甚密。只不过年前我出芭守山游玩时,不小心撞见了五王爷与一男子正在林中颠鸾倒凤,本公子可是亲耳听见五王爷喊那男子‘子锐’。你说好巧不巧,那名唤子锐的男子与颜公子你竟生的一模一样。”
  眼前的人红了脸,隋琼便逼了上去:“不知公子的相公现在在何处等着公子归家呢?”见人儿不说话,隋琼便凑得更近了,靠在颜尘的耳边轻声说道,“还是说,公子更喜欢在床上回答我这个问题呢?”
  见眼前的人还是不说话,隋琼也觉得有些无趣,转身说道:“公子今日累了,那就明天再回答我的问题吧。”说累了,其实是自己累了,挨了打的身子已经要有些支不住了,需要休息休息。
  等隋琼养好伤再去看成子锐的时候,那人已经完全不说话了,也不说自己是颜尘了。每日就是发呆。隋琼见逼问不出什么,便捏捏耳垂摸摸小脸的吃一会儿豆腐,这时候才能听见“隋公子请自重”之类的几句话语。隋琼心想,就算他不说,那李冀也是会来救他的,到底那成老将军也是为了护他李冀逃走而死的。虽说叛王李冀与皇上向来不和,但是李冀的为人他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时时守着成子锐便能等到那李冀。隋琼想了想越觉得自己明智,便教下人收拾了铺盖与成子锐挤在一张床上了。
  每晚成子锐都缩在床脚,隋琼也不碰他。他还真怕这小娘子似的人为了给那五王爷守身如玉来个宁死不从的。
  过了些时日,府中清闲些了。隋琼也带成子锐出去走走。想着府中有兵丁把手,外出时那李冀更敢动手些。若能立了大功,便能直言自己实在不愿娶妻之事了。自己从小便不愿与三位哥哥抢什么功劳,作为家中老小他乐得清闲。只是父亲母亲近日实在是逼得紧了,他又实在是不想耽误别家姑娘。哥哥们向来疼爱他,只此一次应该也不会怪他。
  哪知,还是他隋琼想的简单了。成子锐那细皮嫩肉招人待见那样儿。二哥隋冼,哪是坐的住的人。他不过是去寻下一个游玩的地方,刚探完路回府,水都没喝上一口就看见一对奸夫**正在屋里。成子锐脸涨的通红,鞋也踢掉了一只,双手在隋冼的胸膛上抵着,似在用力推。隋冼双手扯住成子锐领口,正在脱他的衣服。只是如此紧急的时刻,成子锐竟一声不吭,也不呼救。估计是觉得在虎穴呼救只会引来更多老虎吧。隋琼一手扶额,二哥素来急色,房中姬妾已是一堆。今天竟然公然在自己的房中做出此事,想来是盯上细皮嫩肉的成子锐已经有些时日了。看着成子锐也不像是会拼死抵抗,没有要咬舌自尽之类的举动,隋琼便想看看热闹。谁知那双眼珠竟转到了自己这,水汪汪的泛着红,贝齿紧咬的嘴唇慢慢张开,轻声吐出两字:“救我!”
  嘿嘿,向抓自己的老虎求救这种事真是喜闻乐见了。隋琼便敲了敲房门:“二哥莫不是进错了门,怎么将弟弟我的人儿压在身下了?”
  隋冼抬了头,看到隋琼后便松了手站直了身子。他也自知理亏,叹了口气:“是哥哥我进错了房门,不过是个赏玩的人儿,不如弟弟玩腻了赠与哥哥我吧。”
  隋琼走近成子锐身边,伸手理了理他的衣服,然后将他揽在怀里,对着隋冼一脸认真:“以往哥哥喜欢的只要哥哥开口弟弟便赠与哥哥。只是颜尘是弟弟心爱之人,还望哥哥成全。”
  隋冼愣了愣,隋琼从小性子淡薄,没有什么特别喜爱的物件儿也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人,如今听得从他口中说出心爱二字,倒是奇事。
  “弟弟说的是,难得弟弟如此动心。哥哥自然不会夺人所爱。今日之事是哥哥没有问过弟弟便擅自动手,哥哥有错在先。在这给弟弟和颜公子赔罪了。”
  “多谢二哥成全。”
 
 
第二章 
  隋冼走后,隋琼看着身后的人儿,低着头握紧自己的领口,似要哭出来的样子,甚是惹人心疼。他只好收拾了铺盖:“今日吓着你了,我还是先回去睡吧。”哪知人儿伸手拽住了自己的衣角。隋琼看他依然低着头,开口道,“你不会是想让我睡地上吧?”
