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厨子有个红包群 作者:花落自缤纷

时间:2021-01-08 13:44 标签: 宫廷侯爵 穿书 豪门世家 因缘邂逅 花落自缤纷
文案夏粽一直觉得有野心的厨子才是好厨子。听说这个红包群喜欢深夜放/毒内容标签:宫廷侯爵搜索关键字:主角:夏粽(糯米)┃配角:闲杂人等┃其它:==================☆、后母如狼亲
文案
夏粽一直觉得有野心的厨子才是好厨子。听说这个红包群喜欢深夜放/毒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粽(糯米) ┃ 配角:闲杂人等 ┃ 其它:
==================
☆、后母如狼亲爹如虎
  平安村白取了个寓意平安的名字,前年发水去年大荒今年家家户户都快换着崽下锅吃了。饿殍遍地……
  夏粽生长在平安村的夏家,娘亲活着的时候,他还是家中的宝,可是三岁的时候他娘便突然感染了伤寒,去了。那时候光景尚好,家家户户兼有余粮,看夏大郎带着个三岁崽子甚是可怜,村里媒婆给介绍了姑娘。
  这姑娘是宅院大家户里出来的丫头,美貌动人的紧。一举一动和村里的粗俗姑子们迥然不同,眼角眉梢都带着狐媚味儿。这姑娘□□香,虽然从外头大家宅院里出来,说是年纪大了想回来许个人嫁了,但是实际上是勾搭主家少爷,被当家主母给撵了出来。偷鸡不成蚀把米想攀高枝儿反被人打了出来,破了身子找不到好郎君主意便打到了夏大郎这带着孩子的村夫身上。
  夏大郎也是个眼皮子浅的,加上这春香连少爷都勾搭得上何况这么个乡野村夫,手段一使,夏大郎就跟吃了迷魂药似的,家里什么可都得听春香的。夏粽在春香刚嫁过来的时候,原本一天两个鸡蛋,变成了一个鸡蛋。再过了半年,鸡蛋都不给他吃了。过了一年,春香生个大胖小子,给夏粽添了弟弟,他便连饭都减了一勺。再过一年,春香再给怀上个崽,已经可以帮着家里割草喂鸭喂鹅的夏粽便一日只能吃一碗粥一碗饭。到夏粽六岁时,春香生个妹妹,儿女双全的夏大郎更是什么都依着了春香。夏粽在家几乎跟个透明人一样,说是透明人,但是什么活计都能想到他,喊他去做事儿。
  夏粽长到八岁,跟个六岁娃娃一样,又干又瘦的。夏大郎的老娘老爹,加上三个弟弟,对这儿都视而不见。家家都拖家带口的,谁还有闲心思去管这事儿?人自个儿生的儿子都不待见,他们待见什么?
  夏粽是个识时务的,他面上看起来很是本分,心里却也窝着一团火气,这火气夹在心里又无处可泄。分明知道这家人眼里都不把他当回事儿,都只把他当成奴隶一样使唤,可是他懵懂,只知道不做事不干活就会饿死,离开这里更是没地方遮风避雨。一年一年忍了下来,忍到麻木。
  而这一年,突发了大水,庄稼全被湮了,家家户户基本上颗粒无收,只有高山上的玉米棒子还有丁点收成。大家盼着老天爷给赏口饭吃,期望明年能有好收成,结果第二年大旱,地干裂的寸草不生。今年也不曾见着好转,朝廷即使派发了救济的粮食也是难以维持这么多百姓。
  易子而食便发生了。
  更甚至有些人结帮拉派把成年人给围杀了下锅煮分吃。
  夏粽的弟弟夏明光还有妹妹夏明敏饿的不见半点精神。夏粽背着夏明敏跟着夏大郎一家子逃荒,入夜了在荒草堆里躺下。所有人都拽紧了裤腰带。
  逃荒本来是大部队的。
  但是,夏粽觉得今天晚上有点奇怪,因为他们远离了大部队走的很偏了。这荒郊野外尸骨上飘着鬼火,森然吓人。夏粽又饿又困但是到底是不敢喊的。因为他知道喊也没有吃的。
  这个时候睡起来微微有点力气但是还不懂事只有两岁的夏明敏哭闹了起来,气若游丝:“爹……饿……娘……饿……呜呜……饿……”夏明光顿时也嚎啕起来。
  夏粽刚要拍拍夏明敏的背安抚她,就被春香一把夺了去,春香埋在夏明敏身上哀声哭起来。
  夏大郎看着气若游丝的女儿,看着嚎啕哭着的儿子,还有娇弱的妻子,他狠狠的握紧了腰间那防坏人的柴刀。夏粽正无能为力着,夏明敏被抱开他松了一口气,他走了一天一口水都喝不上还要背着夏明敏,他也吃不消!他才十岁。
  夏粽想他应该可以睡一下了,免得明天一大早的他没力气走路。结果他刚要躺下,这个时候他的父亲夏大郎猛地转过来看着他,眼睛里一片血红,拔出刀来对着他,嘴里几乎是硬着牙根说道:“夏粽,你是我生的,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也该报恩的!”
