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情感 >

对黑月光误解太深——山海泡泡

对黑月光误解太深作者:山海泡泡?汪汪。盛夏的雨说来就来,混杂着热浪,一点点占领这城市的每一寸角落。伴着车鸣,随着熙攘人群,这雨细细密密,似游戏又似轻抚,不知道是想带走亦或是留下点什么。窗外细雨勾缠,d
 对黑月光误解太深
作者:山海泡泡
 
汪汪。
盛夏的雨说来就来,混杂着热浪,一点点占领这城市的每一寸角落。
伴着车鸣,随着熙攘人群,这雨细细密密,似游戏又似轻抚,不知道是想带走亦或是留下点什么。
窗外细雨勾缠,d市高档商区的相亲会所里,氛围却丝毫不受影响——玫瑰金色的大门宛若一堵高墙,隔绝了外面的世界。
大厅的皮质沙发上坐着个年轻男孩子,他安安静静坐着,视线盯着手机屏幕,手指不时滑动一下。他看起来像在等人,又或者因为下雨带来的交通拥堵,暂时被困在这里。
虽然看不到他的正脸,但从他的侧脸轮廓以及姿态,就让人觉得应该是个很有教养的孩子。
会所的工作人员在他身边来来回回,丝毫影响不到他。
新来会所的红娘不禁摇头,轻声同旁边的资深前辈说“看着条件不错的男孩子,做点什么不好呢?这么小来相亲,是一点奋斗都不想,只想走捷径?”
不外乎她多想,毕竟在这样的会所里,这种事早已司空见惯了。
但带她的前辈却罕见肃着脸道“当你不了解真相时,就不要随便评论,你不知道这个男孩子是谁吧?”
“难道是……钻石?”这是他们这里最高标准。
“他不是钻石,他甚至不需要加入会员。我这么说吧,他能来我们会所,就无形中给我们会所提升了档次,我们感谢都来不及的,懂了么?”
“该不会是……”
成家那位少爷吧?
“就是他。”
“……”
他们口中的男孩子,此时收了手机,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就看到一直在不远处守着的会所经理连忙跟了上去,快走几步,先一步帮男孩子打开了大门。
外面雨丝又密了几分,经理还跟在旁边,生怕哪里招待不周。
成飞抬头看了看青灰色的天,又朝着雨幕伸出手去,他没有转头,轻声对身旁的经理说“您回去吧,司机马上就到了。”
经理可不敢走“不,我还是再陪您一会儿吧。”
成飞也不再说话,他只是忽然想体会这雨。
成家的车也来得很快,司机看到成飞站在门外时,赶忙停了车就拿了伞从驾驶座下来,举着伞过来接他。
“对不起啊,小飞,这会儿太堵了。”
“没事的,梁叔,我就是想出来透透气。”
成飞自上了车后,就看向窗外,不知道是在看什么,又或许只是单纯发呆。
他的表情与平常无异,所以让人没办法看出来,他刚才结束的相亲究竟是顺利还是不顺利。
司机收回目光,心里却忍不住感慨。
怎么说呢?这么乖巧听话的孩子,别说是在豪门大户里了,就算是普通家庭里,都已经是十分难得。
就拿他自己家来说,儿子都快三十岁了,给他安排个相亲,五次要推掉三次,剩下那两次还是不愿意听唠叨了,应付差事而勉强答应去的。
可见,现如今的年轻人,对于相亲似乎很是抗拒。
唯独这成家的独苗苗,人才十九岁,还在上大学呢,家里说让相亲,人家就去,一个“不”字都不说。
至于为什么要相亲呢?不少跟成家亲近些的人其实都知道原因的。
虽说成飞今年还小,但成家夫妇本就是老来得子,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夫妇俩早早就给儿子做好了打算,想给他找个有能力的另一半,日后能帮着成飞一起打理公司,孩子不用太受累,夫妇俩才能安心地离开。
说是相亲,但能到成飞面前的,也是要各方面条件都经过考量的。
成飞不是不想说“不”,只是让他说“不”的那个理由——
口袋里手机响了几声,把神游的成飞拉回了现实,他把视线从窗外收回。
发消息的不是别人,是成飞的发小兼隔壁邻居、还很不凑巧同班过的魏廉同学,这诸多羁绊,也不知道是谁倒霉。
大概是等久了,魏廉炮轰了几条消息过来。
魏廉飞飞,你到哪儿了?
魏廉让你家司机掉个头吧,感觉今天是捅了情侣的老窝了,怎么到哪儿都是一对一对的,好特么刺激人。
魏廉来金橙吧。
成飞才看完消息,一个字都没来及发出去,对方又轰来一条。
人形轰炸机,不是说着玩的。
魏廉快点啊,我早都饿了。
成飞扭头看了眼窗外行动艰难的长龙,心说这该怎么快……
他给魏廉发了个坐标过去,然后抬头看一眼前座的司机,决定把问题丢给专业人士。
“梁叔叔,魏廉换地儿了。改金橙了。”
司机看了眼前头以及后头看不到头的车龙,就感到无比头大。
“……”
司机生无可恋问道“怎么今天想去金橙了?你们不是不太爱去那里吗?”
成飞解释说“魏廉说今天好像捅了情侣的老窝,他觉得太刺激人。”
司机“哦”了一声“那金橙也好不到哪儿去吧,今天是七夕啊。”
原来是七夕啊,难怪魏廉会受到成吨的伤害。
成飞也是愣了一下。
他还在读大学,现在正是暑假,日子过得连周几都不知道,更别说七夕了。
再说了,情侣们刺激的哪里是人,分明是单身狗嘛。
在成飞到达之前,魏廉不知道又被强塞了多少吨的狗粮,等成飞找到他的时候,他人正一脸纠结地垂着头喝闷酒。
“就我们两个么?”成飞以为还有另外的朋友。
魏廉说“棠星忙公司呢,毕二少最近忽然转性对学业认真了,也不好约,这么一说好像只有我整天无所事事的。”
成飞扫了眼桌面上空的几只易拉罐,在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他一手搭在桌边,关切问道“魏廉,你怎么了呀?”
