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小大夫和他的饲养员——子去经年

时间:2020-11-15 19:16 标签: 小大夫和他的饲养员 子去经年
《小大夫和他的饲养员》作者:子去经年文案:嗯…攻受属性懒鬼吃货文弱大夫攻X田螺姑娘夏枯草精受一个日常小故事没什么大波折,小甜饼当然,要是因为我文笔不够,这个饼咯牙的话只能说
  《小大夫和他的饲养员》作者:子去经年
  文案:
  嗯…攻受属性
  懒鬼吃货文弱大夫攻X田螺姑娘夏枯草精受
  一个日常小故事
  没什么大波折,小甜饼
  当然,要是因为我文笔不够,这个饼咯牙的话
  只能说对不住啦,求轻拍,毕竟还是有点玻璃心QAQ
  夏生树: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位合格的人类饲养员!
  钟杭:我的目标是希望对象长出一身腱子肉!
  等对象开始想练腱子肉的时候...
  钟杭:我最讨厌肌肉男了
  尽量每天更新,慢热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杭夏生树 ┃ 配角:一堆 ┃ 其它:弱攻

第1章 一
  临夏时节,一大早,古同镇里已有暑气渐渐升起。今天正是赶集的日子,脚夫小贩的吆喝声还有桐花淡淡的甜香充斥着整个街道。街尾的钟家药铺门口,一只雪白的京巴狗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的包子铺,冒着腾腾热气的鲜肉包子十分招人,哦,也十分招狗。
  就在小京巴忍不住想冲到对面碰碰运气的时候,药铺的门板吱呀一声,终于被打开了。一个俊秀干净的儒衫青年揉着眼睛出来了,京巴愉快的汪汪了两声,表示单方面对昨天晚上主人把自己踢出房门的行为冰释前嫌。
  钟杭抱起京巴揉了揉它头顶的毛“还肖想着对面的肉包子呢?记吃不记打的蠢东西!”"汪!汪!"京巴疯狂的摇尾巴。“哟~钟家小子,才起来啊!你今天又是最后一个开门的,对面曾老头的包子都快卖完了!”洪亮的嗓音骤然在钟杭耳边炸开,来人是隔壁街上的李大爷,隔三差五就会来钟杭这里推个拿什么的。钟杭和善的对李大爷笑了笑“李大爷,今天还是推拿吗?”“没,今天我来替我家老太婆抓药,她昨个儿又头疼的厉害。”“您稍等。”
  给李大爷抓完药后钟杭才想起来自己和狗都还饿着,于是就去对面买了几个包子,自己一个狗一个的吃着“豆芽菜,你也该找个媳妇了,成天围着对面的大花猫绕像什么样子。”“汪!”“我说你听到了没啊,每次都敷衍我。”“汪汪!”说起媳妇,街坊邻居眼里的超大龄单身汉,单身十九年的钟杭似乎确实没资格教训才单两年的豆芽菜。
  以前他天天埋头读书就是为了考个功名,可谁想到老爹上山采药的时候摔下来死了,爷爷重病床前,不甘心自己家的药铺后继无人,且钟杭乡试失利,便要求他回家继承老爹衣钵。好吧,当大夫就当大夫吧,从小耳濡目染被爷爷一手教出来的钟杭,医术还是足够养活自己和爷爷的。可惜爷爷受他爹死的刺激太大,病了半年便撒手去了。他老娘也早在他九岁的时候难产死了。
  本来像他这样长得俊俏的秀才郎,家里似乎又有些家底的小大夫,即使孤家寡人,也还是很受人尊敬的,按理说随便找个合心意的妻子也不是很难。但是钟杭小大夫却一直有个不好言说的大毛病。那就是,钟杭发现自己对着女人硬不起来!不管怎么尝试,他对女子都只有敬很难有爱。
  这可是个大问题,想小钟大夫在13.4岁上学堂时就发现了这个糟糕的事实了,然后苦逼的发现自己似乎只对粗犷的不行的纯爷们来电,甚至还偷偷欣赏过杀猪荣一身的腱子肉,这可真是浪费了他这么一副好皮囊了。
  而自从今年鼓起勇气当众和打铁的陈铁柱告白却被铁柱狠狠揍了一顿并且闹得沸沸扬扬后,钟杭就不敢再轻易肖想什么了。也是因此,他喜欢男人这事也便传了开来,好吧,谁让他当初也是鬼迷了心窍似得,,事实和时间证明一时冲动真的要不得,钟杭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的感觉就想回去扇自己一巴掌。欣赏喜欢和爱,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啊。
