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天道无所畏惧——大叶子酒

时间:2021-01-11 23:30 标签: 天作之合 网游 婚恋 仙侠修真 大叶子酒
《天道无所畏惧》作者:大叶子酒?文案:??大道三千,人鬼妖魔巫仙佛,各循其自。??《闻名录》曰:大道至下,有遗族无数,有道法无数,各道宗主,为天道所钟爱。??人君庇佑人之道,君权之下,万万
 《天道无所畏惧》作者:大叶子酒
 
文案:
    大道三千,人鬼妖魔巫仙佛,各循其自。
    《闻名录》曰:大道至下,有遗族无数,有道法无数,各道宗主,为天道所钟爱。
    人君庇佑人之道,君权之下,万万人俯首,
    净土世界,佛国莲台,素衣佛子观众生而拈花一笑。
    海妖翻卷鱼尾,魔君扬鞭冷笑。
    剑宗道子仗剑昆仑峰巅,乌发白衣,煌煌剑势所指,正道通天。
    星夜之下,有危楼天上人侧卧病榻,弹指摘星见来去千年。
    鬼蜮之中,有恶鬼执掌十二罗刹道,手握森森恶业,仰望天际。
    道中众生:何其可叹,可敬,可畏!
    天道:其实也没啥,这些都是我为了维/稳开的马甲:)
    ——————————
    大纲版文案
    刚诞生不足千万年的大世界,法则运转不完整,不得不劳动天道爸爸亲自下凡修补破破烂烂的修真界,带领修真法则运转进入轨道。
    法则第一条:你是天道。
    法则第二条:你的权威至高无上。
    法则第三条:你要带领各天道之子成为七道道主,支撑修真体系圆融运转。
    天道:能说简单一点吗?
    法则:简单一点就是,你很强,你要教会至少七个小崽子继承你的衣钵成为法则的支柱,补充完整世界法则。
    若干年后
    天道:我本以为我是来教书的,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拿到的教科书,居然是《教你在日常修罗场中完美存活》。
    全文无脑苏,无脑爽,逻辑缺失,人物智商不高于作者智商,有无数马甲,全文不掉马不谈恋爱,有大量单箭头,有我暗恋我自己、我杀我自己、我叫我自己爸爸等沙雕情节。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爽文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天道┃配角:天衡,希夷,明霄,鸣雪┃其它:
    一句话简介:天道披马甲建设修真界(修罗场)
    立意:困境奋斗填补规则漏洞
 
 
1、楔子
  
  他从虚空中醒来。
  流云雾霭和璀璨的星辰托举着这团浅色的灵魂,在极致的静谧中,有一个细小的声音轻轻地在他耳边宣告了这个世界的法则。
  “你是天道。”
  天地间最为牢固的法则被写进了一切事物的核心。
  星辰在法则的力量下开始旋转,日月在这方奇异的空间共存,为天地间诞生的绝对主宰奉上光芒的礼赞。
  法则继续为这个宏大的世界刻下不可逆转的规则。
  “你的权威至高无上。”
  流云翻卷,雾霭腾涌,死去了数万年的鲲鹏和凤凰睁开了眼睛,颤栗着伏下山峦般的脊背,向着这位苏生的主宰递上前往王座的台阶。
  那个声音轻悄如梦里的絮语,在短暂的停顿后,慢吞吞而带着悲伤地宣布:“你很快就要死去。”
  第三条法则镌刻了一半,世界的命运开始为它将要得到的结局而哀鸣。
  新生的天道神色茫然。
  “你想活下去吗?”细小幼嫩的声音而他耳边询问。
  人世的洪流挟裹着不可反复的时间向前飞射,待嫁的新娘端坐在闺房铜镜前等待马上的郎君;江水在千军万马的战阵里沸腾,王旗携带呼啸狂风卷过血腥战场;九重天上的雾流如瀑布倒灌而下,御剑的仙者踏着山川奔向朝阳,在他们看不见的另一个空间里,深蓝的鲲鹏舒张巨大的尾翼从他们头顶游过,凤凰的火焰点燃了整个浩渺天穹……
  端坐在日月星辰中的天道凝视着世界在他面前投射下的万千景象,动了动嘴唇:“……想。”
  不可逆转的时间于此刻戛然而止,天道的声音被记录为不可更改的规则编织进世界的命运线中。
  未写完的第三条法则于是断裂在半途,属于死亡的利刃在芸芸众生的头顶被无形的大手擒住。
  “——遵奉您的愿望,”那个声音忽然变得轻快活泼起来,和周围的气氛简直是格格不入,“那就请您努力修补残缺的世界之柱,好好活下去吧!”
 
