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掌丞天下(下) 作者:月神的野鬼

时间:2021-01-08 13:44 标签: 宫廷侯爵 穿书 豪门世家 因缘邂逅 月神的野鬼
第81章舍得王悦也没想到,谢景说吃饭,就是真的给他弄了一桌子饭然后把勺子塞到他手心,谢景说让他好好休息,就是真的在屋子里点了安神香然后陪着他睡在床榻上。光线很暗,王悦悄悄地起身伏在谢景身上
第81章 舍得
  王悦也没想到, 谢景说吃饭, 就是真的给他弄了一桌子饭然后把勺子塞到他手心,谢景说让他好好休息,就是真的在屋子里点了安神香然后陪着他睡在床榻上。光线很暗, 王悦悄悄地起身伏在谢景身上打量他, 腰却忽然被揽住了, 他的身子猛地一低。
  “睡了。”谢景将人压入了怀中, 又给他掖了下被子。
  王悦抬头看去,终于低声道:“抱歉。”他说不清自己为何要说这两个字,一晃神间脱口便出。
  谢景原本都闭上了眼, 闻声又睁开了眼, 他望着怀中的王悦, “为何要抱歉?”
  王悦抬手抚了下谢景的脸, 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他低声道:“等这些事都结束了……”他顿了许久, 终于道,“等这些事都结束了,我们去扬州走走,我还记得。”
  谢景闻声顿了很久, 终于他抚着王悦的背,将人一点点压入了怀中。
  王悦睡过去后,谢景望着怀中的人,一双眼晦暗又昏沉。
  ……清晨的阳光照进谢家宅院。
  王悦披着件干净外衫老实地坐在床上,任由谢景给他收拾头发, 脸一大早又开始红。
  “你真要亲自送我回王家啊?”王悦忍了半天终于问出了口。
  “嗯。”谢景正好将王悦的头发书完,手忽然轻轻顿了下,他捏着王悦的手看了会儿,起身走到一旁,翻了盒药出来。
  “我可以自己回去。”王悦伸长脖子朝谢景提建议道,“你不用非得陪着我去。”
  “你怕什么?”谢景走回来,打开药盒,给王悦换药。
  王悦心道我不是怕王导气急败坏,万一给你难堪怎么办?他没说话。
  谢景抬眸淡淡瞧了眼王悦,给他换好了药,随手就将药盒放在了王悦的手心,他望向王悦,忽然问道:“若是我有办法解决这些事,带你离开建康,你能放得下吗?”
  王悦原本还在忧虑,闻声却是一下子愣住了,“什么?放得下什么?”
  谢景望着他,没再开口说话。他抬手抚上王悦的脸,“没事。”他自觉刚才说了句没用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王悦不会走,他从来都明白。
  王悦心里头忽然有些不安,他凑近了谢景开口道:“你想什么呢?”
  谢景望了眼凑到他面前的王悦,不知过了多久,他低声开口说了一句话。
  那声音一如往常,教人不易察觉其中异样,那点散不去的冷,是王悦从未见过的东西。
  “想把你关起来。”
  王悦没察觉出任何的异样,他还当谢景和他玩笑,他笑道:“行啊!你养我啊!”
  谢景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望着他。王悦笑了起来,谢景望了他许久,伸出手轻轻摸了下他的脑袋,眼底的阴郁一点点散去,只余下了淡淡的浮光。他摸着王悦的头发,动作很轻柔,像是在哄个孩子。
  王悦很久之后才知道,谢景从来不开玩笑,只有愿不愿意忍。他知道的迟了些。
  另一头的建康城乌衣巷,风和日丽。
  余杭来的和尚摘了斗笠,仰头望了会儿那王家的牌匾,笑了下,扭头对自己身边的小沙弥道:“好看?”
  “住持,这便是你的家啊?”那小沙弥盯着那富丽堂皇的富贵门第,眼睛都直了。他们的山寺虽然有钱,却绝舍不得砸这么多钱在门面上,更何况这人间泼天富贵,又岂是他们那种佛门清秀的景致能相与比拟的?
  曾经贵为琅玡二公子,而今断发修行许多年的僧侣笑了下,低声道:“我的家?不,这可不是我的家,我们佛门中人没这说法。”
  那小沙弥忙反应过来,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竺法深回头压低声音,“王导连几斤枣子藏坏了都舍不得扔,不不不,我们山寺没这么穷还硬撑着显摆的亲戚。”
  小沙弥一愣,“啊?”