  直到现在钟杭在路上遇到铁柱,看到他古怪的目光,钟杭都觉得自己脸有点疼,他不过就是还顺便伸手摸了摸铁柱的脸吗,本来好好的兄弟说翻脸就翻脸。好在虽然有闲言碎语和各种鄙视的目光,钟小大夫还是靠着爷爷药铺以前的老口碑和蔼的态度还有便宜的诊金在这个小镇上留了下来。一人一狗,倒也自得其乐,时间长了,也渐渐有人愿意同他往来了。李大爷便是钟杭的老顾客之一。
  吃完了包子,豆芽菜马上翻脸不认人,迅速地跳下钟杭的怀抱立马撒腿跑了,钟杭知道它是去找包子铺那只又肥又懒的大花猫了,也不管它。
  早上钟杭的药铺还是比较清闲的,钟杭开门进内堂,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了摇椅上等着生意上门。别人的药铺,药柜前都是木桌木椅,可钟杭的药铺不,他支了一张大躺椅,悠悠闲闲地躺着给人看诊,抓药。
  钟小大夫打小就爱躲懒,现在一个人了,更是怎么省力怎么来。今日的生意似乎有些好,在送走了风寒的林大娘头风的王大婶和扭了腰的陈大伯后…钟杭疲惫的伸了个懒腰,决定是时候去觅食了。说是觅食,也不过是他自己去后院厨房下个面或者随便炒熟一两个狗都嫌的菜然后凑活对付一下。钟杭的伙食自从爷爷病了后是一落千丈,午饭早饭基本是随便对付,很少吃口热的,偶尔晚饭去外头吃碗面活着酒楼里吃点什么。
  就在钟杭在盘算今天中午到底是吃辣酱白菜,还是水煮青菜呢还是糖水南瓜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院子里不知何时静静地散落了一地的夏枯草。钟杭皱了皱眉毛,这批夏枯草还是他昨天刚刚去隔壁的大台村的村医那收来的,好好的放在院子里晒,现在怎么洒落了一地。钟杭叹口气,只当是自己家的傻狗在家里上蹿下跳的时候打翻的,也没多想,拿了装夏枯草的草筐,上前蹲下身一颗一颗的捡起来。
  这批夏枯草的卖相很是不错,淡淡的褐棕色,须根完整还连带一些泥土,穗子也很饱满....等等,褐棕色?!钟杭小大夫察觉到了不对,成熟的可以入药的夏枯草都是在现下六月时节等穗子都变成棕褐色的时候采下,那,那,那为什么自己手上这株夏枯草还是淡淡的粉紫色啊?散落在地上的几株夏枯草晒了一天了,大部分都蔫了,就手上这株,还是像刚摘下来一样,色彩鲜艳,不见一点皱的。钟杭皱了皱眉头,也许这株草是夏枯草里的佼佼者吧。“既然现在还不能入药,要不,先种着?”
  喃喃自语的钟杭没发现自己手上的这株草在听了他的话后微不可见的轻轻摇了摇。
  作者有话要说:

第2章 二
  芒种一过,天是一天热过一天,钟杭的小药铺的凉茶生意就变得好的不得了。他这药铺自己配了许多不同的凉茶包,包含的药材不同,从两文到五文不等,其间有许多混杂的药材,什么布楂叶、金沙藤、金樱根一搭,驱热火疏肝胃,还有金银花、黄芩、板蓝根、栀子,清味又降火祛暑,一包可以煎个两三次,不光镇上的大妈大娘,媳妇婶子喜欢搁他这儿买几包回家,有时候村里来赶集的农户们也有专程带些回家的。
  豆芽菜因为炎热也不出门子去找对面的小母猫了,趴在药柜下面嘴里直哈气。钟杭打着扇,有一下没一下的给自己扇扇子,现下正是大中午,没什么客人上门,钟杭也好躲个懒。他看着柜台上摆着的那株前几天被他一时兴起寻了个花盆种下的夏枯草,精神奕奕的挺拔着,紫粉的花朵开的全穗子都是,本来不太贵重的夏枯草开的如此好,再配上钟杭从家里翻出的一个白瓷的矮花盆,还真没有客人注意到这只是株草而已。
  钟杭从躺椅上坐了起来,伸手捞过白瓷花盆,细细地打量着这株夏枯草,还伸出了白生生的修长指尖去触碰了一下怀里这株草的花瓣。如果钟杭扒开开在穗子外的花朵的话会发现这株草整个草都红透了。
  夏生树在钟杭的触碰下全草都战栗了,想他一枝俊秀的草草,为什么要遭受这些!前段时间他发现自己开花花了!这个发现让他欣喜,但是他是个妖怪?勉强吧,难道要和其它愚蠢的夏枯草授粉吗?可是不去的话,身上又一天比一天不对劲。
  于是,又一天在夜里吸收月光精华被体内的躁动干扰的他还是向现实低头了,悄悄挪动到了山脚一片夏枯草聚集的地里,打算寻摸一株草,嗯,缓解开花花带来的特别时期。谁知道地里的草全都是熟的不能再熟的老草了!他不能授粉了!可恶!气死草了,更糟糕的是,在他打算拔腿走的时候,被一个粗糙大手连根拔起了!