2、山鬼(一)
  
  大魏泰和十六年,南疆十六部为帝生贺,献礼南檀万斤。
  同年十月末,御造司重修大明宫桃承楼,启库取檀,伐而见木心腐烂,皆以次充好之物,帝震怒,即下谕旨申饬南疆诸国。
  未逾月,南疆遣使入京,于朱雀大道与野贩口角,争执中为贩失手殴死。
  南疆上表,有不臣之言,帝令太子衡领军,同卫将军林涉携五万军伐南。
  五万大军在春末南渡漯河,过麽南山,征伐数月,终于在秋天将要到来之际踏平了南疆十六部的土地,将大魏的玄鸟旗帜插在了这片广袤的十万大山中。
  《魏书》对于这件事的记录只有寥寥数语,南疆是大魏版图上最后未补全的疆域,但是这里民风彪悍,信仰巫祖,蛊虫傀儡之事盛行,为大魏人所不齿,说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也不为过,不过既然打下来了,那不好好收下也太说不过去了。
  大魏京师的民众对此倒是津津乐道,他们谈论南疆奇特的女王制度,谈论五万大军出征时的恢弘场面,谈论南疆一战的背后是否有仙人助阵,也谈论深宫中那位惊才绝艳却不良于行的储君殿下。
  “所以南疆当真是女人当政?”
  “那还有假?!我舅舅的岳父的表侄儿就在出征大军里,他寄信回来的时候,专门提了一嘴这事儿,说南疆就是女人当家,啧啧啧,说起来也奇怪,他们的男人都是孬种么,这样的事也能弄得出来?”
  茶楼里嘈杂的声音再度轰然而起,聚集在码头这些茶楼里的,大多是卖一膀子苦力气的挑夫河工,对这些男男女女的事情感兴趣得很,纷纷起哄让讲话的人再多说一点。
  被众星拱月的人显然也是醉了,兴致勃勃地捡着花生米吃:“……嗨,那我就再说一个,听说现在这位南疆女王,已是二十有八的年纪,虽是半老徐娘,却风韵犹存,长得那叫一个什么国什么城——”
  他的话又被一阵哄笑声盖过去了,有人大声喊道:“那叫倾国倾城!杜三你喝了个酒就想装文人不成?!码头谁不晓得你!可快别咬舌头了!”
  杜三脸色涨红,灌下一口劣质的浊酒,嚷嚷起来:“你有本事,你有本事可别听!”
  见他不说了,马上有人出来打圆场,往杜三桌上要了几碟子碎酱肉,哄着杜三往下说。
  杜三吃了口碎肉,竖起一根油汪汪的手:“那个女王,长得好看!还有一双儿女,按他们的规矩,女儿原是要做下一任女王的,但是咱们的太子殿下说了,南疆从此就是大魏的国土,哪来的什么女王?就向陛下讨了个旨意,给那小公主封了个南安郡主,直接嫁在本地的一个什么什么部落了。”
  “还有呢还有呢,那个女王怎么了?”旁人追问。
  杜三嘿嘿笑起来:“女王?女王带着他们的几千南疆兵士,嫁到京城来了!哦,那叫什么,和亲!”
  立马有人叫着不信:“怎地不是那小公主嫁过来?那女王可是成过亲的人!谁要娶她!”
  杜三不耐烦道:“这些弯弯绕的事情,有大老爷们去想,你个小屁民知道什么!人家要嫁的,可是太子殿下!”
  他这话一出口,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整座茶楼都沸腾起来。
  大魏的太子殿下今年二十有六,其容貌俊美如天上仙,慈民爱物,仁慧贤德,在当今圣上有些昏庸的情况下,全靠这位太子殿下才拉住了大魏岌岌可危的局势。从前两年的漠北打乱,到去年的洨河大洪灾,再是每年的北方大雪,哪次不是太子殿下出面解决问题,全大魏的百姓,没有一个人敢拍着胸脯说自家没有受过太子的恩德。