  哪知成子锐点了头。隋琼只好无奈的在地上铺开了被窝。
  夜里,地板硌的隋琼实在是睡不着,听着床上人儿均匀的呼吸,他试探性的开了口:“锐啊,你睡着了吗?”
  见人儿半天没有开口,隋琼正准备偷偷起身回去睡自己的软塌。谁知床上出了声:“没有。”
  隋琼只好认命的躺在地上,想了想又问道:“你今日为何不呼救?赤芡就在房外擦柱子呢,若是听到必然会进来看看。”
  成子锐也没犹豫,缓缓说道:“我知道只有你能救我。”
  隋琼琢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便琢磨了一个晚上,也忘了地板难受的事了。思来想去都觉得成子锐这是看不起自己,觉得只有自己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所以不敢动他。这给隋琼气的,早上成子锐还没醒,他便悄悄起身走过去,在成子锐脸颊上狠狠啄了一口。见人儿似是梦中察觉,不安的动了动睫毛,便心满意足的洗漱去了。
  一夜没睡,外出游玩的时候隋琼是哈欠连天,对着上好的风景也懒得多看。倒是成子锐兴致难得的高了一回,看看这棵树,闻闻那朵花的。实在支撑不住,隋琼找了一片晒着阳光暖洋洋的草地睡了,睡着前感觉小人儿在身边躺了下来,便什么也不知道了。睁眼的时候已是入夜,一把明晃的刀正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只见传说中的五王爷正一手拽着成子锐,一手握刀,叫喊着让自己的暗卫退开。隋琼心想:好啊你个庄朝安,叫你隐藏起来别被成子锐发现,偷偷保护我。你倒好,李冀把刀都抵在我脖子上了你们才出来。作为我护卫统领你还这么玩忽职守的,回头我就撤了你。
  正想着,李冀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子锐,你还说他待你不错是什么好人,你可察觉到这紧随的人马了?他不过是利用你想引我出来将我们一起抓住罢了。”
  隋琼脑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是:人是紧随的不错,可这马是哪来的,我怎么没见有马。然后便将一直藏于袖中的匕首闪了出来,腰上使劲脚下一蹬。一手去抓李冀那握刀的手腕,另一手握着匕首便向李冀肋下刺去。本来隋琼是在草地上躺着的,李冀疏于防备又一手拽着成子锐。一时没有制住,回手一挡,隋琼是没刺中,可也逃出了他的刀锋范围。周围的人便立马冲了上来将李冀与成子锐围了起来,便是一阵打斗。
  睡得时候天格外的晴朗,此时竟已是乌云密布,雨点打了下来,越下越大。隋琼看着天上不断闪过的雷电开始担心:这周围都是树的,万一叫雷劈了可怎么好。
  庄朝安虽然工作不认真,但是武功还是不错的,被围在中间的人现下已是满身伤痕。隋琼看着被拽来拽去的成子锐,不知为何有些心疼。想着他不会武功,不如先拉他出来吧,免得伤着了。走进人群隋琼刚想趁李冀忙着对抗庄朝安的功夫将成子锐拉过来,谁知李冀刀锋一转朝他挥来,隋琼忙于招架正转身时,胸口就一凉,低头一看,一把匕首已经插进胸膛,合着成子锐的袖中不知何时也藏了一把匕首。并且闪躲几个人刺了他的那几招也不差,之前一直没有显露武功可能就是等着这一刺吧。隋琼忍着痛,栽向了庄朝安的方向,心中五味杂陈,罢了,你想走便跟他走吧。看来我天生便不是能立功的命。
  哪知醒来之后那人还是在身边。
  “庄朝安,怎么回事?”
  “请四少爷恕罪,小人奋力阻止叛贼逃脱,还是让另一个逃走了。”
  隋琼转头看了看成子锐,也受了伤正在昏睡。
  隋琼继续发问:“另一个是怎么逃脱的?”
