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情感 >

刑侦笔记——清韵小尸

当前被收藏数:49449营养液数:62365文章积分:971,008,576=================《刑侦笔记》作者:清韵小尸文案:一起残肢案的侦破陷入僵局,重案组组长陆

 

当前被收藏数:49449 营养液数:62365 文章积分:971,008,576
  =================
  《刑侦笔记》作者:清韵小尸
  文案:
  一起残肢案的侦破陷入僵局,重案组组长陆俊迟去华警求教。
  陆队长原本以为会得到一位德高望重老教授的指点,没想到遇到了一位体弱多病的病美人苏回给他指点迷津。
  推理之前,陆俊迟想,这位苏美人怕不是个花瓶。
  实证之后,陆俊迟想,美人不是花瓶,我才是个憨憨。
  陆俊迟感激苏回对案件的帮助。
  他欣赏苏回的才华,又怕体弱多病的苏回生活不便,于是积极做起了长腿叔叔,日日夜夜给苏回送温暖,送着送着......
  后来,他就把这个大美人扛回家宠了。
  可陆组长并不知道,这个又聋又瞎又路痴,跑个200米能用三分钟的残废美人苏回——
  竟然是让那些罪犯们闻风丧胆的犯罪心理侧写专家。
  他更不知道,苏回曾经有多重身份,还是他的旧识……
  苏回精通犯罪心理画像,他有无比缜密的逻辑推理能力。
  他够深入那些罪犯者的心灵之中,揭示他们深藏的秘密。
  他有入刀山火海,枪林弹雨之中毫无惧色的过人胆识。
  他心如磐石,与邪恶做着斗争,像是打不倒的苇草,看上去有多柔弱,就有多坚韧。
  但无人知晓,他的世界早已是濒临崩溃的一团迷雾,周遭的热闹对他来说宛如默片。
  直到遇到了那个人,帮他把一切拼合在一起,找回失落的记忆和一切的真相,拉着他走回人生的轨迹。
  苏回:“你知道‘希望’在我的字典里是什么吗?”
  陆俊迟:“?”
  苏回:“是你。”
  陆俊迟×苏回(精英vs精英)
  英俊绅士暖男重案组长×眼瞎耳聋病弱犯罪学专家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制服情缘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俊迟,苏回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谈最甜的恋爱,抓最凶的坏蛋
  立意:用现代刑侦手法追凶,惩恶扬善,正义必胜
  作者简评:
  华都发生了一系列血案,华警的犯罪学老师苏回被聘请为重案组的特别顾问,重案组组长陆俊迟对这位病弱的苏顾问照顾有加。在苏回和陆俊迟的带领下,重案组屡破桩桩奇案。猎捕女性的连环杀手,入室抢劫的凶悍劫匪,恐怖直播的罪犯无一不被他们绳之于法。而这时,黑暗也忽然到来,苏回身上的秘密将被揭开……本文悬念重重,节奏紧凑,情节曲折,能够让读者身临其境,带来极佳的阅读体验。故事之中既有现实和无奈,也有人性的善良与温暖。主角们用青春与热血揭开世间黑暗,惩恶扬善,守护着城市的安宁。
  ==================
 
