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师尊不靠谱(修真)——曳萝

时间:2021-01-11 23:30 标签: 天作之合 网游 婚恋 仙侠修真 曳萝
《师尊不靠谱》作者:曳萝文案小徒弟是攻,师尊是受!!!别站错!!!另,文案是以师尊的视角写哒,正文是以小徒弟的视角下笔,作者非攻控/受控(都是我儿子,哪个我都爱)本文攻受互宠,极端攻/受控
   《师尊不靠谱》作者:曳萝
文案
  小徒弟是攻,师尊是受!!!别站错!!!
  另,文案是以师尊的视角写哒,正文是以小徒弟的视角下笔,作者非攻控/受控(都是我儿子,哪个我都爱)
  本文攻受互宠,极端攻/受控请绕道
  本文文案:段离与一名将死之人做了个交易 。
  那人愿将身体借给他,条件是段离要照顾他的小徒弟长大成人
  段离算了一下,觉得这个交易很划算:“放心吧,兄弟,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你安心去吧。”
  然后段离就用着死人的壳子,带着一个年仅九岁的小徒弟开启了浪荡(划掉),幸福(段离以为)的生活
  只是段离没心没肺惯了,根本不会照顾人,不仅如此,他还动不动就魂魄离体,他的小徒弟经常一觉醒来,面对的都是冰冷的不会笑,不会说话的尸体
  段离一走少则是个时辰,多则几年也是有的,但他每次回来,小徒弟的态度都与往常一样
  于是段离心大的以为他的便宜小徒弟长大了,懂事了
  然而,在小徒弟成年的那天,段离陪小徒弟喝了一坛酒,然后他发现——他再也不能魂魄离体了
  段离撑着下颌看着坐在身旁,面带着温柔笑意给自己布菜的小徒弟,百思不得其解:“我萌萌哒小徒弟,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本文又名《我那萌萌哒小徒弟黑掉了》
  《背着尸体到处跑的英俊修士》
  《师父的遗体何时才能安葬》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离,楚岚 ┃ 配角:《穿成人渣霸总白月光的替身》《逆徒今天也在欺师》求收藏吖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的师尊又魂魄离体了
  立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
 
 
第1章 
  楚岚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只小船上。
  他有些发愣的看着布满乌云的天空,茫然的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过了一会儿,楚岚的目光渐渐清明起来。他想起来了,昨夜一群疯子冲进村子,将整个村子的人都杀光了,还是师父拼死护着他逃了出来。
  对了,师父!
  楚岚一下子坐起来,因为动作太大一时有些头晕,但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楚岚不管不顾的伸出手按住小船就要站起来。就在这时,一个大浪打来,小船晃晃荡荡,楚岚差点从船上栽下去。
  看着波涛汹涌的海面,楚岚出了一身冷汗,然而他并没有掉下去,旁边伸出一只手将他拖了回来。
  “醒了?”懒洋洋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楚岚不可置信的转过头去,就对上了一双含笑的琥珀色的眸子。
  那双眸子的主人很是年轻,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容貌虽算不上多好看,但生的斯文俊秀,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但看着那嘴角含笑的年轻人,楚岚脸色骤变,他的嘴唇颤了颤,本就苍白的毫无血色的小脸变得更加惨白。
  “怎么?”年轻人见楚岚盯着自己却不说话,便笑道:“莫不是睡傻了,连为师都不认识了?”
  看着年轻人脸上漾起的笑容,楚岚如坠冰窖,那确实是他师父的脸,但是,但是——他的师父在昨夜就已经死了。
  昨天深夜,楚岚跟师父从小渔村逃出来的时候,他的师父受伤太重,血几乎流了一船舱,只来及交代楚岚几句话就没了声息。
  楚岚到现在还记得师父的躯体是如何在自己手下一点一点变得僵冷起来的。可,可师父若真的死了,面前这个跟自己说话的人是谁?
  “不会真傻了吧?”楚岚正在发愣的时候听见年轻人咕哝了一声,然后就见他朝自己伸出手来。
  “不要碰我!”
