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情感 >

假少爷攻略指南——宇宙第一小可爱

书名:假少爷攻略指南作者:宇宙第一小可爱文案:他们的初次相见,是源于楚青雀满怀愧疚的寻找。喧闹的猎色酒吧里,拥挤的放纵人群中,楚青雀看到了那个被自己夺走人生的人。他叫霍连山。没
   书名:假少爷攻略指南
  作者:宇宙第一小可爱
  文案:
  他们的初次相见,是源于楚青雀满怀愧疚的寻找。
  喧闹的猎色酒吧里,拥挤的放纵人群中,楚青雀看到了那个被自己夺走人生的人。
  他叫霍连山。
  没有人知道,站在舞台上那个出身寒贫的架子鼓手,才是真正的楚家大少爷。
  而受楚家人呵护长大的楚青雀,其实只是一个假冒伪劣的赝品。
  ——
  霍连山十九岁的那一年,碰见了一个小少爷。
  小少爷蛮不讲理,对别人凶神恶煞,前脚刚打完人,转身一见到他,却愣愣的先红了眼睛。
  “都是他们不好。”小少爷拉着他的手,软绵绵的靠过来,吸着鼻子说:“别怕,我给你出气。”
  昏暗下的街巷里,霍连山叼着烟,撩起眼皮,定定的盯着楚青雀看了片刻,终于嘶哑着嗓音开口。
  他说:“好。”
  所有人都说我被亏欠,说我本不该如此,但如果让我选,我下一次,还会在这里,等着你来——霍连山。
  ——
  可可爱爱没有脑袋天真善良矜贵小少爷×多疑内敛狡诈腹黑偏执深情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青雀,霍连山 ┃ 配角:已完结:《小兔子》 ┃ 其它:已完结:《小同学》
  一句话简介:被人铁锅炖了还要问:哥加盐不?
  立意:做人要无愧于心,无愧天地。
 
 
第1章 野狗和小王子
  五月凌晨,猎色酒吧。
  楚青雀跟在自家表哥的身后,带着点怯意踏进了酒吧的门。
  踏进酒吧的门就仿佛跨过分界线、踏进了另一个世界一般,安静闷热的夏夜被震耳欲聋的音乐点燃,舞池中人群疯魔,表哥拉着他坐在了距离舞台最近的卡座上。
  坐下的时候,有侍者惊讶地看过楚青雀,楚青雀低头,看见了自己一身格格不入的校服和白球鞋。
  不该穿校服来的,楚青雀后知后觉的想,被认出来就不好了,但他太着急了,一得到“那个人”的消息,就忍不住催着表哥来找了。
  落座后,楚青雀回过神来,不安的搓了搓手,问表哥:“我要找的人——”
  “刚上台。”音乐声太大,他问了两遍,表哥才连蒙带猜听清楚了,然后指了指台上。
  楚青雀抬头,正看见舞台上站上了一个乐队。
  都是十七八岁少年人的年纪,都有一张年轻张扬的脸,一共三个男孩,一个吉他手主唱,一个敲架子鼓的,还有一个弹贝斯的。
  离得远,灯光闪烁,看不清脸。
  “敲架子鼓那个,就是你要找的霍连山。”表哥在音乐声中吼道。
  楚青雀顺势看过去,就看见了一个侧脸,对方的脸隐在架子鼓旁,他看不到,他只能看到一只肌肉轮廓十分漂亮、握着鼓棒的手臂,鼓棒被几根手指头把玩,在灯光下转出利落流畅的弧度。
  他很受欢迎,有人往他的方向扔花,才片刻功夫,他所在的地方就已经铺了一层红玫瑰。
  楚青雀变换了几个角度,看见了对方的小半张侧脸,他脸上没带什么表情,看起来冷淡躁郁,只是偶尔会挑起眼皮,冲台下敷衍似的勾一勾唇,引来一片尖叫。
  表哥坐在卡座另一边,想抽根烟,又看了一眼神色认真的楚青雀,忍住了,他把烟盒重新塞回去,疑惑的盯着楚青雀,像是搞不懂楚青雀为什么要找这个人。
  楚青雀是他表弟,是楚家唯一的孩子,含钻石钥匙出生的小王子。
  至于霍连山,是泥沟里长出来的野狗,他多看一眼都嫌弃脏了眼。
  按理来说,他们俩应该毫无交集才对。
  “表哥,表哥!那在干什么,他们在干什么!”表哥才想到这儿,就看见楚青雀突然指着台底下喊了起来,一边喊还一边站起来,急的直喊:“他们打人,他们打人!”
