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枕山河+番外 作者:微辣不加葱

时间:2021-01-09 10:33 标签: 灵异神怪 玄幻 灵魂转换 仙侠修真 微辣不加葱
文案尔冬一生求而不得,临死前才如愿。尔冬是师父唯一的弟子,却并不讨他欢心。后来,他才知道,自己不过一个万人厌弃的妖魔,而师父则是镇守妖魔的一柄利刃。*温柔淡漠攻X天真懵懂受第1章?
  文案
  尔冬一生求而不得,临死前才如愿。
  尔冬是师父唯一的弟子,却并不讨他欢心。
  后来,他才知道,自己不过一个万人厌弃的妖魔,而师父则是镇守妖魔的一柄利刃。
  *温柔淡漠攻X天真懵懂受
第1章 
  峡州以南,梅川以东,有个叫茂村的村子,人口不足百户。因设了个集市,西边的山货在此中转,人烟逐渐稠密,形成了个不大不小的县镇。
  茂村算不上繁华,但方圆百里多山少地,远不及斜溪城镇连绵,山民置换货物总归要到茂村去。
  附近的孩童看来,茂村是数一数二的热闹地方。
  尔冬也曾想过去茂村,他从一位老樵夫的口中得知茂村的存在,知道那里商铺延绵百米,山货海货应有尽有,若是运气好,兴许还能碰上番货。
  可尔冬去不了,单是和樵夫说了话,他都被师父罚跪了一晚,跪在前院冰冷的石阶上。
  受了寒的膝盖疼了几天,疼得他龇牙咧嘴,再也不敢说自己想去茂村。
  师父对他并不严苛,甚至称得上随意,就算尔冬撅着屁股在地里刨蚯蚓,师父都不会管他,唯独他显露出任何要下山的念头,定要挨一顿惩罚。
  茂村被群山环绕,十里之外,有座无名山。
  山和其它的山没什么区别,又位处山阴,入冬后寒冷氵朝湿,连野草都要死一大片。
  山上有座普通的竹院,和山下平凡人家的小院相似,一间主屋,两间厢房,前后各一院子。
  山间积雨汇成一条溪水,蜿蜒而下,正好经过后院。
  后院未经修葺,看起来不免寒碜,院中央的桃花树枝多叶少,零星几瓣桃花,瘦得可怜。
  树下躺着一个少年,他的身型与这株瘦桃相似,单薄得可怜,面色苍白,唇色也淡得像是被雨水泡了几天的桃瓣。
  与山下强壮黝黑的农家少年相比,他实在看着年幼,至多十五六岁。纤细的脖颈上带着个硕大的银项圈,虽然没系着个长命锁,却也让他看着显小。
  尔冬给桃树松土,累出一身大汗,就躺在树下睡了一觉。
  桃花的枯叶打了转落下,恰好落在他的鼻尖,痒得他打了个喷嚏,瞬间从美梦中惊醒。
  梦中那棵枝繁叶茂的桃花化作泡影,印入他眼帘的仍旧是这株瘦小的桃树。这么瘦弱的桃树别说结果子了,能活过几个冬天都不可思议。
  尔冬叹了口气,拾起那片枯叶,蒙住左眼。
  灰蒙的天,干枯的叶。
  这样的景象他都不知道看了多少年,从记事起就待在院子里,没有下过山,也很少见到生人。
  如果不是偶然碰见讨水的樵夫,听闻了那货物遍地喧闹繁华的茂村,他不会有想出去看看的念头。
  可惜,师父是不让的。
  尔冬又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眼桃树。
  这棵不会说话的树算得上他半个玩伴,尔冬问过师父无数遍怎么养它的法子。师父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枯荣有命”。
  尔冬等这棵桃树长了一年,次年它还是只开了几朵零散的桃花,花苞又瘦又小,还没完全绽放,就被凛冽的风吹走了。
  尔冬又去烦师父,师父被他吵得闹心,只好说了几个法子。他将那几个法子视若珍宝,每天精心照料。
  可来年初春,桃树还是那棵桃树。
  尔冬想来想去也不知哪儿出了差错,他又绝不相信是师父的法子不奏效,只好归结到是这棵树自己不争气。
  在他心里,师父是天,是地,比天地更重要。
  师父的话绝对是对的,至于不让他下山……也是对的。
  山下有什么好的,不就多几个人,多几座房子,人多了,吵吵闹闹的,地方大了,走起来多累……可是,他心里面,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想去瞧上一瞧的欲望,哪怕远远地望上一眼。
  “尔冬。”
  穿青色长衫的男人站在屋檐下叫他。
  尔冬应了一声,飞快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像只奶狗似的跑了过去。
  男人没有在意他脏得花猫似的脸,漠然地转身,从后院走到前院。尔冬跟着他,师父的步伐比他的大,他要快些走才能跟上,“师父,要做些什么?”
  男人没有应他。
  “要酿酒吗?去年的酒好香,今年还做吗?”
  尔冬絮絮叨叨说了不停,男人被他念叨烦了,瞥了他一眼,尔冬才用双手捂着嘴,示意自己再不说话。
  可没闭着嘴走几步路,尔冬看到庭院摆着的药苗,又噼里啪啦说道:“怎又要种草啊?又不能吃。”
  男人斥责说,“管好自己的嘴。”
  尔冬已经练就了一身见师父脸色行事的本事,明白他并没有生气,笑嘻嘻地说:“实话实说,还不如种些能长果子的树。”
  男人不再理会他的插科打诨,说道:“自己掌控间隙,紧了不好存活。”
  “知道,都不知弄了多少回了。我种的草,才死过几株?”
  “药,”师父挑眉看他。
  “长得都差不多,”尔冬说完,连忙改口:“知道知道!放心,包在我身上。”
  师父嘱咐了几句,抛下他便回屋了。
  尔冬见一地药苗,挠了挠头,俯身去收拾。
  其实,他还想多跟师父说了几句话,但师父并不搭理他,兴许是嫌他的话太多了,也可能是师父姓子冷清,不喜欢和人谈话。
  可他只能和师父说话,这院子里,能回他的话就只有师父一人。
  哪怕他说个十句八句,只能换回来一句答复,尔冬都已经心满意足了,这总比跟野兔和桃树自言自语舒服。
  尔冬给前院的药圃松了土,放下铲具时,他已出了身大汗,累得坐在地上喘气。他身体底子不好,不然不会看着只像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