  楚岚在心里惊恐的大叫,但因为极度的恐惧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下意识的抓紧自己胸前的衣物。这一抓之下就察觉了不对劲——他脖子上有东西。
  楚岚低头一看,就见掌心之中抓着的不仅是粗糙的衣料,还有一块圆形的玉佩,玉佩上刻着天昭二字。
  楚岚认得这块玉佩,这是他师父一直贴身戴着的东西,从不离身,宝贝的很,临死前交给他让他务必好好收着。
  这一下楚岚更加确定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梦。
  陪伴他五年的师父,真的死了。
  就在这时,年轻人的手掌落在了楚岚的额头上,那只手非常冷,楚岚不由一个激灵。
  “这么烫,是发烧吗?”楚岚听年轻人这样说。
  楚岚小心翼翼转动眼珠看向近在咫尺的年轻人,只见那人眉毛微皱,好像有些烦恼。
  方才并未仔细打量,现在细看之下楚岚更是心惊,只见盘膝坐在那里的年轻人脸上毫无血色,简直就像是一个死人。
  而且此时楚岚是半趴在年轻人怀里的,那人的怀抱很冷,手也冷,没有一丝温度。楚岚凝神细听,发现那人连心跳都没有。
  楚岚不由打了个寒颤,这个人,不,这具躯体确实是师父的,但是占据着师父身体的却不一定是人。
  楚岚忽然想到以前看过的民间话本,他现在杂草一般混乱的脑海中突兀的浮现出四个血红的大字——厉鬼邪神。
  只是这个占据了师父身体的鬼,到底想要干什么?
  *
  “很难受吗?”年轻人见楚岚抖得越发厉害,便将身上染血的衣服脱下来裹在他身上,“海上冷,你且忍一忍。”
  那衣服完全被血水浸透了,又湿又冷,披在身上就像裹了一层冰,但楚岚一句话也不敢说。
  他确实是在发抖,但并不是因为高烧,而是因为害怕——极度的害怕。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想要冲出口的尖叫。
  话本上都说厉鬼邪神生性残暴、弑杀,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孩童的血肉,那么这只鬼占据了师父的肉身,是不是为了……
  楚岚打了个寒颤,小手不由将挂在脖子上的玉佩攥紧了。他不能死在这里,师父的遗愿是让他好好活下去,他不能死。
  脑海中忽然想起昨夜师父临终前嘱咐他的话:“岚儿……拿着这块……玉佩,去投奔……天昭门,他们会……照顾你……”
  对,天昭门!
  师父说他在天昭门有故人,只要拿着玉佩过去,就会有人收留他。这么想着,楚岚悬的心总算放下来一点。
  虽然他并不知道天昭门在什么地方,又是做什么的,但他知道在这个偌大的世界里,他还有地方可去,还有亲人可以偎依,这就让他很高兴了。
  有了希望后,楚岚心底的惧意也消散了一些,他深吸口气,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他小心翼翼地从那鬼的怀中爬起来,鼓足勇气道:“师父,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楚岚说这话的时候眼睫是垂着的,所以别人无法窥探他的真实情感,只是他的话音里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不过此时他发着烧,海上风又大,别人只怕会觉得他是难受所以才声音打颤的。
  楚岚在心中寻思,这只鬼看起来短时间内不会杀了自己,那么他也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若是惹恼了这只鬼,后果不堪设想,不如等他放松警惕之后,自己再寻机会逃跑。
  楚岚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心里止不住的发沉。
  没想到他竟然昏睡了一整天,现在天才刚黑没多久,距离太阳出来还有好几个时辰。
  楚岚并不确定附在师父身体里到底是不是鬼,若是其他邪物,它是不怕太阳的。
  到底要怎样才能脱身?
  楚岚躺在船舱里,鼻间嗅到的是浓郁的血腥味。他蜷缩在那里,背对着那只占据了他师父身体的鬼,紧紧抓着裹在身上的染血的衣物,堪堪控制住压抑在喉咙里的哭声。
  在楚岚的记忆中,若是师父没在雪地中捡到他,他早就死了。
  虽然他的师父不怎么爱说话,总是在忙自己的事情,但楚岚依然十分感激。在他心里,师父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可是现在,他的师父死了,肉身还被一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占了去。楚岚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他蜷缩成一团,无声而剧烈的哽咽起来。
  不知是因为发烧还是其他什么缘故,楚岚的意识很快模糊起来,渐渐的,他睡了过去。
  可能是刚经历过这么悲惨可怕的事,楚岚睡得很不安稳。在睡梦中小脸仍是皱着的,口中还不时的发出痛苦的喘息声。
  黑暗中,坐在船头的年轻人用手撑着下巴看了楚岚良久,终于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楚岚的额头上。
  金色的光芒顺着年轻人的指尖没入楚岚体内,渐渐的楚岚身上的高烧退了,脸上痛苦的表情也不见了。
  *
  楚岚睡得昏昏沉沉的,意识朦胧间好像听到了嘈杂的人声。那声音好像就在耳边,咚咚咚的响,楚岚一下子坐起身来。
  周围黑漆漆的,但也并非全然的黑暗,有光线从缝隙里透进来,楚岚可以看见空气中飞扬的细小尘埃。
  这是什么地方?