  夏粽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夏大郎!森冷的月色下他面部狰狞恐怖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夏粽忍不住就要爬起来逃跑。
  他的亲爹……
  他的亲爹……好像要杀了他……
  夏粽刚爬起来就被夏大郎一手扯住了脖子,夏粽又小又瘦,根本不像十岁的孩子,他饿的皮包骨头全身没几两肉。
  夏大郎一脚把夏粽踹倒在地上抓起他一条腿,用柴刀直接从大腿上剜下一块肉来,夏大郎喊:“春香,拿着。”这个时候的春香脸上哪里还有半点娇弱女子的模样,她像饿狼一样抓住了夏大郎递过来的肉。
  夏大郎只剜了小块下来,是刀不够快,不顾夏粽惨嚎得跟野兽畜生似的,又剜了夏粽小腿肉下来。
  夏粽惨嚎如将死之狗。
  夏大郎剜了他三刀在他左腿上,嫌不够,反正已经剜掉一条腿,抓了另一条腿剜了小腿肉下来。
  夏粽如猪,逢年节可杀。
  这个时候夏大郎对上了夏粽那双恨毒了他的眼睛,仿佛夏粽会化为厉鬼永生永世纠缠他一般。夏大郎哆嗦了一下,但是依旧说着:“我生养你,这是你该还的,该还的……”他在劝服自己心里的恐惧。
  春香赶紧把火给升起来,把肉烤了。
  夏粽已经只剩一口气,再睁不开眼睛。只闻到肉香……隐约听到夏明光说:“爹爹,我还想再吃一口……”
  他们……就当着自己的尸体……吃自己的肉吗?
  等到吃饱以后,或多或少这家子人有些恐惧了起来,尤其是夏粽脸色青白七窍流血,眼睛爆出来的模样像是恶鬼,只当夏粽已经死了,怕恶鬼缠身,一家子赶紧往前走。夏粽被抛弃在荒郊野岭,只等咽气了。
  然而在这家子人走了不久,此刻月上中空周遭廖无人烟,夏粽脖子上那半枚铜钱却突然发起光来。
  夏粽□□血肉透见森然白色腿骨的腿经脉如柳芽伸展,血肉如红色肉虫子蠕动起来。
  不过一两个小时,双腿好全了。这半枚铜钱上的光也消失了。这半枚铜钱还是夏粽他娘当初赶集结果在路上捡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不要了的,毕竟这半枚铜钱花不出去。
  铜钱中间有个小方孔,断成两边,正好断在小方孔的外边一点点,能够被绳子穿进去。这成了夏粽对他娘亲唯一的念想。要是他脖子上半枚铜钱能够花出去恐怕也早就不在他身上了。
  夏粽第二日早上睁开眼睛还看到这个世界的太阳的时候,只感觉不可思议,他竟然还能活着看到今天的太阳。
  尤其是……他竟然好像……不是好痛的样子。他这个时候轰然坐起来,看看腿,心里一阵一阵的蒙圈,腿竟然、竟然是完好无缺的。难道……他昨天晚上是在做梦?
  不不不!
  如果是在做梦!那他现如今这被血干成一块纠结成一块的裤子怎么说?
  难道这世界上还有神仙?
  一定是神仙救了他,一定是!他念头刚落,脑海里突然传来一声:“叮~~~”
  他脑壳里竟然自然而然出现了一个页面。
  他不认识字。
  但是那个纸包包……却好像好像逢着过年的时候其他孩子手里拿着的红封,里面包着压岁钱啊!
  他下意识的就想去摸摸!