  夏.懵逼脸.急着授粉.生.气.树,惊了Σ(っ°Д °;)っ。他再傻也听过山里别的飞禽走兽说起过两脚的穿布的家伙们特别凶,看到活的草会被当成妖怪弄死的,于是他沉稳的选择了先假装成一颗死草。
  但是夏树生没有想到他会辗转来到这个好看的两脚人,呃,对了,就叫人的手里,他还把他种到了好看的盆里,每天给他浇水晒太阳,如果不是今天他拨弄自己的花花,那他一定就是个好人。夏树生红着一棵草看着眼前的钟杭,他想,我要是也是个两脚的家伙就好了,我可以和这个好看的人授粉。
  呀,不行不行,不可以想了,羞死草了。害羞了的夏枯草在钟杭指间开始摇摇摆摆,像个摇头晃脑的孩子。钟杭觉得略有点奇怪,大夏天哪来的风?但没有深究就被豆芽菜的“汪汪汪!”打断了,一转头,原是店里来人了。
  却倒是一个挺标致的大娘子,怀里抱着个孩子急慌慌的冲进门,孩子在她怀里不住的哭,因为哭泣的久了有点没力气,一点点的在抽噎,钟杭赶紧起身“这是怎么了?”这时他才注意到女子还穿着孝服。“钟大夫,您快给看看我家孩子吧,自前两日我当家的过了后,没怎么注意照看这孩子,今日发现他突然不住的哭还发热了,都快哭撅过去了,听这两日照顾他的邻家大娘说孩子已经两天没排泄了。”
  钟杭弹出手摸了摸孩子的头,复又把了把脉象“孩子多大了?最近是否吃了什么生冷的食物?”女子一一答道“三岁,据照看他的大娘说昨个儿吃了生水井的水。”钟杭复又伸手按了按孩子的左侧下腹,孩子的哭声一下提高了。
  钟杭皱了皱眉头,“孩子应该是里急后重引起的腹痛,大抵是的了痢疾,是因为现在的暑气湿热,加之饮食生冷了些,积滞于肠中所致。你别担心,我这就给你开药,回去煎了晚上吃一副,明日早晚再吃两幅就好了。”说道拿出纸写下:夏枯草、半枝莲各一两、高粱根一个、枳壳、黄芪......然后自己再对照着抓了药,虽然药铺就他一个大夫兼职抓药的,药方还是要写下来给家属的。送走了哭哭啼啼的女人,钟杭伸了个懒腰又躺下了。
  夏生树惊叹的看着钟杭,虽然这几天已经看过好几次了,但是每次看到钟杭认真给人治病的样子,都觉得整个草都又想开花了,虽然已经开了很多朵花了,不过债多人不愁嘛!钟杭轻轻皱眉的时候可真俊啊,虽然他还不太能分辨两脚人类的长相,但他就是觉得钟杭这样很俊!像是会发光一样,声音也好听,比隔壁的野山鸮叫的好听多了,哦不,比百灵鸟还好听!他想听钟杭一直叫喳喳的,可惜钟杭在店里没人的时候只会和豆芽菜自言自语几句。
  又躺了会儿,钟杭从钱柜里掏出今天女人付的20文诊金和10文药钱,打算在今天猪肉铺关门前买点肉回来,虽然他不会做,但是就是好馋肉啊,内心哭唧唧的钟杭想了想,白水煮肉切了蘸酱油吃也行啊,这样做出来应该就和镇上酒楼的白切肉没啥区别了吧?应该?
