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遗传性误国+番外 作者:左达承鸣

时间:2021-01-08 13:44 标签: 宫廷侯爵 穿书 豪门世家 因缘邂逅 左达承鸣
文案cp:经典冷峻攻×简单粗暴活血化瘀受生来八分金贵骨,且看一人之下的天之骄子如何一路破阻消滞,活血化瘀,祸国殃民。ps:①1v1主受HE②历史不作数,请勿当真③每晚八点左右更新,如果有事会提前请假④
文案
cp:经典冷峻攻×简单粗暴活血化瘀受
生来八分金贵骨,且看一人之下的天之骄子如何一路破阻消滞,活血化瘀,祸国殃民。
ps:①1v1主受HE
②历史不作数,请勿当真
③每晚八点左右更新,如果有事会提前请假
④祝各位看官看文愉快,鞠躬鞠躬再鞠躬~~~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润之,永琰 ┃ 配角:戏份不多的皇帝,随便的将军,莫名其妙的半仙,正派反派以及炮灰若干 ┃ 其它:丰绅殷德
==================
☆、恍惚客
  第一卷     琥珀琉璃珠
  国相堂堂,艳色非常,潜武渊文,当世无双。
  乾隆十五年,政通人和,早春二月,风和日丽,宜动土,忌出行。
  锡晋斋府邸小花厅内地龙烧得正旺,各色名贵花卉争奇斗艳,疏影掩映之中,二人端坐棋盘左右,一人执白,一人抠脚。
  执白男子红缎及地,眉峰挑起,拧眉细思。
  再细瞧处更是咋舌,此人修面叶眉,鼻峰挺立而双唇温润,侧脸英气俊美,乃是大清朝口耳相传的相国大学士,名曰:钮祜禄.和珅。
  反观棋盘对过这位抠脚大汉纪某人,相比之下相貌上就寒掺些许,纪晓岚一身湛蓝蜀锦料子官家常服,头顶文官帽,脚蹬金缕云纹短靴,四方大脸,宽头阔耳,倒是一副弥勒福相,好在佛靠金装,勉强讨回些场子。
  眼下这光景,正是黑蛟断首白龙收官关键时刻,两人一错不错窥着棋盘,纪晓岚屏息凝神,连抠脚的手都紧张收回,放于嘴边私啃。
  正当此时,一声哀嚎响彻相府上空————
  “老、老、老爷!大事不好——!”
  和珅与纪晓岚皆是一顿。
  “少爷他,又又又把人给打啦!”
  只见一人小厮模样,自正门连滚带爬闯入连廊,还未及进入花厅便摔了个王八翻盖,艰难翻转匍匐于地,‘唉唉’叫唤不住。
  和珅气定神闲落下一子,“叫吃!”旋问道,“这回是强抢民女,还是欺行霸市?”
  “都不是!这回打的可是那刘环之,刘世子!”
  “哦?”和珅略一挑眉,目光依旧未离棋枰,“刘环之……谁呀?”
  “就刘罗锅那不成气候的侄儿,刚从关西调回来。”纪晓岚提醒道。
  “唔。”和绅颔首,“多大点事儿,明日下了早朝再同圣上讲明也无妨,来,来,接着下。”
  “本……本来也没什么的,那刘世子在十里集闹市纵马,咱们少爷正买话本儿呢,刘世子那大马蹄子横里就抄过来拉!不过幸好及时勒住。”
  和珅浑身一震,小厮继续道:“刘世子蛮横无理,刚下马跟咱少爷争辩几句,谁知道被一块不知道从哪飞出来的石头给打着眼拉!”
  “你说什么?!”
  和珅倏忽弹射而起,一把攥住小厮前襟,直将其提离地尺许高,“可曾伤着了?”
  小厮被衣领子勒得‘嗬嗬’叫,苦哈哈踮起脚尖,勉力踩地。
  “怎么没伤着…嗬……眼珠子都给打冒了……”
  “谁问那狗屁刘世子,我且问你,你少爷伤了没有?!”
  “那不敢那不敢,小的便是拼上性命也不能叫少爷伤着毫毛!”
  此小厮平素便好夸大其词,和珅不领其情,冷冷问道,“到底伤了没有?”
