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国师你男人跑了 作者:兰拓(上)

时间:2021-01-08 13:44 标签: 宫廷侯爵 穿书 豪门世家 因缘邂逅 兰拓(上)
文案大元朝的吃瓜群众都知道,他们伟大的国师一心痴恋小皇帝白丰霖,每天借口加班在皇宫苦守到天明,甚至连名字都叫做“念白”。不知道有多少国师粉和皇帝粉,日夜诅咒国师的原配早登极乐,好让有情人终成眷
文案
  大元朝的吃瓜群众都知道,他们伟大的国师一心痴恋小皇帝白丰霖,每天借口加班在皇宫苦守到天明,甚至连名字都叫做“念白”。
  不知道有多少国师粉和皇帝粉,日夜诅咒国师的原配早登极乐,好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某天,被自家男人爽约了10086次的姚亦昕,果断决定“顺应民意”,给自家夫郎那位神秘的小情人让位,老子回家种瓜去,这种渣男你自己留着过年吧!
  于是,熬夜加班到天明的苏大国师,还没回家就接到这样一个噩耗:国师,你男人跑了!
  包养须知:
  1、主受,攻是个古代版的资深工作狂。
  2、1v1,国师夫夫是官配,木有渣男!
  3、作者感情废,所以这依然是一个美食种田文,喜欢看美食&升级&温馨日常的请放心收藏。
  4、依然脑洞大开,不喜请点叉,不许吐槽,不然就让皮皮虾一口吃掉你哦~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种田文 美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姚亦昕 ┃ 配角:苏念白 ┃ 其它:吃瓜众妖
  作品简评:
  意外身故的新晋公务猿穿越到了一个妖修遍地走的神奇时空,变成了一只人见人爱萌萌哒的……刺猬小妖?什么?奉爹爹遗命嫁入国师府,遭遇天然渣?果断和离啊!劳资家有良田百亩嫁妆数万,凭什么给你守活寡?万万没想到,曾经以为是渣男的国师大人,却是身负天劫的玄狐,更是为了救他散尽修为。当前夫变成无法化形的幼崽,小刺猬如何培养完美夫君?本文以舌尖体美食为主线,描述了一个有趣的“舌尖上的妖族”,有萌物有逗比,剧情有爆笑有感动,向读者展示了一幅生动有趣的妖族生活画卷。

第1章 和离第1天
  巍峨雄伟的正阳殿上,早朝刚刚散去,光洁的金砖打磨铺就的地面上,却光滑洁净得仿佛从未有人踏上过,大殿内,侍从们悄无声息地忙着手里的事情,并不敢去看金漆盘龙宝座上那两个严肃对视的身影。
  也该着他们倒霉,撞上了以丞相为首的老臣们当殿奏报东海王与海妖一族通敌叛国的大事,以至于整座大殿瞬间气氛如冰冻一般,众侍从简直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只蚂蚁,千万别让陛下和国师看到自己才好。
  偏偏还有人不知死活地带着国师府手令快马闯入外宫。
  “让他进来!”国师大人眉目清冷地挥了挥衣袖,看都不看小皇帝,自作主张就将人放了进来。
  这下子,大殿内的侍从们更是恨不得将脑袋都埋到金砖里头去了。
  夭寿哦~亲眼见证国师大人驳了陛下的面子,他们不会被陛下灭口吧?
  谁说国师大人暗恋陛下的?简直虾扯蛋!现在看来,分明是国师大人挟天子以令诸侯!看看陛下那铁青的脸色,侍从们瑟瑟发抖,匍匐在冰凉的金砖上,分分钟脑补了一出小皇帝和摄政国师的夺权大戏……而他们,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炮灰了吧?
  正默默哀悼着自己炮灰而又短暂的生命,大殿外,国师府上的侍卫快步走了进来,噗通一声跪在金砖地面上,双手举起——
  “大人!夫人留书出走了!”
  蛤?
  方才还面色铁青的小皇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那浓浓的暗含嘲讽的笑声,听在大殿侍从们的耳朵里,简直就是对国师大人最大的挑衅!
  苏念白面无表情地从龙椅旁边的国师专座上站起来,走上前去,素白的纤长手指拈起侍卫手里捧着的薄薄书信,展开一看,上面硕大的三个巨丑无比的大字——
  和!离!书!
  好!很好!这就是他指腹为婚的小夫郎!
  素白的手指微微用力,那张薄薄的书信瞬间化为齑粉,散落在金砖地面上,随风四散,扑在匍匐的侍从们脸上,简直像是坟地里燃烧后四散飞舞的纸钱灰烬一般,透着一股浓浓的肃杀之气……
  “大人,夫人执意要走,下人们实在是拦不住。属下已分派人手一路暗中保护,要不要去将夫人追回来?”不愧是国师府上的侍卫,这种时刻还牢记自己的使命。
  “不必!”国师大人咬牙切齿地甩开衣袖,猛地转身,“他想走就走吧!”