  竺法深扇着手中的斗笠,抬脚一步迈入了王家大门,大步往里头走。
  王家的仆人伸手替他将门次第推开,热热闹闹的凡俗气息扑面而来。
  ……
  王悦终究是没能打消谢景送他回家的念头,两人到王家的时候,时辰已经是正午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大门口能撞见郗璿和王羲之。四人的眼神一撞上,王悦发现郗璿和王羲之这两人竟然比他的神色还奇怪,四人之中只有谢景神色如常,王悦愣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等会!你们俩去哪儿了?”
  郗璿若无其事地瞥了眼王悦,从袖中掏出一枚东西朝王悦扔了过来。
  王悦伸手接了,低头一看,忽然笑了。
  长命锁。
  郗璿也没多解释,转身就潇洒大方地朝王家大门走进去,王羲之看上去比郗璿要局促很多,朝王悦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回头忙紧紧跟上郗璿。
  王悦心里一顿,他扭过头看了眼谢景,“你看见没?我跟她是清白的。”
  谢景闻声望了他一眼,没说话,似乎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人还未走进大门,远远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谢大公子?”
  王有容听见通报迎了出来,在两人面前站定,他微微一笑,“丞相说了,来者是客,王家想留谢大公子喝杯茶。”
  王悦还没来得及说话,谢景已经点了头。
  “你做什么?”王悦诧异地看着谢景。
  “恭敬不如从命。”谢景淡然道:“走吧。”
  王悦下意识想跟上去,却没想到,王导让他回避。他的脸瞬间黑了。
  谢景与王导两人坐在大堂里谈了许久,王悦在外头一个人等得有些心惊胆战,忽然感觉肩上被人拍了下,他回头看去。顿时愣住了。
  竺法深摇着扇子对王悦笑,长身玉立,一身的烟火俗气味道,他拿着扇子轻轻拍着王悦的肩,“怎么,不认识我了?”
  王悦分明很是惊喜,忙回过头来,“世叔?”
  “是我啊。”原名王潜的琅玡王家二公子对着王悦微微一笑,“好久没见了,说说,想我没?”
  “世叔?你怎么来建康了?你不是在余杭吗?”
  “你父亲邀我来的,我便来了。”竺法深拍了下大惊小怪的王悦的肩,“瘦了!脸上都没肉了!”
  王悦下意识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随即又笑道:“你什么时候到的建康?”
  “几天前吧。”竺法深摇着扇子笑,目光却是落在王悦身后的院子,他往里头望了几眼。
  王悦意外极了。王潜自从当年离开琅玡王家当了和尚后,他便再也没回过本家。王悦实在没想到会在王家在见着他!要说王悦这位世叔,当年也是长安城赫赫有名的人物,王家二公子王潜,少年风流名满长安,十八岁时悟禅菩提树下,一夜观雪,遁入了空门。这事当年在长安可谓是一桩流传极广的佳话。
  王悦与这位世叔不可谓不熟悉,他幼年时常去余杭山寺,王潜在那时庙里当住持,平日里养养蜂种种花,王悦一来,他便时常带着王悦去外头游山玩水。两人的关系一直不错。此时瞧见他,王悦很惊喜。
  年轻的余杭僧人手里捏着顶灰色斗笠,抬手轻轻往王悦头上一戴,“站着干什么呢?”
  王悦猛地回过神来,回头朝院子里看了眼,又对着竺法深道:“没事。”
  竺法深盯着王悦看了会儿,忽然笑了下,“有空陪世叔喝杯茶吗?我带了点余杭的雨前新茶,你父亲都没喝过的珍品。”
  若是搁在平时王悦肯定一口应下,可他回头看了眼那院子,谢景仍是没出来,他犹豫片刻对着竺法深道:“世叔,要不晚上我去找你,我眼下……世叔我眼下有些事。”
  “你这么忙?我听你父亲说了,豫州与荆扬一带你早已经布置差不多了,东南那边也没大动静,此时比得就是谁沉得住气,你不闲谁闲?”竺法深拍了下王悦头上的斗笠,“走吧,去我房间里喝杯茶。”
  竺法深拉着王悦就走,王悦被拽了个踉跄。
  “世叔?”