  管他呢!三十文买了三斤红肉回家,本来是十五文一斤的,但是光红肉没一点肥的猪肉比较便宜,而钟杭又是个不爱吃肥肉的,就拎了回家。哪知道,晚上开饭的时候,没有加任何佐料白水煮的肉被他煮的又柴又老,光蘸酱油也就吃到个咸味,钟杭苦着脸把肉分了一片给豆芽菜。豆芽菜哼哼唧唧半天才叼走了肉片,遂了还看了钟杭一眼“汪!”了一声。钟杭放下筷子骂了句,蠢狗。
  心里叹气,明天还是得去鸿源楼打包点饭菜改善一下一人一狗的伙食啊!要知道阿爷在的时候他的一手好厨艺可都是自己享受的,不过可惜的是自己半点没有遗传到这方面的天分。洗了碗关了门,钟杭点着油灯在算账,由于他废厨艺又挑嘴巴的影响,进账一有空余就被他拿去酒楼打了牙祭,他诊金和其他大夫比也是便宜的不得了,别人50文,他只收20文。基本上算账的结果就是刚好养活自己,多的没有几个铜板,就爷爷老爹以前攒下的二十两银子,办了丧事也只剩下五两了,这笔钱钟杭也不敢动用。
  夏生树看着钟杭对着本小册子叹气,感受到了眼前这个人的愁绪,默默运转妖力,将自己的一丝草木之气送过去围绕着钟杭。与此同时,正皱着眉头看账本的钟杭突然感到一阵心旷神怡,胸中郁气一散而光。
  钟杭有点奇怪的挠挠头,默默收起了账本,抱起了在他腿边咬裤脚的豆菜,“哎,豆芽菜啊豆芽菜,你说爹爹这么穷,什么时候才能哄个会做饭的回来给你当阿娘呢。”豆芽菜蠢兮兮的咬住钟杭的手指头,抬头看他,大有我今晚要咬着它睡觉的意思。
  “松手,不,松口!”“呜~汪!”我不!“松不松!”“汪!汪!汪!”
  夏树生羡慕的看着豆芽菜,哎,他也有点想咬住钟杭漂亮的手指头,那会是什么感觉呢?一定比晒月光要舒服,可恶的豆芽菜。钟杭想要个会做饭的配偶吗,夏树生悄悄把,会做饭,女孩子这两个关键词记到了自己脑子的小本本里。
  作者有话要说:
  夏枯草是不需要授粉的,这里就当是蠢作者的一个自定bug吧QAQ
  还有就是,指望小FW草草君是个厉害的妖怪什么的大概是不可能了,没有太大的金手指


第3章 三
  转眼间,镇子里的桐花都落了,槐米开始散发成熟的清香,燥热的六月总算捱了过去。古同镇每逢每月十五的大集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街尾的钟家药铺也不再每日泡些免费的凉茶放在门口了,门前一下就变得清净起来了。
  钟杭难得的没有瘫在躺椅上,而是在柜台前坐着,专注的捧着眼前的画着游鱼的白瓷花盆,眼神不错的观察着这株不同寻常的夏枯草。已经一个多月了,这株夏枯草还和他刚刚种下去时别无二样,连小瓣的花瓣都不曾掉了一片的那种别无二样。
  钟杭觉得奇了,便开始在闲暇时有意无意的观察这株草,甚至他也怀疑过这不是夏枯草,但是他由于过低的诊金,和镇上另外两位大夫,王大夫,柳大夫关系有点微妙,他也不曾找过去让老资格的大夫瞧瞧。
  夏生树被钟杭凑得极近的脸弄得又是整个草都在烧似的躁动,他对于自己一个多月还处于开花这种奇怪的感觉中是欲哭无泪。这里又没有合眼的草,钟杭他倒是挺中意的,可惜不能帮帮他。前些日子他是想趁着晚上离开的,但是他又喜欢上了观察每天给人看诊的钟杭这件事,他想要更了解人一点,这样也许就能明白为什么山上的大家虽然都说人很可恶很可怕,最后还是会变成人的模样的问题了。
  “哎,紫紫啊,你说我中午吃什么好呢?”钟杭对着夏生树念叨“豆芽菜这个没良心的,已经被对面屠户家小母猫的咸鱼收买了,都不肯吃我做的东西了。”夏生树悄悄的把身体靠近了钟杭一点,没关系,它嫌弃,我不嫌弃啊。“你说说,豆芽菜是不是太过分了,让我沦落到捧着花盆和一株草在聊天了。”夏生树觉得有些被冒犯了,抖抖自己的紫色花花,我不是一般的草哦!“你说说你,怎么能开那么久的花,等你花谢了我都不敢拿你入药了。”夏生树陡然一惊,他还想拿我当药材?!随即就想起了刚来第一天院子里一筐的老草们,立刻便有些明白了它们的去处了,瞬间有些害怕。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