  结果红色纸包包上的字立马变了样子。
  “紅”——“開”
  他知道是字,但是不认识。
  他好奇,又想摸摸。
  脑壳里页面就变成了这样:
  二十四桥明月夜一份。
  下面是:
  猪长老领取了小黄蓉的红包。
  洪七公领取了小黄蓉的红包。
  半枚铜钱领取了小黄蓉的红包。
  夏粽是一个字也不认识,但是脑子里就是莫名奇妙就出现了好好看好香好香的菜。
  脑壳子里突然传出来其他人的说话声,这可把夏粽吓坏了。
  猪长老:“小黄蓉手艺越来越好了,就是一份不够俺填牙齿。”
  洪七公:“幸好老人家睡眠不好起得早不然一份都抢不到了。”
  盘丝洞老大:“这么多条腿都抢不到小容儿的吃的,不开森。”
  小龙女:“改日和过儿上门叨扰郭夫人。”
  小黄蓉:“今日要和靖哥哥练武,只做了三份,对不住啊。改日再请大家。”
  ……
  夏粽脑壳晕,心里想着莫非自己精神出问题跟隔壁村疯婆子一样了?肚子咕噜噜叫的欢快,脑子里还有那盘菜在,他想:要是能吃到嘴里就好了,这些人也不要在他脑子里说话了好不好?
  念头刚落!
  手上一烫,脑壳里的声音也消失了,夏粽瞪大着眼睛看着自己手上那一盘菜,口水忍不住哗啦一下就流了下来。
  这菜香气直入肺腑。
  荷叶边似的波浪碗,不像陶瓷。
  光滑照人白如雪练的丸子上面点缀细米似的金色桂花。
  明明没有肉却有着极为鲜香的肉味儿。
  夏粽只在逢年过节时在家里闻到过肉味,却是好些年没曾吃到嘴里的。
  他完全不顾自己那鸡爪爪一样脏的黑手,也不怕烫,抓起来就往嘴里塞。
  他吃完后舔了手指舔了盘子,干干净净一滴汤汁儿都没留。
  他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菜。
  可是他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豆腐!
  世界上竟然有人可以把豆腐做的这么好吃!他完全无法想象,何况他现在没有见过任何世面只吃过好多好多苦头。
  夏粽抱着碗傻傻的坐着,盘子里还残留香味儿。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这菜叫做二十四桥明月夜,做的豆腐一定是北方极好极好的黄豆,颗粒饱满亮如黄金,浸泡用高山之上千年不化之冰,压榨出浆,倒入模具成圆形。取最最好的火腿,从中剖出二十四个洞来,将成形的豆腐放入火腿中烘焙而出,待火腿极鲜美浓郁滋味进入豆腐中,将火腿弃之不用只吃这蕴含所有精华的豆腐。
  这般好的味道哪里能够让人说一个不字来。
☆、深陷囫囵
  夏粽隐约觉得自己脑子里得了个宝贝儿,不知道会不会危及自己的姓命,但是想想,自己的命可能都是脑袋里这个宝贝儿救的,何况现在可能还会得到些吃的。就算再死一回又如何,他本来就是死了一回的人。还是在自己亲爹的柴刀下!成了他一家人的口粮。
  多年来吃的比鸡少睡得比狗晚,得到的却是这样一个下场。
  夏粽心里头恨透了这一家子人。
  他站起来,茫然四顾,不知道下面去哪里。到处都是逃荒的人,他小胳膊小腿,根本斗不过这些人还有可能被人宰了吃了,就像他身生父亲一样对他。
  夏粽现在尚小心里头是怕的。
  夏粽吃得不饱,但是比那些饿得不行的人要好多了。他站起来,只见此时此刻天空上轰然划下一道巨大的雷霆,天空上风起云涌,接着遮天蔽日的乌云层层下压而来。天仿佛都要塌了。
  不过一分钟!
  夏粽就看到这老天爷跟烂了窟窿一样,大雨倾盆而来铺天盖地。夏粽被淋得劈头盖脸,可是他张开嘴在雨里跟个傻子一样欢呼雀跃!下雨了!下雨了啊!
  这一刻逃荒的人全都如夏粽一样欢呼雀跃起来。老天爷终究还是给人一条活路了。
  夏粽一步一泥泞的往前走,找个躲雨的地方。他运气不错,走了很久之后看到前面有个破庙,他小胳膊小腿的跑过去,结果在破烂的窗子边看到里面还有人。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