  表哥蹙眉抬头瞥了一眼,就看见刚才还在表演的舞台一团乱,几个人冲上来和正在表演的乐队打在一起,人头攒动,架子鼓都被掀了。
  酒吧打架是常事儿,人一喝多,大脑上头,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很快就会有保安来拖人走的,但表哥才一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楚青雀一扭头,直奔着台上就冲上去了。
  表哥惊得三魂皆冒,头皮都麻了,嚎了一声“楚青雀你给我站住”,但他说慢了,楚青雀已经像是一阵风一样冲到了舞台下方的舞池里。
  因为舞台上打了起来,所以舞台下方的人也跟着迅速避让开,楚青雀这一路上跑的很顺利,他到舞台前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霍连山的正脸。
  楚青雀见到霍连山正脸的瞬间,立刻就认定了是他。
  短寸浓眉,丹凤眼高鼻梁,下巴稍尖又带棱角,看起来是个风流长相,但眉眼间又凝着几分淡漠疏离,是一副看起来就很扎手、不好接近的模样。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带着银色光泽的演出服,个头极高,得有一米九,兴许是常年打架子鼓的原因,手臂的肌肉十分明显,下巴一抬,看谁都是居高临下,那视线迎着人落下来的时候,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躁劲儿,又欲又戾,看的楚青雀心头狂跳。
  霍连山!
  这张脸——就是这张脸!
  而对方显然没注意到楚青雀,他还在台上打架,那小混混都冲过来了,霍连山还在拿鼓槌!
  楚青雀看的着急,从地上捡起来一个啤酒瓶子,但他又不敢上台去跟人家打架,就远远地把啤酒瓶子砸过去,想要场外支援。
  霍连山正一脚将小混混踢开,他专挑人肋骨踹,一脚下去对方半天爬不起来,他爬不起来霍连山也不停手,而是半蹲下身,一脚踩在人家的胸口上,拿体重优势压得人起不来身,再用两根修长的手指抓着鼓槌,像是敲鼓一样,不轻不重的敲着小流氓的脸。
  “又来找茬儿。”霍连山的声线是典型的烟嗓,低沉又带着几分沙哑,隐在音乐里,漫不经心的落下来:“非要爹把你当鼓敲?”