 
第1章 
  所有的生物都会杀戮,几乎毫无例外,但所有的生物中,只有人类为了快感而杀戮
  ——马克·吐温
  七月的华都,天气已经非常炎热,特别是中午的那段时间。
  炽烈的阳光照射下,柏油路面上蒸腾着热气,临近的空气都有些扭曲。
  正是午休时候,沙子厂旁边的空地上有些安静,只能听到树上偶尔的蝉鸣声,那些虫子似乎也已经倦了,只是间隙发出一声不太明亮的声音。
  五个精力旺盛的孩子拿来了一颗足球,占领了这片空地,把宁静赶走。
  那几个孩子刚刚进行完了最后的期末考试,犹如在等待宣判的囚徒,在成绩还没出来前,进行最后的狂欢。
  他们的经历旺盛,才不管天气有多热,跑得汗湿了衣衫就索性脱下上衣,发泄着因考试带来的紧张和郁闷。
  孩子中个子最高的那个把球传得猛了些,飞转的足球忽然击向了一旁停着的一辆废车,发出了嘭的一响,随后传来哗啦一声。
  汽车的前挡玻璃早就有了裂痕,这样的一击让那钢化玻璃应声而碎,细碎的钢化玻璃渣落在了前排座位上。
  孩子们一时愣住了。
  “大轩……现在怎么办?”有个瘦子意识到闯了祸,有些害怕地回望那个闯祸的高个子男孩。
  高个子是这几个人之中年岁最大的,名叫杨子轩,他也是这群孩子的头儿。
  杨子轩往四周看了看,除了他们几个,四下里空无一人。
  他正是半大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纪,杨子轩淡定下来和其他的几位孩子道:“别怕,就是辆废车,车主早就不在了,我们把球拣出来,然后去别处玩。”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这件事你们谁也不准和别人说!”
  孩子们很快达成了默契,走到了车的前面。这辆车的确非常废旧,灰尘一层又一层覆盖地覆盖着,上面都是风吹日晒雨淋的痕迹,让人看不出车身的本来颜色。车身上有的地方油漆已经脱落,一些缝隙的里甚至长出了嫩绿色的小草,给死灰般的老旧弃车增加了一点点生机。
  挡风玻璃破碎,让孩子们得以看到车的内部,里面虽然车饰陈旧,但是远没有外面看上去那么狼藉,几处座椅还是干净的,杨子轩指了孩子里较为瘦小的一个:“蚂蚱,我们把你抱上去,你去里面,把球拣出来。”
  那叫做蚂蚱的瘦小孩子点了点头。
  他们迅速趁着大人没来,马上开始了行动,蚂蚱被其他几个大点的孩子抱着,上到汽车的前盖上,然后利索地爬入了车内。
  “小心别被玻璃划了。”杨子轩叮嘱他,孩子们的心里有些忐忑,如果蚂蚱受了伤,那这事就可能兜不住了。
  蚂蚱应了一声,他小心翼翼地矮下身,很快在后座的位置上,发现了那颗球。
  然后车里传来蚂蚱惊讶的声音:“咦,这辆车的后座下,放了一个木头匣子。”
  “什么匣子?”
  “这么旧的车子,怎么还会有木匣子?”
  “匣子是装什么的?”
  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蚂蚱临近了那个匣子,鼻子动了动:“这个匣子有点大,味道……有点奇怪……”那味道他有些说不出来,似臭非臭,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霉味,可是那奇怪的味道,又被一种让人闻起来不太舒服的香气掩盖,那像是衣柜里妈妈放置的樟脑丸。
  蚂蚱想要打开匣子,晃动了几下没有打开:“这匣子上锁了……”
  眼前的景象,大大激发了这些孩子们的好奇心,他们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被主人遗留的宝藏。
  杨子轩迅速决断:“你把箱子抱出来我们看看。”
  一旁的瘦子有些犹豫:“这样……不太好吧?”
  “反正是没主的废车,这车我记忆里都放这里好几年了,我们就算拿走什么,也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杨子轩道,“再说了怕什么,我们就是看看,大不了等下再放回去。”
  蚂蚱犹豫了一阵,先把足球扔了出来,然后又把箱子抱了出去。
  杨子轩接过了那个匣子,瘦猴他们又把蚂蚱拉了出来。
  蚂蚱人如其名,像是只灵活的虫子,从汽车前盖上轻轻一跃而下。
  杨子轩低头看向手里的东西,那是一个沉甸甸的木头匣子,看起来比装高档红酒的木头盒子还要大一些,上面有一把小小的锁。
  杨子轩也注意到了箱子那怪异的味道,他晃动了一下,从木头的缝隙里,漏出了一些白色的细末。
  “这不会是……那啥吧?”有个孩子怯懦道。
  “不像……”杨子轩摇摇头,他在电视上看到过,那种东西是细细的,眼前的白色粉末却有点粗糙,在阳光下折射着光,像是什么化学试剂。
  “大轩,算了,把箱子放回去,我们走吧。”瘦子觉得这箱子有些说不出的古怪,小声嘀咕,“我有点怕。”
  “真是胆小鬼!里面又不能有鬼,还能吃了你不成?”杨子轩不愿意放弃,他从一旁捡了一块石头,对着锁砸了几下。
  木匣子不堪重负,喀拉一声后,很快歪开了,然后他伸手打开了盒盖。
  一股更浓郁的味道飘散了出来,杨子轩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其他的几位少年凑过头来,随后露出了有些失望的神情。
  那是一匣子满满的白色粉末状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化学品。
  “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东西!”杨子轩觉得自己有些丢了面子,把箱子丢在了地上,随后踢了一脚。