  “走吧!”竺法深揽上了王悦的肩,一把将人往自己的院子拉。
  王悦回头看了眼那院子,终究是拗不过竺法深。
  回廊之上,竺法深伸手给王悦泡了杯茶,王悦什么也看不懂,瞧他鼓捣了半天,最后伸出双手将茶接过来小心翼翼地喝了口,没品出什么所以然。他尴尬地看了眼满是期待的竺法深,支吾良久,开口道:“色香味俱全。”
  竺法深嘴角一抽,“你当做菜呢?”
  王悦低头闷声喝茶,没敢吭声。
  竺法深看了他一会儿,忽然道:“对了,你和谢家那后生的事,你父亲和我聊了,我听了觉得还挺有意思。”
  王悦的手一顿,抬头看了眼竺法深,愣了许久,他终于反应过来了,“他找你来,是找你做说客?”他又问了一遍,“不是吧?”
  竺法深点点头,笑道:“是啊!你父亲写信请我来当说客,让我劝劝你,我来的路上想了好多天,不知如何开口,可你父亲又已经拜托我了,我不说一番,你不听一番,这事咱们俩人都交代不过去。”
  竟然真的是请竺法深当说客!王悦一时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王导到底怎么想的?让竺法深来当说客,这还是打算劝自己了却红尘遁入空门?这未免太可笑了吧。而竺法深竟然还真的答应下来了!
  王悦喝着茶看着竺法深,良久才道:“世叔,当说客行,我听你说!不过,”王悦顿了下,“你能不说佛经吗?”
  琅玡王家的家训,余杭山寺的佛经,这两样是王悦平生最不想碰的东西。
  竺法深明显顿了下,“我又不劝你出家,我给你念哪门子的经?”
  王悦犹豫了一会儿,“那世叔你的意思?”
  “这么着吧!我同你讲个故事,我们出家人都喜欢讲故事,我随口一说,你随意一听,这事咱们就混过去了,你父亲同谢家那客人一时半会儿也聊不完,你也不差喝盏茶的工夫。”
  王悦一点点转着手中的茶杯,“世叔你说。”
  竺法深笑了下,清了清嗓子,“二十年前,长安城有户外地来的富贵人家,家底丰厚,令人钦羡。这家有位闲散公子,托祖上功德,吃穿不愁,二十年来活得潇潇洒洒,自以为是一号人物。既是洛阳金粉故事,这故事里头怎能没有美人?这平生顺风顺水的富家公子瞧上了家中的一位婢女,美人如玉,君子无双,两人一见倾心,互赠双鲤,不久便私结连理,故事要好听,那自然不能没点波折风浪。”
  竺法深看了眼王悦,继续说下去,“不久,这两人的事教那富贵人家的长辈知晓了,原以为不过一对石崇绿珠的佳话,不料那公子气傲,说要许那婢女什么姻缘,这便是极不识相了,一介卑陋婢女,如何做得了这富贵人家的女主人?如此一来,便犯了众怒,那富贵公子自诩情深,也肯为那婢女豁得出去,扬言不带一金一银与那女子做避世去做一对乡野夫妻,那公子的双亲得知后大为震怒,书香人家,动不得刀兵,你猜他父母最后如何了?”
  竺法深卖了个关子,望着王悦,王悦顿了会儿,“把那婢女赶出去了?”
  “错了,公子那双亲是朝中重臣,如何能让家丑外扬,他们拦下了那对可笑夫妻,心平气和地说要请两位喝碗茶,坐下聊聊。那公子喝完茶昏睡过去,醒来却发现那婢女已经成了他父亲的妾侍,公子大为愤怒,心疼发妻,又痛恨双亲言而无信,对着祖宗祠堂立誓平生不娶妻,不生子,灭绝人伦。”
  王悦顿了会儿,“最后长辈妥协了?”
  “不。”僧人笑了下,“他们喊来了三十位貌美女子,将那公子绑在祠堂之上,每日灌入慎恤胶与米汤,女干- yín -了两月,直到有两名女子怀孕。那婢女啊,她被迫在一旁睁大眼看着,痛苦万状,终于找着机会一头直接撞死在了那公子的身旁,血溅了满地。”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