  舞台灯光闪烁下,混乱的斗殴现场,所有人都怒火上头的时候,霍连山拿这个小混混的脸和惨叫声,来了个现场配音。
  这时候,啤酒瓶子叮叮当当的咕噜到了霍连山的脚底。
  霍连山挑眉顺着啤酒瓶子滚来的方向往台下扫了一眼。
  舞台上灯光打的很亮,他背对着灯光,正好看到台边儿上趴着一个学生。
  那学生在一众浓妆艳抹的都市男女中十分显眼,穿着一身蓝白条的校服,舞台上的灯光一打下来,他皮肤白的都反光,一双眼眨巴眨巴像是会说话,再加上他黑色的碎发,那张乖巧白嫩的小尖脸儿,灯光一闪,那学生小嘴儿一张,粉嫩的唇舌看的霍连山有刹那间的晃神。
  这学生长得,有点欠操。
  他晃神只是一瞬间,随即目光又收了回来,再然后,酒吧的保安冲上台,把他们所有人都抓住,带下台,维持秩序。
  下台的时候,霍连山眼角余光瞥见那个学生被一个明显比他大很多的青年扯着带走了。
  原来是个有主的。
  被表哥扯走的时候,楚青雀十分顺从,他乖乖的挨骂,一句反驳都没有,表哥说什么他都点头。
  表哥明显被他乖巧的样子给蒙骗了,出门后给他找了一个出租车,让他自己打车回学校,到了地方给他回短信,不准再逃课。
  他都一一答应下来,并且在表哥的目光中上了车离开,但他并没有真的走,而是让司机在四周转圈,等转了大概十分钟后,他让司机重新开回猎色酒吧里。
  回去的路上,楚青雀的眼前不断的浮现出霍连山的脸。
  就是这张脸,他终于找到了,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就是隐瞒所有人,弥补霍连山。
  “到了。”恰好这时司机停了车,回头喊了一声。
  楚青雀结帐下车,深吸一口气,重新踏入了猎色酒吧里。
  他知道这种地方要花很多钱,所以特意带了很多钱来,他找到酒吧前台,跟人家调酒师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好一会儿,才在调酒师疑惑的目光中,递过去了一沓子钱。
  “你认识霍连山吗?”楚青雀紧张的攥着手指头,拔高嗓门问。
  他想跟人家打听一下,他记得之前听朋友说,在这种地方打听人是要给小费的。
  调酒师有点诧异、犹豫的推回了钱,同样高声说:“知道,乐队里的嘛,你是要给他包场?那你得去找老板,你是要包他,我可以给你联系方式,你点杯酒就行。”
  他们酒吧里那些乐队都是自荐来的,这么大个酒吧,不缺人唱歌,有些乐队有人捧,就砸钱给老板,让他们上去唱,有些乐队没人捧,就得四处找酒吧,免费给唱,或者干脆就在街头唱歌,渴望被星探发现,或者上传到一些app上,希望一夜爆火,找出头的机会。
  至于包他——楚青雀没听懂什么意思。
  楚青雀一出手就是一沓子钱,少说有几千,让调酒师误会了。
  楚青雀懵懂的收回了钱,明白了这个人问话不收钱,他想问霍连山的联系方式是多少,但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觉得肩上一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楚青雀回过头来,就见到一个男人,大概三十多岁,穿的花里胡哨的,醉醺醺的,脸上一团红,眼冒精光的靠过来,在楚青雀惊慌的目光中,笑着说了什么。
  音乐声太高,楚青雀没听清,但那个人的手正在顺着他的肩膀往下走,直接滑到了楚青雀的腰上,带着明晃晃的意味,试探着往下摸。
  楚青雀怔了一瞬,然后下意识拉开距离,伸手反抗,但对方力气太大了,箍住他的腰直接把他往下拖,还笑着凑过来亲他,楚青雀被吓到了,直接拿钱当武器,啪的打上了那个男人的脸。
  男人被打的一愣,随即笑着拿过钱,一边揣进自己兜里,一边凑过来亲楚青雀,楚青雀被吓得扭头就跑,直接跑出了酒吧,心说下次再也不要自己来了。
  他跑出酒吧的时候,那个男人还一直跟着他,楚青雀情急之下开始翻自己手机,一边翻一边喊:“你再跟着我我要报警了!”
  那个男人不知道是真的喝多了耍酒疯,还是假装喝多了、看楚青雀有钱就死抓着不放手,反正是一直拉着楚青雀的手往酒吧后巷里拖。
  这么皮薄肉嫩的雏儿,还这么有钱,谁看了都不会放手。
  凌晨的酒吧街道上零丁的晃悠着几个醉鬼,楚青雀张口就要喊,却被那个男人摁住了嘴,抓住了肩膀往后拖,正当楚青雀张口想咬他手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一个踉跄,连带着楚青雀一起砸在了地上。
  楚青雀先是摔了一个屁墩儿,然后听见了一阵凄厉的惨叫,他一脸惊慌的抬起头,正看见霍连山的一张棱角分明的侧脸,看的他心里一突。
  霍连山在这,找到全不费功夫!