  就在楚岚发愣的时候,一阵令人牙酸的开门声传来,随后涌进来的是一股带着咸湿味道的海风。
  跟着涌进来的还有一道带着笑意的慵懒声音,“呦,徒弟,你醒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楚岚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他机械的转过头去,就见占据着他师父身体的那个鬼站在门边,正冲自己笑。
  他的师父从不爱笑,纵使开心的时候也只是稍微弯一下嘴唇,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连头发丝儿里都盛满了快活的笑意。
  “饿了吧?”那鬼仿佛没有看见楚岚如临大敌的模样,自顾自的走了进来,并抬手扔了个东西过去,“呶,给你的。”
  楚岚慌乱的想要避开,但那鬼扔的很准,那东西一下子就落到了他的怀里。
  唰的一下,楚岚全身的冷汗都下来了,他生怕落在自己怀里的是个人头或者其他可怕的东西。他僵直身子坐在那里,久久不敢动作,好像被定身了一样。
  那鬼奇怪的看了楚岚一眼:“还难受吗?”
  见他有要凑过来的趋势,楚岚忙说道:“没事,我,我没事。”
  说话的时候楚岚垂下目光,这才发现落在自己怀里的是个馒头,他不由松了口气。
  那馒头不是很新鲜,拿在手里硬邦邦的,楚岚看了一眼,竟然在上面瞅见了一排牙印。
  楚岚:“……”
  作者有话要说:  段离:什么鬼东西这么硬,咯了本座的呀。不吃了,拿去喂小徒弟吧。
  另,打个广告
  我滴预收文《厉鬼先生》《大师兄今天又没吃药》求收藏
  1.咸蛋《厉鬼》文案:
  你们见过不害人性命,只一门心思谈恋爱的厉鬼吗?对,你没看错,是【厉鬼】
  林夕见过,不仅见过,这只厉鬼的追求对象就是他
  厉鬼先生:本座风流倜傥,英俊多金,风靡整个鬼界。亲爱的,跟我在一起,吃不了亏,上不了当,稳赚不赔~
  林夕:可是,你不是地府通.缉要.犯吗?
  厉鬼先生:……
  后来——
  厉鬼先生:为了媳妇,本座愿意接受组织的安排
  林夕:……
  鬼差(擦冷汗):好……好的,呵呵(转身小声:快,秦放那厮又来生事了,快去请阎王大人。)
  风.骚厉鬼攻(秦放)*温柔大学生受(林夕)
  2.古耽《大师兄》文案:
  作为九霄云门的大弟子, 阮星舒是不世出的修仙奇才,他凭一己之力击退魔界百万大军,是人界的大功臣
  只是此一战阮星舒受伤颇重,强撑着回到门派后就昏了过去
  三个月后,阮星舒睁开了眼睛,众人先是大喜,随后大惊
  因为阮星舒抓住小师弟的手,非说人家是他的道侣,还让人给他生宝宝
  为了不刺激阮星舒,让他的病情更严重,九霄云门上下一致同意,让小师弟照顾阮星舒
  对比,小师弟面无表情地端出一碗药:“大师兄乖,先把药吃了。”
  阮星舒表示:“我没病,为什么要吃药?”
  冰山清冷攻*脑子不清楚逗比受
  戳进专栏就可以啦^O^
 
 
第2章 
  楚岚坐在那里迟迟未动,耳边忽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抬头去看,就见那只鬼在角落里寻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不,与其说是坐,还不如说是躺。只见他半躺在角落里,懒洋洋的,好像身上没长骨头似的。
  楚岚不由愤愤捏了捏手里冷硬的馒头,心说:“师父的一举一动都很端正优雅,绝不会像这只没有教养的鬼一样。”
  若是打得过的话,楚岚真的很想冲上去,将那个鬼从师父的身体里拖出来。
  可能是楚岚的视线太过灼烈,那鬼转过头来道:“嗯?看我做什么?”
  楚岚吓了一跳,指甲一下子抠下来一块馒头皮,他定定神,小声道:“师父,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
  “在船上。”
  楚岚当然知道是在船上,而且听外面的动静,只怕这还是一艘大船。
  楚岚哽了一下,继续问:“我们要去哪儿?”
  “去哪儿?这我还真没想过,人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那鬼捏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问楚岚:“你有想去的地方吗?为师带你逛逛去。”
  将他的话全听在耳中的楚岚:“……”
  楚岚勉强笑了一下,“我一直待在渔村,从没离开过,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这样啊。”那鬼的脸上露出明显的失望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我看要不这样吧,咱们就跟着这船走,它在什么地方停,我们就去什么地方。”
  “……好。”楚岚不知道这鬼在想什么,谨慎地点点头。
  聊完这几句后,两人都不说话了。楚岚的情绪依然紧绷,片刻后忽见那鬼动了动,楚岚的心差点从嗓子眼里飞出去。

  那鬼并未起身,只是调整了一下姿势,随后一段旋律从他的口中发出,很欢快的调子,非常好听,即使没有唱词。
  楚岚虽对这鬼很畏惧,但也不能否认,他哼唱的曲子真的很动听,莫名的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