  箱子翻倒了,从白色的覆盖物中,露出了一点什么东西。
  “里面,好像是有东西的……”蚂蚱皱眉说,他打大着胆子伸手去拉其中一个条状物,那东西细长长的,摸起来有点软,顶端还带着指甲……
  杨子轩也蹲下身,把白色的东西扒拉开,这下子孩子们终于看清楚了。
  白沫的覆盖下,那是一双手,准确地说,是一双交叠着的惨白色的人手,看上去像是万圣节的恐怖道具,但是绝对不会有道具做得如此逼真……
  手臂的断口处虽然早已不再流血,但是还是看出皮肉的边缘,以及里面的森森白骨。
  啊啊啊啊啊!!
  我的妈呀!!!
  几名孩子发出惊声尖叫,纷纷落荒而逃。
  半分钟之后,脸色惨白的杨子轩大着胆子从路那边远远跑回来,伸出脚来勾了一下,捡走了那颗被遗忘在一旁的足球。
  .
  意外的发现打破了夏日午后的宁静。
  少年的父母们很快拨打了报警电话,这样的一起案件,引起了分局的重视,他们由分局的队长带着勘查过现场后,很快评定认为无力侦破,尽快申请了重案组援助。
  分局的几名警察拦起了警戒线,等着总局重案组的人来现场交接,好把这个烫手山芋扔出去。
  烈日下,太阳照得明晃晃的,把几辆废车晒得滚烫,连个避荫的地方都没有,多待一会就快中暑。
  两位警察被派留守现场,这现场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着的,附近的人听说了这件事,都觉得可怕又晦气,躲得十万八千里远,方圆百米连个来看热闹的人都没有。
  两名警察实在无聊,就蹲在不远处闲聊着,这两个人一位是刚毕业不久分配过来的实习小警察,一位是做了十几年头发已经开始秃顶的基层老刑警,闲话八卦之中有着明显的代沟。
  老警察点了根烟,先开了口:“想不到这最近这么不太平啊。”
  小警察没见过什么世面:“是啊,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看着那手,我都心里泛着凉。咱们分局的法医来看了没?”
  “看过了,都没敢动,说是女人的手。物鉴也来过,车里虽然是废车,却干净得很,有效指纹只有几个,后来比对出来是那些发现现场的孩子留下的。我估计,等下总局的人来了得从查一遍。”
  小警察一愣:“又是女受害人啊?最近好像几个大案都是女受害人。”
  老警察见怪不怪:“受害人女性多,犯罪人男性居多,这男女比例,越发失调了。”
  小警察忧心忡忡:“那这案子可难度挺大啊,断手上也没写名字,连个受害人身份都确认不了,怪不得队长一看就马上叫了重案组来。”
  老警察吸了一口手里的烟:“我看这个案子,重案组来了也不一定能行。”
  小警察听到这里,忍不住辩驳几句:“那可不一定,我听我师兄说过重案组那个陆队长,年纪不大,是留洋回来的,脑子活络,一升上来就破了好几个大案,局里的几位老领导都很喜欢,重点培养呢。”小警察争辩道,说到这里又补充道,“听说人还挺帅。”
  “当警察关键是能破案,帅有屁用。”老警察有点听不得外国的月亮圆,“再说了,那些外国的技术?搬过来得水土不服吧。”
  小警察觉得他的观念老了:“罪犯又不分国界,就算技术没到位,理念相通啊。有的东西,比如那什么,犯罪心理画像,国外的就是厉害。”
  老警察呵呵道:”洋方法未必好使,看看我们总局,前几年好不容易折腾起来一个行为分析组,过了两年又散伙了。”
  两个人正说着,从对面走过来一个年轻人,是个身材瘦高头发微卷的小少年,过来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两名警察急忙站起身来,老警察背后刚议论了人,这时候有点心虚,夹着烟头心想这不会是那个什么陆队吧?看起来也太小了点。
  那少年自报了家门:“你们是分局的吧?我是重案组的乔泽。”
  老警察刚松了一口气,乔泽就皱眉道,“把烟掐了,这是现场呢。”然后他的目光在现场扫了一圈,“你们领导呢?来了吗?”
  两名警察听了这话,心想,果然是重案组的,小孩人不大,口气不小。
  但是俗话说的好,官大一级压死人,分局的见到总局的就觉得矮了半头,更别说人家是重案组的,老警察赶快收了烟乖乖说:“我们领导查访呢,我马上发信息把他叫回来。”
  .
  华都,又被称为花都,这是一个拥有两千五百万人口的超大型城市。
  华都之中一共有九大警区,上设总局,在总局刑警部外,另外设置了重案组,应对的就是这种线索甚少,十分恶劣的刑事案件。
  此时,重案组的组长陆俊迟也赶到了现场,他把车停在了不远处的停车场,然后步行过来。
  陆俊迟走出停车场已经可以远远看到警方拦着的警戒线,他快步穿过了沙子厂旁边的空地。
  这片空地以前是沙子厂堆放沙土用的,为了和周围的空间隔开,在空地的尽头有一面围墙。
  这里废旧的汽车不止一辆,少年们的足球,就是击中了其中最老旧的那一部。

  陆俊迟远远看了一会,随后快步走近。
  分局查验过的案子,接到这边以后还要按照流程从验一遍,保证没有错漏,总局的物鉴何伟已经到了,抬起头来和他打招呼,“陆队长。”
  陆俊迟冲他一点头,撩开警戒线,穿过了人群。
  在废车旁,一位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白净少年手拿记录册,正在毫不留情地吐槽着分局的刑警队长,那人正是重案组内最小的调查警员——乔泽。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