  他看见霍连山不知道从那个地方冒出来,正扭着那个男人的胳膊把人往地上摔,顺势踩在那个男人的脸上,从那个男人的兜里掏出来楚青雀的几千块钱,随意点了一下,然后走过来,半蹲下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楚青雀。
  酒吧后巷的凌晨里,楚青雀第一次和霍连山凑的这么近,他看见那张和绿帽爹有四分像的脸靠过来,他右眼角上带着伤,右眼睑微垂着,薄唇上叼了一根烟,猩红的一点火光随着烟雾一亮一灭。
  他用审视的眼神将楚青雀从头到脚的扫了一遍,戾眉稍挑,漫不经心的拿着手里面的那沓钱,用钱的那一头,轻佻地挑起了楚青雀的下巴。
  “出来找乐子,你男朋友知道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下本预收文:《我是在演你啊》
 
 
第2章 绿帽便宜爹
  时间线推回到几分钟以前。
  霍连山跟他的两名队友在台上和人打起来,然后被带下台,一行人被压到了保安处。
  和他们打起来的是另一个乐队,双方之前因为在街头驻唱占地盘的事儿有过矛盾,这次打起来也是因为前仇未了,大堂经理懒得管他们这些小事儿,挥挥手就让他们滚了。
  霍连山还有东西放在酒吧后台没拿,就绕回后台去拿,他取了东西要走的时候,被调酒师见到,跟他说了几句话。
  “是个蛮可爱的小男生哦。”调酒师比划了一个一米七左右的高度,说:“穿着校服,拿钱来问你,和我打听你,说要包你呢。”
  酒吧里常有这种事儿,有些有权有势的客人看上了来表演的乐手,会直接砸钱,有的只是包一晚上,有的看顺眼了就包几个月,有的干脆直接长期包了。
  其中,勾搭霍连山的人是最多的,霍连山在台下的时候十分冷淡,一句话都懒得说,但一上台就是另一个人,张扬又极具爆发力,偶尔一抬头,连眼角眉梢都是勾人的痞劲儿,把他们酒吧的男男女女勾的腿直软,不知道多少人暗送秋波。
  但霍连山是出了名的“硬”,是软硬不吃的硬,别管男男女女他一概不收,有小道消息传他喜欢男人,但他从不跟酒吧里的人有什么多余的来往,所以很少有人会往他身上触霉头,以至于调酒师说起来的时候也带着几分新奇,反复的说:“长得很可爱,是个学生。”
  霍连山叼烟的动作一顿,一下子记起来了刚才在台上,那个穿校服的学生丢过来的啤酒瓶。
  是有这么个人,但,包他?
  霍连山嗤笑一声,心说那么点小个儿都不够他塞牙缝的,还有胆包他?得被他□□在床上。
  他本来就当随耳一听,没放在心上,但是从酒吧后门出来,经过后巷的时候,却正好瞥见了一抹蓝白色。
  ——
  时间线回到小巷里。
  薄薄的月光下,粉色的钱和嫩白色的下颌线交映在一起,天真无知的脸和金钱的欲念重叠,霍连山在身后男人断断续续的痛呼声中,缓缓眯了眯眼。
  这学生像是被吓到了,半响没说话,只是愣愣的昂着头盯着他看。
  是个很好看的小孩,一看就是个富家子弟,身上穿的是他们B市贵族高中的校服,估计乳毛估计都没长齐呢,居然还敢来gay吧找刺激,也不怕被别人连皮带骨一起吞了。
  霍连山没心思说教什么社会险恶,这些没长脑袋的学生就欠抽,他把那几千块钱塞回那学生的手里,丢下一句“我不吃别人的剩饭”,然后起身就走。


  但他才走两步,却发现楚青雀也跟着站起来了,就跟在他后面,不远不近的缀着。
  他一回头,就看到那学生吓了一跳,立马的转过身,背对着他,两只手紧抓着校服袖子,面对着小巷的墙角看,犹如当场自闭一样,留给了霍连山一个后脑勺。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