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情感 >

影帝家的四岁小萌娃——苏流云

时间:2021-01-13 01:07 标签: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苏流云
书名:影帝家的四岁小萌娃作者:苏流云文案:吨吨和爸爸周文安相依为命的第四年,影帝爸爸从天而降小小的吨吨牵着生性胆小的爸爸想,终于有人可以保护自己和爸爸了周文安以为梁司寒是来抢走自己
   书名:影帝家的四岁小萌娃
  作者:苏流云
  文案:
  吨吨和爸爸周文安相依为命的第四年,影帝爸爸从天而降
  小小的吨吨牵着生性胆小的爸爸想,终于有人可以保护自己和爸爸了
  周文安以为梁司寒是来抢走自己的小宝贝儿子
  谁知,梁司寒开口就是要结婚
  -
  出道多年,只演电影的梁司寒,某天宣布加盟一部偶像剧,并且是演男三号的小配角
  粉丝震惊,媒体意外。
  偶像剧开机仪式上,记者八卦:梁先生您为什么纡尊降贵、0片酬出演青春电视剧?
  梁司寒望了一眼不远处戴着口罩墨镜的周文安:谁说我0片酬?我的片酬,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大。
  周文安藏在口罩底下的双颊,红得宛若蜜桃。
  -
  梁司寒三十来岁,拿遍各路影帝奖项,常年神隐娱乐圈,感情生活一片空白
  谁知一张八卦照片,一石激起千层浪
  一家海岛度假酒店,有人拍到一个小男孩儿骑在影帝脖子上
  国内娱乐圈地震级轰动
  粉丝:朋友儿子吧!四五年前影帝忙着拍摄,日常满着呢!没时间生娃,抱走我家影帝!
  黑子:还不是影帝看不上老婆孩子,才不公布的。做影帝背后的女人和孩子,真苦逼。
  路人:明星想保护家人怎么了?而且明星没义务告诉大家隐私啊。
  梁司寒多年来第一次动用微博
  上传一张三人大手牵小手照片
  “大家好,我是小周先生的先生/周小先生的父亲,梁司寒。”
  -
  攻比受大十岁,吨吨四岁多
  同性可婚/双性生子/真狗血/假沙雕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吨吨,周文安,梁司寒 ┃ 配角:———预收《我只想上北大,不想当顶流[穿书]》 ┃ 其它:———预收《萌崽弱小无助,不想爆红[娱乐圈]》
  一句话简介:两个爸爸一起养萌娃/小白甜文
  立意:积极向上,努力构建社会主义和谐幸福家庭
  ==========
 