  “少爷就不小心被马蹄铁擦了下手背,立马被方先生拦开了,皮儿都没破,咱们占着理呢……老爷……喘不上气……”
  "忒也欺人!”和珅撒手甩袖,忿道:“速速备一匹快马,即刻入宫面圣。”
  “老和啊,这都过午时,午门也关了。”纪晓岚无奈规劝,“明儿个再去也不迟……”
  “少废话!你他娘没听见我儿子伤着了么?”
  “老……老爷,三思啊老爷,”小厮双脚落地,勉强吁出一口气,斟酌道,“少爷擦伤实在不碍,若是闹得人尽皆知反而不好。”
  和绅俊眉一簇,“若是叫刘罗锅儿那老小子抢占先机,我岂不是不占理了?!”
  纪晓岚一怔,显然被和珅强大的逻辑拐带不轻。
  小厮诺诺称是,旋连滚带爬准备快马去也。
  这厢和珅撵走纪晓岚,复叮嘱小厮多多加派人手,一来为少爷助阵,二来热闹凑完了就加紧寻少爷回府,莫再多生事端,一骑绝尘奔午门而去不提。
  且说另一边,今日京城脚下十里集可有热闹看。
  人群里三圈外三圈围着个卖话本小摊位,摊儿老板早不知道逃哪避难去了,徒留下个空摊子。
  摊前站着位小少年,看身量不过十四五岁上下,容貌出落得偏小些,鱼儿眉柳芽儿眼,生得一副喜人面,头顶雪貂毛儿小毡帽,一水儿风毛衮绣白披风,和合二仙盘云扣,更衬眉眼齐整俊俏,纤尘不染。
  少年脖颈系一块通透无比的青玉司南佩,活生生自年画儿里走出抱鱼如意童子一般。
  若说起这位小少年,恐怕十里集商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一位乃是和珅嫡子,含金汤匙坠地的世子爷,小小年纪还通诗书,颇得圣上赏识,乾隆爷钦赐大名‘丰绅殷德’,又亲提了表字‘润之’,暗示润德载物,丰年之意。
  润之出身金贵,却从不骄矜,八面通透人品倶佳,嘴儿甜人又俊,十里集百姓未有不喜爱他的,连卖话本儿的郝叟都愿意将新出拓本为他预留。
  小少年从容不迫,地上那一位可就狼狈许多——苏绣料子最粘泥,这几日又赶上时气热,年前的雪化了大半,刘世子捂着眼哀嚎翻腾大半日,一身矜贵料子早瞧不出本色来。
  “你!忒个狗杂种!”
  刘环之从小跋扈惯了,哪吃过这般苦头,此刻眼前血红一片,辨不清东西南北,半天才被家奴搀扶爬起,情急之下关西话统统飚出口。
  “我怼你姥姥个爬!格老子地!吃了熊心豹子胆!睁开狗眼看看清楚老子是谁!不要你的狗命拉!”
  “莽夫之怒,当以头抢地,可见古人诚不欺我,”润之长身而立,不见丝毫惧色,不卑不亢,侃侃而谈,“且不论阁下是谁,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今鬮你闹市纵马,本有错在先,乃其一;伤阁下之人显然不在此处,你错按罪责,乃其二——”
  “少他娘废话!!老子没功夫跟你在这儿其一其二,跟老子讲道理,老子就是道理!”
  “唔,”润之深以为然,拉长调子嘲道,“虚活十五载,还未曾见过如此狼狈之‘道理’——”
  围观轰然一片大笑,‘刘道理’登时肺也气炸,一手捂左眼一手就要去拎小少年衣领,围观众人俱是升斗小民,任谁也不敢靠前,皆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咻咻’一阵破风声,两颗石子连发,准确无误钉入刘环之伸出的手上!
  变故突生,刘环之尖嚎一声,登时皮开肉绽。
  这二记打得极重极狠,一颗入肉一颗紧随其后,竟分毫不差打在先前石子凹凸之上,直将指头大小石块生生钉进虎口寸许!