  “哈!”坐在上首的小皇帝忍不住笑出声来。
  顿时,连那侍卫都不敢说话了。
  整个大殿静悄悄的,死寂一片,仿佛被施了什么法术一般。
  “都下去!”仿佛威严被挑衅了一般,国师殿下一脸冷然地开始清场。
  #陛下您自求多福吧#
  #能活着走出大殿真是感谢我八辈祖宗保佑#
  众侍从带着满脑子的弹幕快速退下,连王府侍卫也麻溜地跟着溜了。他们家王爷上一次暴怒清场,还是上一任吏部尚书卖官鬻爵,被国师大人满门抄斩的时候……
  妖神保佑!陛下,不是我们不够忠心,这次是您自己作死,非要三番两次在国师大人倒霉的时候笑出声来,正常人都不会这么作死好吧?
  “哈哈哈哈哈哈~”大殿的门一关上,小皇帝白丰霖就笑倒在龙椅上,指着站在下方的国师大人,修长白皙的手指抖得都快产生幻影了。
  “小舅舅,你,你竟然被舅母给休了!哈哈哈哈~”
  “我早就说了,像你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有人愿意和你成亲?果然人家跑了吧?”
  “别去追啦!像你这样的工作狂,是不会有人喜欢你的哈哈哈~”
  真是好大的一碗御赐毒鸡汤,就问国师你喝不喝?
  “闭嘴!”国师大人一巴掌挥过去,原本安静充当布景板的一大堆奏折顿时将身形瘦小的小皇帝给掩埋了。
  “啊啊啊小舅舅我错了!”白丰霖手忙脚乱地试图从一堆奏折里挣扎出来,可能是因为用力过猛,一下子变成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四尾灵狐,那蓬松的大尾巴比身子还要长许多,正在一堆奏折里摇晃着,远远看去,就好像奏折里长出了一丛雪白摇曳的狗尾巴草。
  大殿里,外甥舅舅正在相爱相杀。官道上,国师指腹为婚、成亲一年多依然没有圆房的夫郎姚亦昕,正晃着脚丫子毫无形象地坐在马车踏板上,嘴里还啃着方才在路边买的青皮梨子。
  这种梨子皮厚多汁,虽然没有皇室专供的雪梨那般清甜无渣,但吃起来却别有一番风味,姚亦昕连续啃了两个,觉得牙齿有点酸,遂丢了那梨核,复又从马车里摸出来一包刚出炉的绿豆糕吃了起来。
  “公子,我们真的要回乡下去啊?可是,乡下的老宅子已经很久都没住人了啊。”坐在马车踏板另一侧的,是姚亦昕去世的爹爹留给他的家仆,年长一点的唤作牛二郎,原型是只勤劳沉默的老水牛,和他差不多年岁的唤作毛小五,原型是只萌萌哒中华田园喵。
  而他,悲催的,这辈子竟然变成了一只刺猬小妖!
  一想到自己的真身,姚亦昕就觉得一阵心塞,连香甜的绿豆糕都不想再吃了。
  姚亦昕并不是这个时空的人,上辈子,他就是一个普通农家出来的大学生,毕业后,侥幸考上了公务猿,拿到第一个月工资,买了许多东西准备回乡孝敬爹妈,没想到回乡的车子倒霉地被两辆严重超载的渣土车压成了压缩饼干,全车乘客无一幸免。
  再次醒来后,他就变成了一坨软乎乎的刺猬幼崽,并且有了一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墨竹山庄庄主之子苏念白。
  再后来,大元朝和海妖的一场战争爆发,姚亦昕这辈子的父亲在战场上阵亡,另外一个爹爹也郁郁而终,临死之前,让家里的忠仆将他送到了墨竹山庄,托付给了前任老庄主,也是姚亦昕父亲的至交好友,苏念白的父亲苏梦泉。
  直到去墨竹山庄的时候,姚亦昕才知道,自己此去,就是奉双亲遗命“出嫁”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懵了。
  诚然,经过这十几年的熏陶,他已经知道,大元朝由于雌雄幼崽数量严重不平衡,男多女少,雌性稀缺,连这里的律法都是允许男子成婚的,甚至于还因此而炼制出了可以供男子诞育子嗣的丹药。
  可是,姚亦昕并不想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就这么盲婚哑嫁,原本他的想法是,先完成爹爹的遗愿,去墨竹山庄转一圈,听说墨竹山庄是天下数一数二的有钱又有范儿的土豪,一定看不上他这个乡下出来的土包子。
  到时候他就顺势“答应”退婚,说不定人家看自己这般识趣的份儿上,还会给自己一些补偿呢,姚亦昕上辈子穷怕了,可不会觉得银子咬手,他们给他“遣散费”他肯定拿着,到时候回老家买个几百亩地,做个优哉游哉的小地主多好!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命好还是倒霉,不但没有遇到传说中狗眼看人低的极品土豪,而且,墨竹山庄两位老人对自己简直比对亲儿子还要呵护备至,连下人们都对自己十分恭敬。
  姚亦昕也不是那种没良心的,一看这样,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退婚了,不过,当时他心里还存着一个侥幸,据说二老的独生子,也就是他那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夫是个名满天下的大才子,想必在外面一定有很多美貌与才情兼备的红颜知己啥的,一定看不上他这个连毛笔字都写不顺溜的土包子,到时候他要是悔婚神马的,他也能顺势答应退婚了。
  理由他都想好了,不忍二老夹在中间为难,主动提出退婚,啧!简直是当代道德楷模!