魏廉抬了头,苦恼地说“流年不利,我今天倒霉透顶了。”
成飞刚要问“发生了什么事”,想进一步安慰好兄弟,就见对面的好兄弟似是想到了什么,视线落在成飞的身上。
魏廉眼珠子转了两下,张口问道“今天的相亲怎么样?”
成飞差点被噎了一下“……不怎么样。”
魏廉听见这话,方才的阴霾就一扫而空。
“……”
好特么强的恢复能力。
魏廉盯着成飞的脸看了一会儿,乐不可支地说“看你表情就知道没戏,这我就放心了,都是单身狗,一起承受情侣的伤害啊。”
成飞“……”
亲·发小无疑了。
成飞不说话,魏廉满脸裹着笑意伸手给他倒了杯温热的果汁“你这身子一堆小毛病,还是多喝果汁吧,今天对方又是嫌弃你什么了?快给我说说。”
要不是对方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过于明显了,还是有那么点老友情深的意思的。
但是——
魏廉仿佛不知道自己有多欠打“前几天那个嫌弃你不能生孩子的,可够我笑一个月了,姑娘怎么那么会说话呢?”
成飞垂头,想捂脸遁逃。
人家的原话分明是——“你这个身体似乎一直不太好,那我方便问下会影响到要孩子吗?”
结果可好,话到了魏廉嘴里就成了这样。
其实成飞的身体问题,说大不大,都是小毛病,可说小也不算小,毕竟时不时就有个头痛脑热拉肚子,而且,人姑娘的担忧没有错,成飞是家族遗传的难育。
也因为这一点,成飞打小就被当成个易碎的瓷娃娃在带,父母对他的教育很民主,但对于他的身体半点都不含糊。
成飞无奈摇摇头“今天这个姐姐,怀疑我没成年,我现场给她看了身份证她才信,不过她还是觉得心里过不去,总觉得像带孩子,她说要是不结婚只谈姐弟恋倒是可以试试的。”
魏廉“啧啧”两声,伸出手摸了摸成飞的脸,说“你这乖巧模样倒是挺招人喜欢的。”
“不过哪怕再加上成家这个背景,镀了不知道几层金,这相亲也半点都不顺利,女方也不是傻的,要没个孩子保底谁敢轻易往豪门里跳?你也不主动争取,合该着跟我一起单身,你就不担心相亲几十次甚至一百次,都没个结果?”
“当然……担心了,”成飞低头摩挲着手里的杯子,却不是担心没有结果。
担心的是——真的有人想嫁给他。
成飞目光微微垂落,盯着桌子上的某一处。
他知道自己什么问题,不想平白害了人家姑娘。
魏廉的笑声不加收敛,丝毫不介意这份快乐是建立在对方相亲失败的基础上的,朋友朋友嘛,难免有几个塑料的不是么。
魏廉笑得差不多了,用自己的啤酒跟朋友的养生果汁碰了碰,“为我们的友情。”
成飞心情复杂,既是为这友情,也是因为相亲的事情。
手里的果汁被成飞放一边了,他伸手从魏廉手边摸了一罐啤酒来,惊得魏廉的脸都快掉地上了。
“不是,我说兄弟你……”魏廉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不太对,他被动跟成飞碰了个杯,看着成飞喝了几口啤酒下去,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说“不是吧,真有喜欢的,你……就争取一下好了。”
魏廉大义凛然地说“没关系的,剩我一个单身狗其实也没什么的。”
成飞微微笑了下,摇头说“不是,其实我……暂时也没想谈恋爱来着。”
有些话就是对着魏廉也不能说,也正因为是魏廉,所以更不能说。
他总不能说嘿,兄弟,其实我想给你当大嫂。
本就塑料的感情,只怕是要雪上加霜。
“真的假的啊?”魏廉狐疑道,“这么多次相亲,真就没一个让你有点想法的?不是吧兄弟,咱是不是要求太高了点啊?”
“没骗你,就……没有想法。”成飞说。
魏廉咧嘴乐了“骗人是小狗哦。”
魏廉话音刚落,手机响起一串提示音,他微笑着看向屏幕,一瞬就垮下了嘴角,手里的啤酒罐也“哐”地一声落在了桌上。
成飞不明所以问道“怎么了?”
魏廉看向他,大睁着眼睛,一副“世界末日要来了”的表情说“我靠靠靠!兄弟,江湖救急,你一定要帮我!”
成飞点头“你别急,你说,我帮。”
成飞的话起到了镇定的作用,魏廉靠上身后的沙发背缓了口气,生无可恋地说“我哥回来了,就明天,爸妈通知我去接机,不,准确地说是‘下旨’。”
成飞只觉得脑子“嗡”地一下,手一个不稳,易拉罐砸在桌上发出巨大声响,啤酒沫子喷得到处都是,等他反应过来站起身,桌上已经一片狼藉。
魏廉直接跳了起来“靠!”
成飞怀疑自己幻听了,但魏廉的表情和反应还在那里,这骗不了人。
成飞看着魏廉,魏廉也看着他。
前者是难以置信,后者则是莫名其妙。
“这位朋友,你怎么了?”魏廉伸手抹掉了自己脸上的啤酒。
成飞愣了片刻,才张开嘴说“嘉杭哥……回来了?”
魏廉边收拾自己身上,又连扯了几张纸巾递给成飞,“相信我,我比任何人都接受不了这件事。”
成飞捏着手里的纸巾,忽然轻声“汪……”
魏廉抬头看他“嗯?你刚说什么?”
成飞赶紧摇头,低头整理自己。
等魏廉回过头去,成飞又似轻声呢喃一般道“汪汪……”
然后抑制不住地嘴角上扬。
他……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泡泡带着新文回来了,先谢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小可爱们,感恩鞠躬!
中间因为有个考试,让大家久等了,抱歉啦。
先划个重点
1甜文。
2背景会涉及一些美工和游戏制作,都是比较浅显一点的,不影响如有疏漏,欢迎纠正。
3儿子内向慢热,人无完人,不喜请轻拍。
今天连发三章,以后每天老时间固定更新,笔芯~本章有红包哦,给前排的小可爱们。
 