  刘世子完好的令一只眼勉强翻了个囫囵白眼,剧痛之下,瞳孔涣散,仰面晕厥过去。
  周遭百姓中爆发出一阵欢呼,起哄架秧子的有之、丢臭鸡蛋烂番茄的也有之。
  家奴七手八脚把刘环之抬起来要溜,一獐头鼠目之辈尚有些不甘心,回头嚷道,“你,你等着!你等我们少爷……”
  狠话没撂完,回头再一看其他人抬着刘环之跑得倒快,急忙边撵边喊“诶——!龟孙子!你们别把我丢下喽!”
  “夹着尾巴快滚罢!哈哈哈——”百姓早看不惯刘环之平日里嚣张跋扈恶霸样子,见他落荒而逃皆拍手叫好,几个爷们儿不嫌事大,两指并在口中“必儿——必儿——”打呼哨,喝倒彩,一时彩声雷动,好不热闹。
  一片大快人心欢喝声中,润之不动声色退将出去,如同一尾银白色小鱼儿般穿梭于人群,不多时便消失在街道尽头一间老药铺子门口。
  “诶!方先生,咱少爷呢?”小厮光顾浑闹,这会儿方才察觉不见了少爷,连忙回头唤客卿方儒生,二人分头找寻。
  且说润之避开小厮一路挤进药铺子,刚才分明看见是位身披黑斗笠的义士出手,于危难之中投石相救,一定就是那话本儿所说的江湖侠客!
  小少年心念电转,密密匝匝地盘算起拜师成侠之路,转念一想发现不妥,这位侠客为何眨眼之间便没了踪迹?!
  ——按理而言,此时残阳如血,时光正好。侠客正应该立于原地等待自己,接着收其为徒,而后发现自己根骨精奇乃天生练武奇才,随便指点几招,通我任督二脉,授我武功秘籍,点我羽化登仙,终成为一代大侠称霸武林么?
  这……这缘何不按套路出牌?!
  药铺子里雾气蒸腾,气味呛鼻,润之左顾右盼,一圈下来也不见黑衣义士,粉白嫩脸上满是失望。
  “嗨!真娘晦气,那小子又来——”抓药郎中啐了一口,抬高音调朝后堂道,“本月都来三回了,真当咱常青堂药铺是什么好施舍的地界儿呢?”
  “我说你小声点儿,不是给自己惹不自在么。”账房朝郎中挤挤眼,“那位好歹是宫里头来的,素不知来头,万一是个正经主子,你岂非惹祸上身。”
  “呸!我去他的梭梭子,能什么正经主子,正经主子能出宫来抓药?宫里太医爷爷们神通,要个灵芝肉参血燕鱼翅还不萝卜白菜似的稀松平常?他那病歪歪的娘指不定染了啥疫症,”又压低声怨道,“嗳!说不得是与旁的私通,得了些个说不出口的脏病,谁知道那小子身上带没带着病呢,可别给我招上。”
  “不是,你可收敛些,我看那人不像是个省油的……”
  “抓药不给银子,说破大天儿去也没这理,回回拿那些个绣花手绢儿抵,谁稀罕!也就是掌柜的好相与,要搁我——我——”
  说话间,后堂门帘子一掀,着一席黑斗篷之人转瞬立于面前,身量颀长挺拔,宽大帽檐一直遮至人中,两瓣唇与锋利的下颚线条皆隐藏进阴影中,晦暗不明。
  郎中只觉得一股阴测测凉意自脊背横窜上来,整个人打了个寒颤,紧忙闭了嘴接过药单子抓药。
  润之一见,当即心中乍喜,可不就是方才那位大侠么,上前两步便要伸手就去牵那人腕子。
  “大侠!”
  谁知掌心将要握住那人腕子,黑衣人仿被灼伤了般一把甩开,疾退两步,哐当一声撞在身后柜台上,药架子瓶瓶罐罐叮当乱响,又引得郎中好一番白眼。
  “大侠,你别——”
  润之也骇了一跳,明白自己唐突,他向来与人自来熟,平素又随意惯了,唯独面对这人却不知为何,口舌像是打了结,心跳变得极厉害。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表达友好,别害怕?——此人想必是绝世高手,害怕自己做甚?别介意?——又不是姑娘家,想来也不会介意短暂一瞬肌肤之亲。
  少年润之话本看冒了,只当那身量颇高的黑衣人是武功盖世的侠客,自然不肯与凡夫俗子亲近,心底不禁更生出些缥缈崇高的钦佩来。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