  可!是!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那个便宜未婚夫,竟然比他还要道德还要楷模!
  他,他竟然真的遵从父母之命、千里迢迢从外面赶回来和他成亲了!、
  再然后的事情,就好像脱缰的野狗一般,完全没办法控制了。他这位夫君成亲当夜就带队离开了墨竹山庄,等到他再一次派人来山庄接他的时候,身份就已经变成了大元朝的国师大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他,也从一个一文不名的乡下小刺猬崽子,变成了万千少男少女觊觎的、美貌与才情兼备的国师大人的原配夫郎。
  姚亦昕敢用他爹爹留给他的三万两银子的嫁妆发誓,全国99.99%的未婚男女,大概都在诅咒自己早点被国师大人休了,剩下那0.01%,说不定更恶毒的诅咒自己早登极乐,好给那位高高在上的小皇帝挪位子。
  是的!更加狗血的剧情来了。
  他们家国师大人并没有招惹什么红颜知己或者公主郡主什么的,他老人家魅力惊人,不招惹则已,一招惹就招惹来个重量级的。
  据说,大元朝的吃瓜群众都知道,他们伟大的国师一心痴恋小皇帝白丰霖,每天借口加班在皇宫苦守到天明,甚至连名字都叫做“念白”。
  据说,国师大人为了不辜负这位蓝颜知己,又不忍心辜负指腹为婚的乡下小子,干脆娶了人家,给了他尊崇的国师夫郎的地位,却给了小皇帝整个人和心……真是,好一出感天动地的三角恋!
  姚亦昕森森地觉得,他要是不给皇宫里那对“有情人”让位,他自己都觉得对不起广大吃瓜群众的怨念和期盼了。
  于是,在又一次试图和平分手却始终等不到人之后,姚亦昕决定,他要自己休了自己!
  这国师夫人,谁爱干谁干!反正他是不想干了。
  这厮不清不楚地把自己养在府里,又一天到晚借口加班住在皇宫里,搞的他都快变成整个皇城的笑话了,就好像他处心积虑想保住这个国师夫人的宝座一样。
  呸!他要不是因为二老对自己是在是好,才不会在这个国师府憋屈这么久呢。


第2章 和离第2天
  姚亦昕曾经确实也想过,既然这个时空大家都是这么过日子的,如果苏念白对他还算不错的话,那么,他也未尝不能试着接受这个男人。
  毕竟,二老当他是亲生儿子对待,而苏念白本人的颜值也确实挺高,咳咳!像他这样的外貌协会资深会员,对长得好看的人总是会多发几张悔过卡来着。
  只可惜,从最初的期待到失望,再到百般容忍继而绝望,姚亦昕觉得,自己对苏家,真的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
  没有带走国师府一针一线,怀里揣着爹爹们留给自己的三万两嫁妆,花了一百多两银子置办了一架不起眼却十分宽敞的马车,带着跟着自己嫁过来的两个忠仆,姚亦昕留下一封照着文书抄写的“和离书”,非常潇洒地给自己恢复了单身。
  他早就想这么干了!
  莫名其妙变成了一只圆滚滚的小刺猬,这就算了,还要给自己安排一个指腹为婚的高冷之花未婚夫,人干事?
  好在那家伙对自己只有责任没有感情,这样也好,大家好聚好散,从此相忘于江湖,他当他的国师,而他,一想到这辈子和两个爹爹生活了十几年的故乡,就忍不住心下一暖。
  即便他对上辈子的爸妈再不舍,可是,这辈子的两个爹爹,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都让姚亦昕真正的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爹爹,不然,他也不会因为爹爹的一个遗愿,就在墨竹山庄和国师府蹉跎了整整两年!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