  在普通百姓的心里,太子就是他们的保护神,因此尽管御座上坐着的那个有些不着调,常常做些劳民伤财的事情,但是百姓们一想到未来的君主是那样好的一个人,就觉得忍一忍还是能过下去的。
  而这么好的太子殿下,至今仍未娶妻,原因么,就是全天下人都痛惜的——这位哪哪都好的太子,是个实打实的药罐子,据说一见风就会生病,甚至连下地走路都吃力。
  可不管怎么说,就算那些官家小姐不愿意做太子妃,那也轮不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南疆女王来糟蹋大魏百姓心里的好太子!
  杜三在群情激愤中被推打出了茶楼,站在大街上,他愤愤地吐了口唾沫:“呸!轮得到你们叫唤么!人家太子三妻四妾想睡哪个睡哪个,不过娶个木头墩子回来占个位置罢了!还真有替皇帝老儿操心家事的,嘿,这事儿!”
  茶楼的闲谈只是大魏最微不足道的一个角落,历史的进程也不会因为百姓的痛惜而改变轨迹。
  大魏泰和十七年冬,南疆覆灭,原南疆女王楚天凤受封南和公主,赐为太子侧妃,南和公主之子楚章受封定南公,赐婚宗室女。
  楚章永远记得他十四岁的这个冬季。
  他从南疆高高在上的皇子,跌落成了魏朝一个渺小的公爵,在母亲充满耻辱的眼神里,接过了那个尖着嗓子的阉人递过来的诏书,这封诏书里定下了自己的妻子,也定下了母亲未来的丈夫。
  他对于自己将要娶妻的事情倒是无动于衷,毕竟就算是在南疆,作为男性的他未来也不过是被母亲或是妹妹定下一个贵族女子娶了罢了,和现在的情况也没有什么分别,不过这对于母亲来说大概是绝对无法释怀的奇耻大辱了。
  楚章扶着母亲站起来,听着面前的宦官说着一会儿去谒见太子的事宜。
  啊,太子。
  楚章的心跳忽然快起来。
  他知道大魏的太子。
  那个率领着军队攻破了他的国都、让南疆王室沦为阶下囚,将心高气傲的妹妹嫁给了一个她最不屑的男人,大魏未来的君主——也是将要迎娶母亲的人。
  他的……继父?
  楚章停顿了一会儿,不由得在心中悄悄升起了一丝羡慕。
  如果他生在大魏的皇室,是不是也可以像那位太子一样,率领大军纵横南北,所到之处万人俯首,被所有人仰慕敬佩?
  魏军攻打南疆的时候,那位太子一直没有出现过,楚章隐约知道对方的身体似乎不是很好,但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也不清楚。
  太子纳侧妃,并不需要多么隆重的仪式,一则是太子身体不好经不住劳顿,二则是女方的身份也不太上得了台面,说是侧妃,不过是让南疆人听着好听罢了,大魏实际给的待遇,还不如太子纳一个侍妾。
  一顶轿子,后头蜿蜒跟着南疆带过来的各色“嫁妆”——其实就是称臣纳贡的战利品,趁着宫门还未落钥,披着昏沉欲雪的苍青天色,楚章就跟着自己的母亲进了东宫。
  那时天色苍茫,如他的前路一般矇昧昏暗。
  *****
  和南疆王宫崇尚自然的简朴风情不同,大魏宫是极尽人间奢华的代表,行走在堂皇宫闱间,罗裙缓带的宫女们如云般下跪,露出雪白的脖颈和乌云般蓬松堆叠的鬓发,绫罗制成的花朵插在乌发里,将她们的美貌衬托的犹如天上的仙子。