 
第1章 
  周吨吨同学这两天可郁闷了,爸爸周文安出差参加一个小型的编剧座谈会,得好几天才回家。
  不能吃到爸爸亲手做的早餐,难过+1;
  不能被爸爸亲亲脸颊,难过+2;
  不能窝在爸爸怀里看动画片,难过+3;
  不能被爸爸轻声细语地哄着睡觉,难过+4。
  唯一的安慰是,周文安不在家,袁一朗叔叔跑来陪着玩。
  吨吨对袁一朗这个超龄玩伴甚是满意,除却一点:吃得有点多。
  面对在饭桌上动筷子有如残影,总是风卷残云般扫荡菜碟的袁一朗,吨吨慢条斯理地提醒他:“吃慢点,爸爸说,吃太快消化不好哦。”
  吨吨吃东西斯文,讲究餐桌礼仪,够不到的汤、菜,都会让帮佣朱阿姨帮忙弄好。
  此刻,面前一溜儿三个小碗,两把不同样式的勺子,吃米饭用长柄杓,喝汤用短柄瓷勺。
  分门别类,有条不紊。
  袁一朗看着面前斯斯文文的小绅士,就一句话:“吃得慢菜就冷了,也不香了!你试试一道菜送上来立刻吃?”
  朱阿姨在一旁听着忙打岔:“小袁!你可别带吨吨乱来。吨吨吃饭习惯好着呢,随他爸。”
  吨吨煞有介事地跟了一句:“随我爸。”
  投向袁一朗的眼神,分明是王之蔑视。
  袁一朗不跟小孩儿计较,心说:这小子的习惯是完完全全照搬周文安,但这小子偶尔流露出来的神情举止,绝对不像是跟周文安学的。
  周文安那种温柔羞怯的人,怎么可能流露出尖锐犀利的表情?
  绝无可能。
  所以,袁一朗第一万次对着轮廓也不大像周文安的吨吨,开始瞎琢磨: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啊?
  正琢磨呢,袁一朗接到一个电影副导演朋友张哥的电话。
  “一朗啊,帮哥哥找个小演员呗。定档的一个小演员太怕梁司寒了,见了几次都哭得厉害,愁死人了。你手头有四岁左右,思路活跃、大概能懂台词的小男孩儿吗?”
  袁一朗震惊:“等一下!张哥你新电影跟影帝梁司寒合作?”
  二十三岁入行,十年六部电影。
  每一部都疯狂拿奖的梁!司!寒!啊!
  袁一朗作为混在垃圾网剧圈的选角导演,突然间感觉自己身负重任。
  “是要找能跟梁司寒对戏的胆子大的小孩儿对吧?”
  张哥说:“对!胆子大很重要。你也知道梁司寒就是一行走的冰块。他往那儿一坐,气场全开,还没开口,小演员就瘪瘪嘴,哭得稀里哗啦地到处找亲妈妈。”
  袁一朗是干演员导演这一行的,手头的确不少资源。
  “张哥别这么客气,我那小破偶像剧还得谢你帮我介绍演员呢,这么点小事我一定帮忙。你有那个定档小演员照片么?发过来我比照着去联系下。”
  正在喝汤的吨吨,低头抬眸,茶色琉璃珠般的大眼睛时不时看向袁一朗,又扭头对朱阿姨嘀咕:“爸爸说,吃饭是很重要的事情,不可以打电话,玩手机,看动画片。姨姨,我不要跟袁叔叔一起吃饭饭了,他不乖。”
  朱阿姨是知道袁一朗和周文安的关系特别好,安抚小朋友说:“你小袁叔叔工作比较忙,吨吨好好吃饭,吃过饭让小袁叔叔带你去散散步。”
  吨吨左手抱着碗,右手拿着勺子,听到这话立刻乖乖往嘴里送了一大口拌饭,抿着嘴开始细嚼慢咽。
  他没注意到,对面的袁一朗拿着手机,看一眼屏幕上的男孩儿照片,再看一眼长相更为出众的吨吨,若有所思、心思凝重,并且开始诡计多端起来。
  秉承着就近犯懒的原则,袁一朗挪了挪尊贵的屁股坐到吨吨身旁的椅子上,凑过来问:“吨吨,有个电影缺个胆子大的小演员。”
  他手搭在吨吨肩膀上,“天不怕地不怕的吨吨同学,你要不要去玩玩?”
  吨吨突然就停止了吃饭的动作,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两下,长而浓密的睫毛扑闪,而后痛快说:“不去。”
  不喜欢电影。
  因为爸爸总是一边看电影一边偷偷掉眼泪呢。
  电影让人难过,不好。
  吨吨喜欢会扒拉着周文安,让他抱着自己一起看动画片。
  动画片色彩多么明艳、卡通人物又多么可爱有趣。
  看动画片的时候,还会笑呢。
  袁一朗手舞足蹈地在吨吨面前表演,说起片场的各种好玩事情。
  他还在微博搜了一张梁司寒的照片,怼到吨吨面前:“去了的话,就是跟这个叔叔演戏哦?你知道吗?他是国内最好的男演员!特别厉害哦!你真的不想去看看?”
  照片里,梁司寒半沉在水中,冷酷无情的刚毅脸孔露在水面,水是冷的,脸色是寒的,深陷在眉骨下的眼窝更是黑魆魆的,带着一种过分的凌厉。
  吨吨歪了下脑袋,认真地看向手机屏幕,
  嘟嘟嘴,他伸出短短的小手指头戳了下手机屏幕:“咦,这个叔叔好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可是不记得了呢。
  袁一朗再上一计:“那你去跟他聊聊天?问问他,你们以前有没有见过?反正你下午除了看动画片也没别的事。等去过了片场,袁叔叔带你去一趟游乐园,怎么样?”
  吨吨还在看照片,蹙着小眉头,噘着嘴问:“可以直接去游乐园吗?”
  “……”
  袁一朗把这小孩儿一夹就出门了。
  吨吨合不合适是其次,要紧的是他可以当面见一见大影帝梁司寒!
  袁一朗的算盘打得特响亮。
  =
  电影《善念仅存》片场。
  导演王守正在跟张副导演较劲:“至少今天得弄个小孩儿来吧?你告诉我没戏,我怎么办啊?立刻就要拍了啊,你是不是要我死啊,兄弟?”
  张副导演:“我也不想的啊!谁让梁司寒真的太……”