好久不见。
魏廉觉得奇怪,他不就是说了一句话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丢了个重磅炸弹呢!
不过他对于成飞这反应也很是欣慰真不愧是我好兄弟,跟我刚知道消息时候的反应相差无几!
他语文学得不好,可能对“相差无几”有什么误解。
回到正题魏嘉杭回来了——
这对魏廉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消息,意味着他魏家小霸王的时代彻底宣告结束。
而好一点的情况是,他再待几天就收拾行李远远地跑国外去了。
魏廉停了手里的动作,重重叹了口气“这是我从小到大的噩梦,我真不想面对他,要不……飞飞你帮我去接,行吗?”
成飞倏地抬头看过去,眨了眨眼睛。
没等成飞开口答应,魏廉自己又说“还是算了,我还没那么禽兽,让你独自遭受他的荼毒。你能陪我去就已经很不错了。”
成飞又眨了下眼睛“……”其实我可以的。
第一次希望发小可以禽兽一点。
剩下的酒是魏廉自己喝完的。
刚才的消息过于沉重,压得他有些无法喘气,也导致他猛地想起来今天请成飞吃饭的目的来了。
魏廉苦着脸说“我今早刷牙出血了,我就该明白的,是要倒了血霉了,后来吃早饭还咬了下舌头,到现在都还疼着呢,我都不能细想。”细想就是水逆了,不怕遇到事,就怕事赶事。
成飞不敢表露出和发小截然相反的心情,一直努力让自己如常一些,怀揣着心虚安慰了发小一晚。
结完账的时候魏廉早已脚步虚浮,别说开车了,走路都得靠成飞。
路过大厅收银台时,魏廉站住不走了。
成飞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看到有一男一女正在结账。
不知道哪个点又刺激到了魏廉,他忽然又炸了“我靠,凭什么情侣还给打八折,我看打骨折差不多!”

成飞冲他人抱歉笑笑,拉着魏廉往外走“你听错了,不是打折,是打车。”
“哦,”魏廉平静了些许,忽然又担忧起来“你说明天我接到的是一个人吗?”
成飞愣了一下“那不是人,还能是什么?”
魏廉说“要是我哥突然带个嫂子回来,那我不是更惨了。”他怕是不知道这话有多扎某人的心,说完又兀自否定道“不过想也不可能,谁能受得了我哥那么腹黑又毒舌的男人啊?怕不是疯了。”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