  楚章看着沿路巧夺天工的山水池塘,奢侈富丽的玉桥金阶,无数他难以想象的珍宝充做装饰品点缀着这座宫阙,重重朱红的大门开启,又在他们的车架经过后关闭,天色逐渐暗沉下来,他们终于越过了属于东宫的那道大门。
  东宫的地势在皇宫的高处,为着避嫌所以造的离后宫很远,倒是与外宫城相近,在东宫的最高处,约莫可以俯瞰整座京城。
  迎面有十数名穿着浅桃红罗裙的宫装丽人提着灯步履无声地前来,朝着车架弯下腰:“恭迎侧妃殿下。”
  为首的宫女言笑晏晏地上前,温和有礼地在车架边轻声道:“侧妃娘娘,太子殿下一刻钟后就要就寝了,您是现在去谒见,还是明日再通禀觐见?”
  她的话说的温软,楚章却从中感受到了她不容置疑的威严——要么在一刻钟内去拜见,要么明日等太子醒了再去拜见,总之谁也不能打乱太子的作息。
  是因为他的身体很差吗?楚章模模糊糊地想着。
  他将视线转向自己的母亲,那个按照大魏礼制穿上了丹红色侧妃霞帔的女人握紧了拳头,面上闪过屈辱之色,但还是忍气吞声道:“吾……妾身……现在便去拜见殿下吧。”
  楚天凤下了车辇,立即有宫人为她打上伞,楚章身边也马上跟上了人,他看看低眉敛目替自己打伞的宫人,默不作声地跟上了母亲的脚步。
  作为楚天凤的儿子,他原本是不应该跟着娶亲的车辇进宫的,但是为他开一次宫门又显得小题大做,而让他独自居住在宫外,就过于严苛了点儿,皇帝向来不吝于在这些小地方展示自己的仁德,于是就形成了母亲嫁人儿子陪嫁的奇怪局面。
  他们又走了一会儿,来到一处大殿前,殿内四处烘着火盆,将空旷的居所烧的温暖如春,又有典雅名贵的香气在氤氲升腾,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些悬挂在墙壁上的字画和雕刻细腻的茶台高椅,入侧殿内室禀报的宫人已经出来了,向他们屈膝行礼,示意他们进去。
  楚天凤顺着宫女的指引进门,楚章紧随其后,内室的温度比外面更高,几乎要生生造出个夏天来,云母鎏金的屏风上泼墨绘着大幅大幅的锦绣山水,恢弘的江山社稷图从塞北一路绵延至南疆,绣着君子兰与珍珠梅的金纱帘被站立两旁的宫人们一路轻轻挽起,脚下如云朵般绵延而去的毯子终于停在了一处床榻前。
  领路的宫女上前轻声回话,五六名宫女侍奉在床榻前,楚章低着头,但是他能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各色目光。
  床榻前垂下的帘帐比雪还轻薄,上等绫罗锦绣制成的帘帷毫不怜惜地垂在地面上,掩得密密匝匝的纱帘后,传来一声如同叹息般的低语:“……宣。”
  宫女们立即伸手去挽那些帘幕,四五层帘幕重重打开,又有人上去小心翼翼地扶起床榻上的青年,让他依靠在自己身上。

  楚章感觉到有一束颇具穿透力的目光定在了他身上。
  “……楚天凤?”大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声音很低,透着一股病态的冷淡,他说话极轻,如同不愿意多费一点力气一样,但是以他的地位,他说出的话就算再轻,也能被人听见。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