  凶悍、阴沉。
  总之一切冷冰冰的词汇用在梁司寒身上,都绝对不过分。
  他就是行走的北极冰川,还是全球变暖都融化不了的那种!
  梁司寒的表情是为电影镜头而生的,情绪也是为了电影艺术而生的,他在生活里完全就是自律、刻板、精密、毫无生气的机器。
  一台随时会为了电影贡献出全部生命的机器。
  如果有一天新闻报道说梁司寒死在片场,从影迷到粉丝再到路人,都不会有人感觉奇怪。
  梁司寒,的的确确只活在自己的电影世界中。
  外人走不进,他也不准备走出来。
  张副导演给王守递了根烟:“王导,真找不到能跟梁司寒对戏的小家伙,要么,直接找编剧改戏吧?把四岁改成十四岁?再不行二十四?”
  王守夹着烟的手指一用力,愣是把烟给夹断了:“操,你他妈的真是给了个好建议!你怎么不说让我跟投资方建议换了梁司寒啊?”
  “怎么”
  一道低沉冷郁的男人声音斜插进来。
  简单两个字就如两把小刀,直戳人的心脏。
  面对面的王守跟张副导演同时瞪了瞪眼,又同时艰难地转动脖颈往后看。
  男人的衬衣严丝合缝,长裤笔挺有型,宽肩窄腰长腿,典型的衣架子,加上一米八六的个头,往这儿一站,气势完全呈现压倒性。
  王守把手里半截烟随便一抛:“哎嘿嘿嘿,开玩笑的!司寒,你来这么早啊?”
  王守与刚出道的梁司寒合作过一次,他当时还是个混了四五年没什么名堂的副导演,在片场见识过出道即巅峰的梁司寒后,才知道了做电影这件事还是得往死里较真。
  秉着较真精神,王守如今混上了电影圈导演的第二阶梯,现在这部电影就是他准备冲入第一阶梯的拳头作品。
  而梁司寒,也是王守好不容易请来的大佛。
  王守抬抬手,请他往里走,用商量口吻说:“这个一会儿会有几个小演员来,司寒啊,你稍微,是吧,那个什么一点。”
  面对着过分高大的男人,王守时不时抬头说话太费劲,直接摘了头上的鸭舌帽,抹了一把地中海的发型。
  梁司寒低眸,冷淡地望着王守,“嗯”了一声。
  他的面部表情少得可怜,不是他不会产生情绪,是他觉得此刻没必要有多余的情绪。
  他迈着长腿进了房间,坐在椅子上等,身后站着助理罗远恩。
  王守被张副导演悄悄拉住。
  “我一朋友带一小男孩儿来,说胆子挺大的,要么见见?”
  王守戳他的脑门:“你最好是真的吧!每个都胆子大,每个都吓跑,你他妈的就忽悠我!我容易么我?”
  一屋子两个导演,一个影帝,外加一个刚请来的编剧。
  大家心情都不妙。
  王守鸭舌帽下面的小眼睛对着编剧冒精光:不行就改剧本了!
  他转头对张副导演说:“进来之前你去先说叨说叨,好歹撑过一分钟再哭也行啊!”
  张副导演“诶”了一声,弓腰站起来。
  此刻,门一开。
  一个年轻男人背后驮着个生龙活虎的俊俏小王子。
  小王子谁也不认识,就见过中间那个气场冰冷的男人,脆生生地喊:“冷脸叔叔你好呀!”
  作者有话要说:  狗血三俗文
  -
  预收《我只想上北大,不想当顶流[穿书]》求收藏
  刚刚踏入高三的考生顾文越穿成某娱乐圈网文中的十八线通告艺人
  该小艺人高中辍学,一心想红
  顾文越:大好年华不好好念书,进什么娱乐圈!退圈,我要上北大。
  奈何经纪约在身,顾文越赔偿不了高额违约费,只能一边学习一边跑通告
  此后,某档综艺节目中,作为常驻嘉宾的顾文越,画风大变:
  以前多爱抢镜头,现在多谦让;
  以前在花絮中动辄和其他明星攀关系蹭热度,现在……
  花絮中的顾文越永远在刷题,不是《五三》就是《题库》
  曾经的学渣走上学霸之路,开启娱乐圈学霸人生,凭借超群记忆里与过人的临场反应能力,吸粉无数
  经纪人:小顾,你想演电视剧还是上综艺?随便挑。
  顾文越:我想上学,我想高考,我想上北大!
  经纪人:……咱们能有点出息么?
  顾文越:你能有点远见么?!
  众粉丝:让他考!我们等小顾考完回来再战娱乐圈!
  =
  从前,顾文越死皮赖脸追一个男团爱豆,又是送花又是送人情,爱豆对他爱答不理
  如今,爱豆和顾文越在综艺节目中狭路相逢,爱豆对他眉目传情,他对爱豆视而不见
  爱豆:顾文越,没想到你是这种红了就翻脸的人
  顾文越一言不发,缓缓举起右手中指,轻轻地推了推眼镜
  爱豆:……你居然敢骂我?!
  也有人对顾文越送花送车送房子,甚至洗白白送上床
  这个人就是传闻中豪门富四代,傅家二少,傅临寒。
  顾文越:二少,不了吧?你看你二十八,我才十八,十岁呢!我们差的不是鸿沟,是马里亚纳海沟!
  傅临寒:小顾,你恐怕有所不知,我们傅家做的就是填海造陆的工程。
  顾文越:……???
 
 
第2章 
  吨吨面对着梁司寒露出单纯可爱的笑容。
  梁司寒支起手撑住了下颚,微眯了眯眼,漆黑的眼眸泛着冷光,像是昏暗夜色中某种蛰伏已久的猛兽忽然起了那么一点点的特殊兴致。
  张副导演则将情况简单一说,他示意袁一朗把孩子往梁司寒身边的椅子上送,让他们接触接触。

  袁一朗抱着吨吨放在椅子上后,弯腰跟他对视:“吨吨,你不是要问这个叔叔你们在哪儿见过?你怎么不问了?”
  吨吨站在椅子上,踢了踢小短腿。
  他脚上没鞋,都怪袁一朗出门太着急把小鞋落下了。
  白色棉袜的肉脚掌踩着皮椅垫子,他歪着脑袋看向沉默不语的梁司寒。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