  “小人无能,虽与叛贼殊死拼搏,只是颜公子受伤后自知逃脱不掉,过来与小人纠缠,使得另一个逃脱了。不过小人听到颜公子似乎嘱咐了叛贼赶紧逃往邻国。”
  “是吗,我知道了。你吩咐下去,这次的事谁都不许透露出去分毫,不然我必严惩不贷。至于府里,你叫人回去说我们要多游玩些时日,等大家的伤好了之后再扮出游山玩水之后回府的样子就好。”
  “是,小人明白。”
  庄朝安回去之后,隋琼检查了成子锐的伤口,多处刀伤只是不深,自己的一处刀伤虽深但不在要害处。已是万幸,怕消息走漏也不能去请大夫,让庄朝安找点药来在山中修养好了。
  这下可把庄朝安给愁坏了,不让找大夫又没有人懂得医术,四少爷的伤要真落下什么病根可就不是撤职那么简单的事情了。更何况好不容易找到点草药四少爷还自己不用,全给了那个叛贼用,自己硬熬着,愁的庄朝安每天在林中瞎转悠,就盼着老天相助能找到什么灵丹妙药。成子锐身体渐渐恢复,隋琼却越来越严重,伤口发了炎,整日高烧。
  “这刀本是我刺的,你要抓的人也不会再来了,你又何苦遭这份罪?”成子锐边替隋琼擦汗边念叨着,他知道隋琼听不到,还是想问。
  隋琼的睫毛轻颤,迷糊睁眼,喊了一声:“锐”。便又睡了过去。成子锐迟疑了一下,然后将头轻轻抵在隋琼的肩头:“我曾以为五王于我便是情谊了,这段时间与你朝夕相处才发现他虽重情义,于我却少些温柔。呐,你将我的心取走,可会安放好?”
  灵丹妙药虽然没找到,庄朝安还是找到了些能消炎的草药,虽拖得久了些。隋琼的伤终于还是好了。隋琼完全清醒过来之后的第一句话便是问成子锐:“我昏迷的时候你怎么不趁机赶紧跑了啊?如今在外误了好几个月,又将你带回去,父亲定然觉得我是贪玩,少不得的斥责大骂。”原以为成子锐定然回嘴,讽刺自己几句。哪知他叹了口气:“哎……如今谁不知道我是你隋四少爷房里的人,我若跑了,哪个敢收留我?”
  隋琼一个激灵就从床上坐起来了,这下完了,我还没烧糊涂这人先给烧糊涂了,这可怎么好。只见床边的人笑着看自己,心里稍安,伸出手去抚摸那人嘴角:“也许诸多烦恼都是自找借口,许是一见钟情吧,二见倾了心,便放不开手了。”顺手捞住小人儿脖子后面往怀里一拉,一吻便落在成子锐的嘴角。
 
 
第三章 
  隋琼回丞相府的时候伤势刚愈。府中无人知晓,只道四少爷贪玩,带着白脸小公子在外留恋了数月。幸好丞相大人政务繁忙,没顾上责罚,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要说那繁忙的政务自然是叛贼李冀已经到达邻国,说是成老将军的独子为了保护他已经在逃亡中牺牲。举起为其复仇的名号吸引着曾倾慕成老将军能力与为人的人。招兵买马四下打点整顿,乃一大祸患。
  “我说锐啊,你那旧相好真的这么狠心就将你抛下了。”
  成子锐叹气:“还不是他见我对你一往情深,心中有气,便将我抛下了。”
  隋琼笑道:“之前你一字难求,如今说话来倒叫人难为情起来。”
  “你若难为情我便不说了。”
  “别别别,你还是多说些罢,我爱听。”
  赤芡本在房中收拾,听见四少爷和那颜公子又打情骂俏的,不免有些不自在,欠了身出去了。见她出去了,成子锐开口:“隋琼,你再莫要喊我锐了,别人都道我姓颜名尘。就算无人认得我的相貌,你这样叫也会让人疑心。”
  “那你说我叫你什么好?是‘我的心肝儿’更动听还是‘我的宝贝儿’更能入得你的心。”
  成子锐瞪了他一眼:“没个正经。”
  其实隋琼知道,以成子锐的文才武略,只要给他施展拳脚的地方定会有一番作为。如今留在自己身边都是荒废了的。只是每天瞧着睡在自己身边的人儿,将那小手攥在手心儿里,想松也是松不开的。
  清晨,成子锐睡饱一睁眼,就看见隋琼抻着胳膊与他面对面,千年温柔都似水融在他的笑里。阳光正好,成子锐一时看呆了,没防备隋琼就落下吻来,一手伸进里衣摸索。成子锐没有阻挡,隋琼身子好了之后也经常这么占占他的便宜,只是还从未做到最后过。今天不知是怎么了,吻顺着脖子就一路往下,衣服也全然褪去了。隋琼将下巴抵在成子锐的小腹,轻声问:“锐,如若真的做了,你可就再也不能回到他身边了,你知道吗?”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